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五十三章 古剑法千缠丝
    神器认主后,刘浪感觉活力充沛周身舒泰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此刻对上虹魔教主锐璨鲒正好一探明显增长的实力到了什么境界。

    猛地一振命运之刃,真炁汹涌间刃身已凝聚起厚厚实实的火元素,顿时令原本黑黝黝的颜色变成深红,扭曲摇摆间刀已不具刀型,仿若一根燃烧的火把,把灰暗的空间映得光明一片,隐约间,还有轻微的哧哧火焰燃烧声,可见,命运之刃上附着的火元素有多密集多猛烈了。

    锐璨鲒看着那与众不同的火元素凝聚忍不住皱皱眉,在漫长的征战岁月里他不止一次见过人界的烈火剑法,就连那三界巨头之一的战狂霹雳使用的屠龙烈火剑法他也见过挨过疼过。可就是眼前这在人界籍籍无名的白发小子使用的烈火剑法他偏偏没见过,那古怪武器上附着的火元素实在是太密集了,密集的让人担心下一刻它们就会互相碰撞爆裂——这样的烈火剑法不要说运用了,就是控制都是很伤脑筋的事吧?

    “破印使者,你的烈火剑法那学的?怎么这么古怪?”

    感觉眼前的烈火剑法颇为邪门,锐璨鲒忍不住问了句。谁知,不问还好,这一问,刘浪猝然发动攻击。原来,他已经快压制不住越聚越浓越来越重的火元素了,听到锐璨鲒提问,他一分神,再压制不住几欲喷薄而出的火元素,于是,凶猛霸道的烈火剑法狠狠劈了出去!

    亮光一闪,热浪当头压下,因刘浪的挥刀动作过于迅捷导致残影与实体连成一片,乍然看去五六米范围内全变成了他的攻击领域。他就好像擎着焚天烈火要劈开混沌的神祗,威猛无匹。这一刻,旁观三女都看呆了,看痴了……

    夏娃与媚茹、邢芊芊三人虽离着斗场有段距离也被烈火剑法强横力量影响感觉酷热难当,再加上那超炫的形象,更让三女充满了希望。目光紧紧追随攻势,希望就此看到满意的结果。

    饱含着希望的命运之刃狠狠斩落,锐璨鲒眼中凝起摄人精光,一双巨掌猛地前张发出一个黑色的半圆气罩罩住上半身,同时,他粗嘎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响:“虹魔缡御!”

    烈火剑法映亮的空间中,那名为虹魔缡御的黑色气罩内蕴黑烟流动飘逸显得极为诡异。

    ‘滋哧’,刀结结实实劈在了黑色气罩上,发出水火相交的古怪声音后竟莫名其妙的胶着在一处,谁也上不得下不得。

    “奇怪……,”锐璨鲒试着动动气罩却发现手上的感觉如坠着个千斤重物难动分毫,不由看看被虹魔缡御顶住的火红长刃,皱皱眉,身躯猛地一振,双臂随之前耸,劲气喷涌处蓦地脱离胶着状态,神乎其技的令悬在半空的气罩保持完整形状停在原处,身体却已转到虹魔缡御左侧,换言之,他已经欺近刘浪身侧。

    “啊?!”

    三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出来,她们怎么也想不到锐璨鲒临敌应变恁般溜滑老到。

    刘浪一惊,却不慌乱。真炁转换处命运之刃不再死死下压,顷地改压为滑沿着气罩半圆轨迹斜斜推向临近的锐璨鲒。

    “好!”

    锐璨鲒衷心为刘浪的应变手法喝出个好字,单臂上扬以手腕那戴着的蓝色护腕不偏不倚的架住斜劈刀刃,右手握掌成拳重重的轰在刘浪胸腹处!

    ‘吭’,重拳着肉,硬生生把人打得倒飞而出,一口无法抑制的鲜血猛地喷洒在夜空中,化成丝丝血雾。电光石火间,刘浪已受重挫。

    “浪!”

    夏娃发出凄厉的尖啸,娇躯蓦地窜出接住空中翻翻滚滚的人体,被蕴含的沉重力道推得踉跄出三四米才算止住退势。另一边,邢芊芊和媚茹都摆出身体前倾的姿势,显然两女也想过去接住刘浪,只是被夏娃抢先了,才摆出这么个有些尴尬的姿势。两女互看一眼,都略显羞涩的收回姿势,邢芊芊轻咳一声,低声道:“夏娃的身法好快。”

    媚茹点点头,她也由内而外的真心佩服夏娃那灵敏的身法。“邢芊芊,锐璨鲒太强了,看来我们就是一起上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我去挡住锐璨鲒,你带赤练和夏娃走。”

    哦?媚茹怎么这么积极呢?

    邢芊芊眼含深意的瞄眼媚茹,把个巾帼女豪看得满脸飞红才含笑点点头,“好的,就按你说的办。”

    锐璨鲒一拳击退刘浪,本待前冲扩大战果一举击溃对手,不防夏娃斜刺里冲出,只能无奈的看着良机白白溜走。等两人站稳,刘浪从夏娃怀中挣扎着站起,他冷冷盯住双眼喷火的人,嘲笑道:“原来你只不过是个躲在女人怀中苟且偷生的孬种。听着,本教主没兴趣陪你玩了,乖乖认输吧。如果你再敢动手,就别怪本教主辣手无情!”

    “我呸!”

    狠狠吐出口带血丝的唾沫,刘浪站直身体,擦擦唇角的殷红,摸摸好像断裂般痛楚的胸口,紧紧手中恢复成黝黑颜色的命运之刃,恨恨的吼道:“你给我闭嘴!怎么的,就占了那么一丁点便宜就开始嚣张了?来来来,继续,今天要么你打死我,要么我打死你,我们是不死不休!”

    “哼,好个不死不休。破印使者,你是不是吃定本教主不敢杀你?惹恼了我一样灭了你!夏娃,我劝你不要再插手,不然,我连你一起杀!”

    锐璨鲒真的有点毛了。

    被他一说,刘浪也醒悟过来,看眼露出担忧焦虑神色望着他的夏娃,展颜一笑,“老婆,你不要再插手了,我能对付那个混蛋。相信我,好吗?”

    “好的,老公,你要小心。”凑到刘浪身前轻轻一吻,夏娃强颜欢笑的走回原来位置。

    这一吻如同催化剂彻底激发了锐璨鲒的满腔醋意,他闪烁凶光的双眸一会儿看看夏娃,一会儿看看刘浪,时不时还看眼邢芊芊和媚茹。别人还不清楚他为什么左顾右盼,邢芊芊却马上猜中了他的想法,不由娇躯一紧,挨到媚茹耳边低声道:“锐璨鲒快被夏娃气疯了,他一会儿如果击败赤练,肯定会拿我们泄愤。看准时机你就出手吧,不要顾虑太多。”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你想活着离开这里,或者是带着活生生的赤练离开这里,就把那些言语束缚扔到一边去。明白吗?”

    媚茹踌躇片刻,重重的点点头,心中默念,转眼间,她的身躯就被层层叠叠的暗色铠甲包裹的严严实实——她铠化了。

    这就是传说中兽族最强的战士狂战士吗?好彪悍的外型呀。

    首次见到狂战士铠化,邢芊芊满脸好奇的上下打量,心中乱糟糟的担忧也因此减少了许多。

    锐璨鲒自然也注意到了媚茹的铠化,不过,他仅是冷冷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对于他而言,媚茹的狂战士铠化只是初阶水准,根本没有什么威胁性,错非千年前的兽族之王琵彩澜重生使出最高阶的玄武铠化还能让他振奋一下。也只是振奋一下而已,到了他这种境界,已没多少人能构成威胁了,相对比较,刘浪真的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刘浪摆出攻守兼备的刀式护在身前,脑海中不断思忖破敌之法。刚才挨的一拳已经让他彻底看清彼此间的差距,知道硬拼明显是极不明智的行为,立刻寻找别的克敌办法。锐璨鲒双手自然垂在身侧,摆出个满身破绽却又好像全无破绽的空明姿势,冷冷注视着刘浪。一会儿,他发现对手纹丝不动,愣了愣,唇角下弯勾起一抹嘲笑,“怎么,临阵才想用什么办法克敌?好,既然你不进攻,我来。”

    仿佛是刻意为之,锐璨鲒一步一顿的走向刘浪,每一步都陷入地面寸许深在坚硬的青条石上留下清晰的足印,糅合着沉重的脚步声,充满威吓力的走了过去。

    铠化的媚茹那发红的双眸看着一步一顿走出的虹魔教主竟流露出一丝惧意。也难怪,想在那坚硬的青条石上留下完整的脚印而不碎裂周遭的石头已经很不容易了,象这样每个脚印都好似用尺子丈量过一样深浅均匀相同已然是绝顶高手的神通了,越是清楚她才越恐惧,隐约的,她生出一丝不祥之兆,感觉今夜很难走出比奇皇宫了……

    刘浪也被锐璨鲒示威的手段稍稍震住,只不过喘息间已经恢复正常,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临敌时心理承受能力极强,无论对手作出多么吓人或者不可思议的行为动作都不会惊慌失措。眼见着高大的身躯挟着阴森气息越来越接近,他突然身子一软,手臂面条般软软挥动,进而,他手中的命运之刃也充满阴柔味道的划出丝丝缕缕的交错轨迹,这一下,不单牢牢吸引住三女目光,就连锐璨鲒都狐疑的止步细瞧。

    邢芊芊和媚茹对阳刚气极重的刘浪突然使出这么阴柔的招式感到难以理解,而夏娃却隐隐看出刘浪现下施展的仿佛是一种罕见的剑法。她猜对了,这充满阴柔气息的招式正是蛾眉亲传的古剑法千缠丝,此剑法不重攻不重守,只讲究武器挥舞游走间的衔接连贯,招式如小河流水不疾不徐潺潺不绝,颇有人我两忘的禅机味道。之前,刘浪一直不能很好的领悟千缠丝的意境,眼前被锐璨鲒步步紧逼竟豁然开朗领悟个中奥妙,真的是人怕逼,马怕骑呀。

    锐璨鲒看了一会儿,却看不出这软绵绵的招式有什么特效,不耐烦的冷哼一声,身躯加速,闪电般冲入剑网内。这下,他可吃到苦头了。

    甫一冲入剑网,他就感觉四周突然传来一股股缠粘的力道,仿佛看不见的绳索般左一圈右一圈缠在身上,越缠越多越缠越紧,竟把他高大的身躯凶猛的冲势局限在方寸间。只一会儿工夫他坚硬的战甲已是划痕累累,若不是战甲结实,他现下已经受伤了,好厉害的千缠丝剑法!此刻刘浪运用千缠丝的水准已经远远超越蛾眉,概因这千缠丝剑法纯属单打独斗时纠缠对手的上佳手段,如果陷入群殴就属于鸡肋了,以蛾眉那暴烈的性格干脆利落的作风真的很难练出高段千缠丝,她无法悟出千缠丝那缠缠mian绵的意境。想想也有趣,刘浪的红颜知己除了季雨璇尚算温柔可人外,猫猫外冷内刚,夏娃性情狠毒暴戾,蛾眉心狠手辣性烈如火,展鹰眼就更了不得了,简直是无法无天,几乎个个都是别人眼中的母老虎,这样的红颜知己也只有刘浪这么特殊的人才能享用吧?

    蛾眉不能练成千缠丝,刘浪却能,因为他绝对是练武的奇才,就凭当年在地球时能领悟施展惊艳一枪已可见一斑,只要他上心,任何武学到了他这都能发挥效用。这也是个人天赋问题,羡慕不来的。

    “哼!”

    掺杂真炁的哼声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锐璨鲒眼中神光大盛,猛地一振身躯,发出十成力道的虹魔气。顿时,缠缠mian绵千丝万缕的剑网被无匹的力道压得几欲崩溃。刘浪被虹魔气压得几欲呕吐,不由暗自咋舌佩服锐璨鲒实力强横。急急长吸口空气,徐徐吐出,命运之刃挥舞得更加软绵绵看似无力实则内蕴劲气堪堪抵住凶猛的虹魔气。这千缠丝共有一十八式,式式相连首尾相扣,练至化境可以生生把陷入剑网的敌人拖死。当然,前提是两者相差不能太悬殊。刘浪虽然与锐璨鲒在实力上颇有差距却还不至于悬殊得不成比例,籍着这聚天地灵气而成的一流古剑法牢牢把锐璨鲒困在剑网中,任他疯狂的四处冲撞依旧安稳如山。这么玄奇的景象令三女屏住呼吸睁大眼,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发生的一切,也达到了忘我境界,或许,此刻给她们每人一把剑也能蒙出千缠丝剑法吧?

    锐璨鲒从参战以来从未如此别扭过,感觉浑身有力却使不出来,每一次真炁鼓荡都无处着力,不觉更加心烦气闷,咆哮一声,猛地集结全部真炁于双腿,重重顿下地面,唏哩哗啦的碎石崩裂飞溅中他壮硕的身躯终于脱出剑网倒飞而去。

    激射的碎石触到剑网立刻被拦截下来,刘浪只觉得手上一沉,心知不妙,看到锐璨鲒已趁机逃脱,脑中灵光一现,蓦地的吼道:“一丝不挂!”随着吼声,那迟滞的剑网突然收紧化成一条银亮的剑带,那些还未落地的碎石立刻被绞成了齑粉,紧接着剑带就毫无阻滞的化成经天长虹追着锐璨鲒身体疾切过去。‘铮’,千百声汇成一声……让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衔着连绵不绝的回响声刺得人抓心挠肝的难受,锐璨鲒被剑带狠狠切中左肋,顿时,战甲变成了粉末掺合着被搅碎的血肉碎骨爆出一团大大的血花。锐璨鲒痛极怒吼,双拳猛地交击胸膛,嘭嘭的响声中张开大嘴射出一道暗红色的光束,这,乃是虹魔教主的杀手锏之一——虹魔烈血箭,威力足以穿金洞石。

    刘浪福至心灵悟出千缠丝终极技一丝不挂重创锐璨鲒后,还没等把喜悦表情挂在脸上,就被虹魔烈血箭击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