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猎天行 > 第一章 王海之
    天界,月神宫,在这天界之中是最清冷的地方,没有几个人敢踏足这里,因为这里有一位守护神,天界公认的第一美人,月神。月神在天界享有极高的地位,连天界的最强者天帝都要给她三分薄面,不仅是因为月神是第一美人那么简单,而是月神有一位强有力的屏障,战神。战神,名叫战天,天界之中仅此于天帝的第二强者,实力不凡,就是因为他的关系,月神才有如此高的地位。

    在这最清冷的地域,有一座水晶质的宫殿屹立在这地方。这水晶宫光彩照人,似乎透明一般。

    就在这美轮美奂的水晶宫旁,一女子伫立在不远处,正出神地俯视着天空下的每一寸土地,是那么的痴迷,就像对着自己心爱的人那样。昏暗的天空是去了往日的光彩,唯独那名女子是如此的引人注目。女子白衣胜雪,背影是那么的憔悴。没错,她就是这座水晶宫的主人,月神,而她身后的宫殿就是月神宫。

    月神缓缓抬起头,仰望满天星斗,不知不觉间......

    滴!

    眼泪滴在了寂静如同死人的月神宫的土地上,月神只说了一句简短的话:“天,你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话音刚落,光剑穿身,月神滴下了鲜红的血,身体正渐渐地消散在这星空当中,化作点点星辰,守护着这片大地,守护着她所爱只人。

    ......

    南皮,人界东方帝国,大汉帝国中的一座不是很特别的城池,这座城池身处大汉帝国河北郡的最东方,从军事上来说的确不是什么战略要地。可是,南皮却住着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将领,大汉帝国著名的元帅。这位元帅曾经率领九万兵马抵挡住了罗马帝国十万精锐!

    在那个时代,那位元帅可谓是大汉帝国的大英雄,举国上下对他恭敬有加,连当朝的皇帝都对敬若三分,因而他成为了大将军。只是这位大将军有一点没做好:此人不屑和那些乱国之臣同流合污,于是他和当朝的大权贵斗上了!起初,他还占那么一点点优势,只是那位大权贵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最终结果是,大将军败了,而且很惨,差点把小命都丢了。

    当时,大将军只说了一句话:“宁可死,毋乱国!”

    好有气势的一句话,那位大权贵听了,嫣然一笑:“好啊,那本相就成全你。”

    结果,左将军王辉(大将军的亲哥哥)和皇帝死命劝那位权贵高抬贵手,才保住了大将军的命。

    这件事传到罗马帝国皇帝的耳边,很是不屑:“哼!我看这大汉帝国要亡了!”

    大将军远离帝都洛阳,来到了南皮隐居。很是不巧的事,罗马帝国的军队翻跃了大汉帝国的边界乌拉尔山,这位大将军只是轻轻一叹,并没有说什么。

    当罗马帝国攻占了洛兹郡和洛尔郡时,这位传奇的大将军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大汉帝国无良将。”

    ......

    在某一天夜里,一声声“哇哇”地叫声从房屋里传出来,那哭声很明显就是婴儿的哭声吗!这个婴儿就是大将军的儿子。

    在很早以前,这位将军一直有一个愿望:他想要很跨梦之海,也就是罗马帝国的内海,所以将军给他的儿子取了一个名字,王海之。

    为了完成他的遗愿,我们的主角大人可要有好日子过了。什么上山砍柴啊,挑水啊,什么的,只要是重活多被自己的儿子包了!为此,儿子在10岁的时候,就已经很健壮了,全身都是肌肉。接下来,在儿子的请求下,这位传奇将军终于肯教自己的儿子武功了。恩,说是武功吗,有点太牵强了。因为将军的武学造诣也不怎么样,自然儿子的武学造诣也好不了那你去。恩,至于兵法吗,将军大人可以说是只字未提,只是让儿子看看自己写的兵法战例,至于看不看得懂,就不是将军所管的事了。

    五年下来,儿子是学有小成,勉勉强强能够和将军对拼几个回合。至于军略吗,儿子对于将军的高深理论却没有全懂,只是明白一点皮毛而已。(如果你全懂的话,那才奇怪了!我要的是一知半解。)

    可即便没有全懂,儿子也胜过了老子。这让父亲一阵大喜,暗想:“帝国终于有出头之日了!罗马帝国不惧矣”

    可是,将军如此费心教导儿子,身体终究是要垮下来的,因此没多久将军因病而逝。在临死前,将军之说了一句话:“我要你带着这块令牌去洛阳找你的伯父,王辉将军。至于我的葬礼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想安安静静地死去。”

    虽然将军死了,儿子遵从父亲的意愿,简简单单地位他做了一个坟墓,立一个墓碑,上面写着:“帝国大将军之墓。”

    而我就是王海之,从此我将踏上新的旅途。

    大汉帝国现在的皇帝昏庸无能,宠信宦官,宦官手持大权,滥杀良臣,排斥良将,使得大汉帝国民不聊生,百姓成群结队,占山为王。西方的罗马帝国皇帝野心甚大,整军备武,势要打下东方,统一大陆。

    罗马帝国皇帝本事一代强者年轻时曾领十万罗马骑兵灭掉了西罗马的叛乱,战场上的血礼,让这位帝王起了一统大陆的心。这不是主要的,罗马帝国还有罗马武神陈义相助,衰落下来的大汉帝国很难与罗马帝国对抗。

    陈义,父亲本是东方大汉帝国中央军退役的军官,母亲是西方罗马帝国的落魄贵族女逃至东方后并结识他的父亲。陈义的军事天赋极高,何况他具有罗马帝国和大汉帝国两国的血统:罗马人的好战和汉人的头脑,使得陈义在十七岁时就带领民兵灭掉七百马贼,而他仅仅损失了五十人。可那位马贼首领贿赂当地的太守大人,让太守借他三千兵马。结果可想而知,三千正规军对上临时组织的游兵散将,那位首领当然胜利了!就因为这样,陈义逃到西方,受到那位帝王的重用。

    ......

    南皮到洛阳,途径邺城和延京这两个重镇路途之遥远,途中马贼团伙更是数不胜数。

    我一路南下,骑着我从南皮马市买来的驾马,乘风而去。为了尽可能下地遇到马贼,我一般走大路,不赶夜路。

    南皮到邺城之间,相隔百里之多,快到邺城之际,要路过一座小山。这座山林间茂盛,日光常年被阻挡在外,使得这山有些诡异,正因为如此常被马贼占领。

    我没有任何办法,我已经快要断食了,这是到达邺城的唯一捷径,我必须在今天之内赶到邺城,否则我的马将无法跑动。

    虽然我知道这座山上肯定有马贼,但我没有办法,人可以忍受饥饿,但马是万万不行的!

    “首领,林中有一个人骑着马穿过林子,是否要拦截?”一喽啰对马贼头子汇报。

    “这不是废话吗,操我的家伙来,让那小子见见我双耳环的厉害!”这个自称双耳环的男子,浓眉大眼,肥壮的身躯多有几分凶悍的味道。至于,双耳环,这是他的名字。很奇怪吧,他的父亲不知怎的,一直没有给他取一个像样的名字,邻居们为了称呼他,偶然发现他时刻戴着一对耳环,便叫他双耳环,可没想到他的父亲欣喜地接受了,正式取名为双耳环,纵使他的儿子有一百个不愿意。

    “是,首领。”喽啰赶紧下去那他的家伙来。这是一把铁斧,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这铁斧市场上随处可见,花上几辆白眼就能买到。

    但是,这双耳环的坐骑可是战马,是军队中骑兵用的战马!只是这马贼用山贼来形容他们还切实点,主要是因为他们当中骑兵占少数,步兵占多数,而且这步兵的装备的确不怎么样,估计是用自家家中的菜刀来当做武器。这其实也不怪他们,他们本是良民,只是在走投无路之下才占山为王的。

    ......

    “杀啊!”

    四周传来喊杀声,我这才知道我完了!

    待我看清这伙马贼的阵势时,我略微的估算了一下,大概有百八十人吧,其中大部分人是步兵,只有少数骑兵。

    被这马贼围在正中央,我非但没有露出丝毫惧意,有的只是临危不屈的战意。右手执铁枪,向后一甩,做好死战的架势。双耳环手执铁斧,想也不想,大吼一声,朝我冲来。此刻他正想着我是如何逃跑,他是如何杀死我。

    而我,非但没有逃跑,驾马冲了过来,铁枪朝前刺。

    忽!

    我的身旁一阵风吹过,我身子向前一躺,躲过双耳环的一击。

    铿!

    一阵金属交击声传到我的耳中,我随即铁枪向后一扫,打在他的铁斧上。

    铿!铿!

    我将马掉转过来,和他硬碰了两下。双耳环见我还有两下子,便有些得意,铁斧疯狂般的朝我扫来,奈何我知道其中的弱点,铁枪一抖,朝前一刺......

    璞!

    双耳环右肩中枪,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左右摇摆,险些落马。双耳环立即丢掉铁斧,跑回阵营当中,大喝:“拿下!”

    不妙!

    我早该想到这些,不妙被他先抢了一步,真是可恶!没办法,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命!我四处望了望,丛林茂密,发现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我便轻轻向前一跃,与马贼战在一起。枪的攻击形式比较单一,可对阵的是小喽啰,我就随便起来。可尽管如此,伤时免不了的。

    刺死一个,后面那个黑心的家伙砍了一刀,反手一提,背后的解决了,侧面的又来了,我靠!这不是一个办法吗!不行,我得快点突围而去。

    “杀啊!”

    我一个人嘶声力竭地喊着,朝前杀去,一股脑地乱砍乱捅,终于杀出一条血路来。我飞身跳到离我最近的一匹马上,驾马扬长而去。

    双耳环见我突围而去,下令停止追击。他现在已经明白我的情况,穷光蛋一个!我为什么对一个穷光蛋紧追不舍呢?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得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