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四十五章 浊世之兰邢芊芊
    那一直冷静指挥的美丽少女看到夏娃三人疯狂冲来忙对手下打出回避手势,她也顺势迎向三人。“三位,请不要激动,我们没有恶意。而且他还可能有希望复活……”

    “我不管你们有没有恶意,更不想听你的胡说八道,快放下我的男人,否则别怪我绝情!”

    夏娃那还理会什么恶意不恶意,更不相信已经挂掉的人还能复活,一双原本妩媚的眸子充满了愤怒,双手挥动间就待击向挡路的少女。这时,玲珑看清了少女容貌,不由一愣,忙上前抱住夏娃,再仔细看眼少女,才对夏娃低声道:“不要冲动,这个女孩可能是不落的人。”

    什么话也不如不落两个字好使,夏娃顿时安静下去。她疑惑的看看少女,再看看玲珑,“你确定?”

    “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因为她还没觉醒。”

    玲珑与天纵用目光交换下意见,达成一致,让夏娃挡住追兵,她对少女道:“想让我们知道你没恶意,首先应该告诉我们你是谁吧?还有,你属于那方势力?”

    “不行,此处不是详谈的好地方,我们杀出重围找个安静所在再详细交谈,可以吗?”

    少女凑到满脸不豫的玲珑耳边低声道:“我叫邢芊芊……”

    邢芊芊?!

    玲珑吃惊的重新打量眼面前的少女,感叹不已:寒嫣呀寒嫣,想不到你竟‘托生’成大陆五朵美女花中的浊世之兰,不见人已先闻名,厉害的很呐。

    邢芊芊十四岁时被奇皇看中欲纳为妃,却遭邢芊芊生父惊电军团团长邢冽强烈反对,遂龙颜大怒解散惊电军团革去邢冽军团长职位贬为平民。后奇皇不死心还想染指邢芊芊,彻底激怒邢冽,造成冲冠一怒为红颜反出道魂界的壮举。只不过,这红颜是自己的女儿……事后,奇皇虽然百般压制但依旧堵不住悠悠之口私下传闻这皇室丑闻,也由此成就了邢芊芊之名,隐约在大陆五朵美女花中名气最盛。

    玲珑想不到这么传奇的美女花竟是不落皇旗中的皇旗寒嫣化身,颇有些吃味——为什么命运不把她也变成美女花腻?

    感到玲珑走神了,邢芊芊轻咳一声,“水玲珑,我们快走吧。让你的朋友跟上,我们的人断后。”

    “哦,”玲珑回神,扭头看看,见夏娃与天纵已经与追来的铁血卫战成一团,忙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听玲珑首肯,邢芊芊快速打出手势让一众大汉把夏娃三人护住,调集力量向城中突围。

    拓釜一直注视着战局变化,当看到邢芊芊带人杀进来救下濒死的刘浪时,他是相当恼火了。尽管这样,他依旧保持清醒的头脑,不断计算取舍,等下面的人集合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他向一直等待他命令的李祥打出手势。于是,行将破围的邢芊芊等突然发现眼前又多出无数的敌人!

    骤雨军团的长枪营,掩日军团的铁甲兵,惊雷军团的乌鸦战士……玲珑看到甲胄分明的三个军团精锐交叉拦住去路,不由心下生寒:拓釜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说服所有敌对势力,一定是早就安排妥当,才能这般迅捷的调兵遣将铲除异己,这人阴得很呢,怎么以前没注意到?

    相对于众人的些微慌乱,邢芊芊显得非常冷静,仿佛一切都在她预料之中,“大家不要乱,听我指挥。我现在需要几个勇士去袭击拓釜,进而牵制敌人主力,这样其余的人才能脱险。谁去?我先声明,此去九死一生,能力差的人千万不可逞血气之勇……”

    “别费话了。”

    夏娃冷冷打断邢芊芊,“楼上那混蛋交给我,你保护我的男人和我的朋友杀出去。”

    不等邢芊芊答话,她转向玲珑,“玲珑,你和天纵要保护好练子和蛾眉,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记得让练子来给我收尸……”

    “夏娃,不要胡说,你不会死的。拓釜交给我和天纵,你随着他们杀出去吧。”

    玲珑生恐夏娃出意外日后无法对刘浪交代,直接揽下了九死一生的刺杀任务。但夏娃心意已定,她清楚在场的人除了自己别人根本没能力对拓釜构成威胁,即便是让玲珑和天纵去也不过是白搭了两条性命。而且还无法达到预期目的使拓釜产生威胁感……

    “玲珑,别和我争了。你一定要保护好练子……”深情的凝视眼被扛在大汉肩头的刘浪,她犹豫的看眼天纵,“你……,能不能……把练子接过来背着。这样扛着他会很难受的……”

    “好,我马上去。”

    天纵边答应边向那大汉走去,心中暗暗感叹夏娃对刘浪用情之深:眼见着此去凶险异常,却还记挂着些微小事儿,夏娃真是太痴情了……

    见天纵把刘浪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背在背上,夏娃微微点头,不再多言,执着匕首向城门楼冲去。所过之处匕首尺长刃身吞吐着致命的细碎光芒。她这么直直冲向拓釜,顿时引起众人关注,那始终藏在袍子里的苗国师盯着不断斩杀挡路士兵的女煞星,低声对有些不安的拓釜道:“拓皇,这女人刺杀你的动作做的这么显眼显然是想吸引我们的主力,使她的同党趁机逃走。说什么也不能中了他们的奸计。”

    拓釜无语,他紧盯着城下那矫健的身影,不期然间把眼前的人和那个梦魇一样震慑他好久的人影重叠了……

    见拓釜没有回答,城下的几大军团隐约都有向这边靠拢的意图,而一干敌人越走越远即将杀出重围,苗国师按捺不住的伸手推推拓釜,“拓皇,在不下命令的话,敌人就要突围了。”

    拓釜略略抬头,看看远处晃动的重重身影,轻叹口气,“苗国师,敌人跑了可以再抓。可本皇的命要是没了……去那里找回来呢?”

    嗯?

    苗国师意外的看看拓釜,发现他面色沉重不似开玩笑,不由摇头道:“拓皇,您是不是过于高估下面那女人的实力了?她能在这么多卫兵重重围困下伤到您?”

    “能,我没有高估她的实力。这个女人虽然表面是蛇族的公主,其实骨子里早不知换成了什么,她与那蜕变后的凤鸣笛身手不相上下,真奇怪这么厉害的人类是那来的呢?”

    “哦,这女人与先前被梦箭射中的凤鸣笛身手相仿?不会吧,我看她好像没那么厉害……”

    “苗国师,你还是没有仔细观察。先前的凤鸣笛出手固然凶狠,但动作幅度很大,无形中浪费了一部分力量,却能收到震慑人心的效果。而这个花想容出手毫无花巧,动作幅度极小,所以极为省体力。而她每一次攻击都是致命的要害,如果我猜测的无误的话,这样的攻击手段要经过很悠长一段时光才能练就。所以,本皇认为她是很大的威胁。”

    苗国师经拓釜这么一提点,再仔细观察片刻,也看出了点门道,心中油然生出一丝敬意,“拓皇,您真是神目如电,几眼间已看出敌人底细,好眼力呀好眼力。”

    “其实不是我的眼力好,”,拓釜脸上突然生出一丝感伤,“本皇当年曾眼见战神演武,见识了那天人般的绝技才长了这么几分眼力。唉……战神……”

    想起那神明般的人物,他长叹口气,“战神在,道魂界何至孱弱到今天这般地步……”

    战神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苗国师持怀疑态度。

    虽不以为然,但苗国师可是眉眼通透之辈,当然不会傻的在明显崇拜战神的拓釜面前说三道四。目光下望,猛然发现这短短的几句话工夫下面的女人竟连破层层险阻杀到了阶梯之上,眼见着再任由发展定会杀上城头,他忙抽出精灵族独门武器灵刺——就是先前那细长的长剑,正待向楼梯那走去。,拓釜拦住了他。

    “苗国师,不用亲身犯险,你可是本皇的得力臂助,万一有什么闪失本皇会伤心的。”

    探身出城头,“陈团长,出动乌鸦战士困死刺客。”

    乌鸦战士,惊雷军团从几万人中筛选出五百人组成的强悍军种,身着黑衣背带双翼,借助双翼可在空中短暂停留,以弓箭、短标枪标枪为主要进攻武器,从上至下的打击极具威力。

    “是,拓皇。”

    一直隐在乌鸦战士身后的惊雷军团长陈涯冷冷看眼阶梯上做困兽斗的夏娃,沉声道:“孩儿们,把刺客拿下。”

    轰然答应,百多乌鸦战士摩拳擦掌的早就等待这一刻了。他们是惊雷军团的精锐部队,直接归陈涯调度,其他人等一概无权调度,是陈涯绝对的铁杆护卫。

    一片布帛破风的怪异声响中,百多个乌鸦战士先后升空,对准下方浴血奋战的夏娃投掷出一支支尺长短标枪,一时间,标枪如雨点般密密麻麻落下,把夏娃身周三米方圆罩得严严实实,那些离夏娃近的士兵都成了被殃及的池鱼鬼哭狼嚎骂骂咧咧的向后面退去……

    他们能退,夏娃无路可退。

    闪电般抓起地上遗落的银蛇剑紧握剑刃挥舞成璀璨的光球护住身体,因她已经觉醒故无法掌握银蛇剑唯有握住剑刃才不会滑落……

    每一次短标枪与银蛇剑剧烈撞击都带给夏娃刺骨的痛楚,她的手已微微颤抖,鲜血,顺着剑刃不住流下……疾风暴雨般的交锋后,夏娃身周散落着一支支短标枪,她剧烈的喘息着,无暇理会那些色迷迷注视她胸部起伏的男淫,目光流转想寻个突破口,她清楚,自己绝对无法抵挡下一轮的枪雨攒刺……

    一轮短枪投掷竟没有把刺客变成蜂窝?

    陈涯惊讶的看着手握银蛇剑的女人,看到银蛇剑弯曲雪亮的刃身淋漓着鲜血,心中一动,猛地挥挥手,做出再次进攻的命令。

    于是,重新振翅而起的乌鸦战士又投掷出密密麻麻的短标枪!这次不同方才,已呈强弩之末的夏娃还能挡住这致命的攻击吗?

    ‘叮当叮当叮当’,一连串密集的金鉄交鸣声还在众人耳中萦绕,夏娃那挥舞得水泄不通的光球终于禁不住力量对撞和痛苦侵蚀而慢了下来,这种情况下,慢,就等于死!!

    ‘噗哧’,一支短标枪透过交织的剑网刺入夏娃肩膀,剧烈的痛楚使她动作更见迟缓,而这时,下一波百来支短标枪再次光临。

    绝望的看着标枪刺下,夏娃停下无谓的动作,傲然挺直娇躯,目注刘浪他们离去的方向,红唇绽开一抹淡淡的笑……

    ‘噗噗噗噗噗……’,锐器刺穿身体的声音不断传出,百多支标枪在夏娃身周三米方圆形成横七竖八的林立状态。夏娃早就看不到了,取而代之那刺猬一样的物事证明这里曾经有个活生生的人,女人,漂亮的女人……

    陈涯看着那刺猬形状的物体,轻叹口气:“唉,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女人,真是浪费呀。”

    每一个看着惨象的人都生出与陈涯相同的感慨,想到那眉目如画胸部丰满的少女就这么被杀了,真的觉得很可惜……

    拓釜是唯一没有这种感慨的人,他若有所思的看看‘刺猬’,高声道:“陈团长,请你立刻带兵去追剿余孽。李团长,你留下善后。其他的人给我挨家挨户搜查,找出隐藏的敌人。”

    城下轰然应是,那群雄俯首的感觉真的让拓釜感到无比荣耀,他得意的大笑几声,刚要招呼苗国师下城,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仿佛铁器摩擦般刺耳。惊讶的循声望去,发现竟是‘刺猬’那传来的,他张大眼想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单是他,几乎所有人都被怪声吸引,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