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五十一章 神器认主
    ‘铮,格……’金属擦划那让人牙酸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尤其刺耳,刺得人心悸。刘浪压上身体的‘重刀’还是没有切开铠甲,命运之刃沿着媚茹弓起的脊背一路下滑,若非媚茹强壮的体魄支撑,换个女性还真无法扛住这样的重压。

    刀势落空,刘浪滑溜的顺势后撤,避过插腹五指,却不防媚茹变招奇快,一记撩阴腿接续延长攻势。此刻的刘浪正处于撤势中,根本无力再躲避这一腿。万幸他手中的刀梗在两人之间,无巧不巧的挡住了这足以使他变成太监的一脚。脚跟接触刀身,一股巨力涌上,刀被力量压迫狠狠回收重重地击中刘浪。

    “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刘浪踉跄后退,一路退出五六米远才止住势子。还未等他做出反扑动作,一缕热气突然从手心传来。将将感觉到热气,这股气流已经钻进手心沿着手臂一路前进,眨眼功夫已沿着身体脉络游走一遍,刘浪那本来疲倦不堪的身体一下子充满了活力。

    这是怎么回事儿?

    目光旁移,看到黝黑的命运之刃此刻通体发红,在黑漆漆的夜幕中发出红艳艳的光芒,显得甚为神秘。刘浪的目光直接被这离奇的景象吸引住了。不单是他,在场的人都惊愕的望着突现异兆的命运之刃,忘记了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媚茹也被奇怪的景象吸引,保持着进攻姿势就这么痴呆呆的望着红色的长刀……

    命运之刃发出的光芒并不稳定,一闪一烁的,外人不明个中内情,刘浪可是一清二楚。概因他察觉每一个闪烁自己的手心就会感觉到一股热流涌进,荡涤身心,把积压的烦躁、欲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会儿,也就是两分钟左右,命运之刃发出的热流已先后五次在体内循环,随着第五次循环接近尾声命运之刃发出的光芒越来越暗,渐渐恢复本色,恰在此时,刀突然悸动,脱离刘浪掌控跳到半空中,闪电般从刘浪肩头划过,带起一溜血水,不等血水散开,顷刻被刀身吸得干干净净!

    鲜血入体,命运之刃再次绽放光芒发出一股神圣气息,随即黯淡,翻滚着插入土中,再无异动。

    神器认主?

    媚茹震惊的看着不明所以的刘浪,再看看插入地上的命运之刃,猛地摇摇头,急声道:“赤练,你和正义之神轩辕有什么关系?”

    轩辕?

    刘浪愣了愣,“我不认识轩辕……”

    “不可能!在玛法大陆上只有正义之神轩辕和堕落之神太难使用过的神器才具备认主能力,刚才那分明是神器认主,这把神器散发的气息没有丝毫邪恶充满凛凛神威,百分之百是正义之神轩辕使用过的武器。只有对正义之神异常衷心虔诚的人才可能使这把武器认主,你怎么可能不认识轩辕?”

    “啊?”

    刘浪目瞪口呆。脑中闪电般掠过种种疑问——自己明明是太难的破印使者,怎么和轩辕扯上关系了?命运之刃明明是战神屠千军使用过的武器,怎么会和正义之神有瓜葛?媚茹身为兽族公主不可能说假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媚茹静静看着发呆的刘浪,眼中光芒不断变换,终于,她的目光定了下来,如燃烧的火焰般鲜红的眼眸悄然隐去,身上的铠甲已变化收缩回体内。“赤练,无论你是谁,单凭这神器认主已有足够资格让本族破例一次,小狐,麻烦你领赤练去见玲珑吧。”

    “啊?”

    刘浪还未从迷茫中醒悟,骤然听到媚茹之言,又是一愣,转瞬,他已经明白媚茹为何如此了。如果神器认主真的如她所言,那自己无论是和轩辕还是和太难有关系,都不是兽族能惹起的,媚茹只短短时间内就能权衡轻重做出正确决定,真的是不可小觑呀。

    原以为媚茹是大脑平滑四肢发达的种类,这么一看,称得起是有勇有谋了。刘浪忍不住深深看眼媚茹,发现她也神情复杂的注视自己,不由冲她露出一丝微笑,“谢谢媚茹公主高抬贵手,不胜感激。”转头望向青狐,“狐……神医,请带我去见玲珑吧。”

    “这个……”

    青狐犯难了。看到刘浪为了玲珑豁出一切的架势,她怕自己说出实情会马上被劈成两段……可不说也是纸里包不住火呀。咬咬牙,她点点头,“请跟我来。”

    “好。”

    刘浪走向斜插在地的命运之刃,顺手提起,突然身体一震——原本使用此刀与使用别的武器相同,并没什么特殊之处,可此刻,刀一入手即刻生出无法形容的奇妙感觉,仿佛刀已经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有着呼吸与共的律动,有着延伸手臂的错觉。难道这刀真的是神器,真的认主了?

    闭上眼,静静感受片刻,方始恋恋不舍的把刀收进手镯。感觉周身轻盈,无痛无累,他不由暗暗称奇,目光下意识移到左肩头,借着摇曳的魔法灯光芒看到被命运之刃划出的伤口已然收口,留下个卐字型疤痕,好奇的仔细打量,没有看出所以然来,轻叹口气,随着青狐向营寨内走去。

    媚茹遣散众兽人,也跟在刘浪身后亦步亦趋的前行,她也想再看看那坚强的女孩玲珑。

    走到住所前止步,青狐犹豫片刻终于鼓起勇气推开门,“玲珑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刘浪心急的向前走,不等青狐闪开已从她身边滑过,冲进屋中。后面的媚茹看到他壮硕的身体竟从不足半米的空间挤进屋子却没有波及青狐丝毫,吃惊的脱口道:“好漂亮的身法,奇怪……”

    她在奇怪为什么之前和自己战斗时刘浪没有使出这么玄妙的身法呢?

    她当然不知这正是战神屠千军独创的飞燕游身法,更不知在之前的战斗中,刘浪根本施展不出这种程度的飞燕游。现在所能是因为得到命运之刃发出的神奇能量改变体质,伐毛洗髓脱胎换骨了,前因后果个中奥妙真的是匪夷所思。虽然他现在的身体是触龙神绯铮用能量重组的,但是只具备了某项特性,其实还不若原来的身体,至于触龙神绯铮制造的身体为何不如刘浪原来的身体,就暂时是个谜了……

    冲进屋子,刘浪一眼看到仰躺在床上的玲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近前,开心的嚷道:“丫头,别睡了。快醒醒,我来接你了。你知道不知道为了接你走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夸张的语气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

    他先是一愣,身子一僵,慢慢俯身,看到玲珑一张粉面透着灰败神色呼吸若有若无,忍不住再低低呼唤两声,却不见玲珑有丝毫动静……

    “狐狸!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咆哮着扭头,盯住战战兢兢的青狐,刘浪眼中喷出狂暴的火焰!

    “玲珑……”

    青狐不堪逼视,转目望向墙壁,低声说出前因后果……

    “什么?!玲珑为了救我竟……”

    身体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泥雕木塑,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刘浪呆滞的看着青狐,那目光让青狐突然生出一种痛彻心肺的感觉!

    “玲珑,你怎么这么傻……你让怎么向天纵交待,怎么向不落的兄弟姐妹交待……”

    缓慢的转过身,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无知无觉的玲珑,刘浪猛地跪了下来!“玲珑!!!”声音仿佛受伤野兽的嚎叫,听着是那么让人心酸……

    媚茹震惊地看着直挺挺跪在地上的刘浪,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在玛法大陆上,象赤练这样的强者,宁可死也不会向弱者下跪,就算对方是自己的父母亲人妻妾也不会。玲珑虽强却绝对不若赤练强横,可,赤练为什么要下跪?

    想起先前玲珑所作所为所言,她喃喃自语:“这就是真情么……人类还有真情……”

    就在刘浪跪下的瞬间,青狐只觉得那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是那么沉重,重到震撼心灵。仿佛被看不见的绳索牵引,她一步步走到刘浪身边,慢慢蹲下,嘴里莫名其妙的吐出一段话:“不过轻笑转瞬间,落尘烽烟战火天。皇者月下酒祭魂,旗横血舞狂沙边……”

    她说的竟是藏头诗,不落皇旗内流传的几首藏头诗之一。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正是不落皇旗。

    泪水,从青狐那双曾经狡黠的眸子里涌出眼眶,她直直盯住刘浪,抽泣道:“总旗主,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真情重若山!紫旗狐狸终于因真情震撼而觉醒。

    狐狸觉醒了?

    纵使心痛如刀绞,刘浪还是听清楚了青狐说出的话,也瞬间领悟到青狐变成狐狸的事实。“快,狐狸,你再好好看看,看能把玲珑救回来不。”

    不待他把话说完,狐狸已经跳上chuang急迫的展开急救手段。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刘浪轻吐口气,缓缓站起,扭头见媚茹狐疑的看看狐狸再看看自己,满脸不解。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不知道要如何解释神医突然改变了习性。

    媚茹默默的看着眼前一静一动一躺的三人,双手环抱住高耸的酥胸玩味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衣襟,脑海中翻翻腾腾:刚才小青怎么突然叫赤练总旗主呢?她说“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是什么意思呢?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破了她自己定下的规矩,为什么会这么样呢,她是一个非常墨守陈规的人啊,一旦认定了很少改变的,奇怪……

    时间,在刘浪静视媚茹沉思中一分一秒溜走,两人各有所寄根本没理会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流逝而去。他俩没理会,狐狸可是理会得要死,她简直是一秒一秒数着熬过来的!衣服,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被汗水浸透了,额头更是汗下如雨,即便是这样,她也仅仅是随意的抹一把汗水甩到一边继续急救。此刻的她,别提多悔恨了……

    如果玲珑就此而去,她就算是自杀谢罪也不足为报。想想不落的兄弟姐妹会怎么看自己,她就忍不住直冒冷汗……不落的人,不怕死,不怕苦,就怕被兄弟姐妹们误会看不起,眼下的狐狸正是处于这种心态……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她停下忙碌的动作,弯身趴下,和玲珑躺个并排,出神的看会儿玲珑灰败尽褪重新焕发生机的粉脸,嘶哑着嗓子向刘浪道:“总旗主,玲珑没事儿了。”

    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在她感觉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的体力和精力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消耗一空。想想也是,她不啻于在生与死之间走了一遭……

    玲珑没事儿?太好了,这简直是天籁般的声音!

    刘浪兴奋地跑过去,仔细审视几眼,终于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看到狐狸疲惫的神情,柔声道:“狐狸,你也累了,休息会儿吧。玲珑就暂时托你照顾了……还有,寒雪的毒你能解吗?”

    一提起寒雪,狐狸猛然警醒,疲惫之色尽褪,骨碌下站起来,边向外走边急声道:“能。寒雪中的是尸毒,幸好有蛇族的祛毒丹暂时压制毒势发作……对了,老大,你怎么会有蛇族的祛毒丹呢?”

    不提还好,一提蛇族,刘浪马上想到岌岌可危的夏娃,急得大步流星追上狐狸,也是边走边说:“你去为寒雪祛毒,顺便看看能不能把蛾眉弄醒。我要去救夏娃……”

    “夏娃?她也来这里了?难怪之前在大厅里看那个昏睡的女人眼熟,原来是蛾眉,哈,老大,你的情缘都来到这个世界了。就是不知道月月来没来呢?”

    “也来了,没觉醒呢,和之前的你一样,等把眼下的事情了了,我还要去找她。”

    闷闷不乐的回答着,突然听到身后有响动,回头看看见是媚茹跟上来了,故意露出个示好的微笑,“媚茹公主,劳烦你护送狐……神医去趟比奇城,我有急事儿要先走。这份人情日后必还。”

    “不用客气,我也不放心小青自己去比奇城。无论她现在是小青还是你的部属狐狸,依然是我的朋友,我有义务保护她。”

    “那就多谢了。”

    深深看眼媚茹,再向狐狸点点头,刘浪蓦地加快速度冲出营寨门,在严鄯和严雨目瞪口呆中消失在黑暗的山林里……

    比奇城,皇宫。

    夏娃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摆设,她目前所在的位置是皇帝的寝宫。

    从失手被擒后,虹魔教主一路摧枯拉朽的扫平沿路士兵大模大样的杀进皇宫,等把皇宫侍卫杀得鸟兽散宫中一干宫女人等吓得隐匿奔逃整个皇宫看不到人影时,才兴犹未尽把挟持的夏娃塞进一所房间内,随手发出个禁锢气锁把人锁住后转身出房不知做什么去了,只留下惊惧的夏娃不知所措。

    胡思乱想了好一通,逐渐稳定下来,她仔细的打量起四周建筑和房内摆设,感觉不若地球时中国国内的皇宫气势恢弘,充其量也就和西擎天总部的豪宅相仿,再联想到拓釜,不由暗暗叹息异界的皇族无论那方面都要比地球时代的帝王皇帝差了几筹……

    正比较着,门‘咿呀’一声开了,进来的,正是先前匆匆离去的虹魔教主。和之前相比,虹魔教主脸上原本的狰狞杀气全被一种诡异的神情掩盖。恰恰的,夏娃对这种神情极为熟悉,因为这种神情叫——淫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