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三十一章 蛇族喜事
    毒蛇山谷内。

    刘浪眺望着两里外毒蛇小村门楼上悬挂的灯笼,蓦地想起第一次进入毒蛇山谷的情景,想想昔日,再看看如今,真的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仿佛发生过的一切都遥远到上辈子去了……

    陈曦抬着担架走在刘浪后面,看看远处的门楼,有些担忧的问:“教官,解毒膏可是蛇族的圣药,珍贵无比,我们这么贸然去求,蛇族族长花月夜能舍得拿出来吗?”

    刘浪看眼陈曦,没有回答。他当然知道花月夜不会轻易拿出解毒膏,如果没有当初那些……或许还有点希望,现在么,顺利得药基本是不可能了,想得到解毒膏只能见机行事软硬兼施了。

    “教官,我怎么隐约听到有乐曲,好象还满是喜庆味道……”

    经陈曦提醒,刘浪也听到了音乐声,奇怪的分辨方向,等辨出是从前方传来,忍不住心下暗忖:是祝寿还是结婚?趁这喜庆劲,没准花月夜一高兴就给解毒膏拿出来了呢。嗯,想想,想想,想点吉利话,到时候一顿喷,把花月夜喷舒服就OK了!

    脑中转着各种恭喜发财啦,金玉良缘啦什么的喜庆嗑儿,刘浪一行离小村越来越近。

    门楼外把守的两个身着青色战甲手执双股叉的蛇族战士看到有人类接近,惊讶的观察几眼,等看清刘浪长相,一个曾随着花想容去救刘浪的战士大吃一惊,急声叮嘱同伴两句,转身向村里飞奔而去。剩下的战士显然受离去同伴影响,望着刘浪等人的目光充满戒备,手中的双股叉也从竖立变成平端,进入警戒状态。

    看到两个蛇族战士异常举动,刘浪被弄得云里雾里的,脑筋三转两转,蓦地想到一个可能性——难道……是花想容在举行婚礼?她……要嫁人了?

    没来由的生出一丝酸酸的感觉,刘浪自嘲的咧咧嘴:哼,当初说得如何如何,才几个月时间,竟要嫁人了,看来不单是人类善变,别的生物也尽在此列……

    走到门楼前停下,玩味的打量警哨几眼,刘浪的态度显得极有礼貌,“你好,我是比奇清风军团团练刘浪,想求见贵族花族长,麻烦你禀报一声。”

    “已经有人禀告进去了,刘团练请稍等片刻。”

    察觉来人并没有闹事儿的形迹,警哨绷紧的神经松懈下来,说过几句客套话,扭头看看村里,再偷偷打量刘浪几眼,心中把他和某人暗自比较起来……

    “问个事儿,里面吹吹打打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

    “这个……”

    警哨迟疑片刻,吞吞吐吐的道:“喜事倒是有喜事,本族公主与龙族族长订亲……”

    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刘浪面部表情,发现毫无变化,警哨奇怪揉揉眼睛,确定所见无误后,下意识的问:“你怎么……难道你不是为花公主而来?”

    “啊?”

    刘浪愣了愣,苦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闹事儿的。只是因为我的同伴中了一种很厉害的毒伤,才冒昧打扰。至于花公主……她能找到如意郎君是大大的好事呀,我恭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

    “真的?”

    警哨半信半疑的看看担架上通体碧绿的冰寒雪,心下已信了八九分,刚要开言,花月夜从里面走出来了。

    眉宇间洋溢的喜气使本就高大帅气的花月夜更形俊朗,真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了。“刘浪,你来毒蛇小村做什么?”

    “花族长,首先我要恭喜花公主喜结良缘,我来的仓促没准备礼物,下次来补上……”

    “不必客气,说出你的来意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我带队出来训练,不小心遇到了僵尸,我的同伴被僵尸所伤,无计可施下才冒昧来求花族长,请您拿出圣药为在下的同伴解毒。如果您觉得亏,事后我让人送金币来……”

    “刘浪,本族圣药并非买卖之物,不要用俗物亵du本族圣药。”

    有些严厉的打断刘浪,花月夜走到担架前,仔细看看,摇摇头,“这不可能是普通的僵尸所伤,刘浪,你没有对我说实话。算了,我也不想深究此事……”

    伸手抵住冰寒雪额头,手掌微颤几下,收回手,看看气色,花月夜微微颔首,转向莫名其妙的刘浪道:“我已经暂时压住了她体内的尸毒,三天内都不会有生命危险。你先带人回去吧,明天或后天我会让族人把药送到清风军团驻地。”

    从几人佩戴的标志上已经分辨出来处,花月夜不用刘浪多说,已说出了确切位置。

    “为什么?现在把药给我不就结了?”

    “现在没有药,你以为本族圣药是车载斗量的普通药物吗?昨天给本族人疗伤恰好用尽了,新的圣药还没有熬制出来,所以……怪只能怪你来的不巧了。”

    “是这样……”

    刘浪仔细看看花月夜,感觉他不似作伪,伤脑筋的挠挠头,“要不这么办吧,我们进入毒蛇小村歇息,等圣药熬制出来,立刻为我的同伴祛毒。花族长,您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胡闹影响贵族喜事的。”

    “不行!你不可以进入毒蛇小村。本族祖训,祭奠喜庆等事宜一概不准外人参与,从举行仪式起至结束期间任何外来人等都不可进入毒蛇小村,刘浪,你还是回清风军团去等吧。”

    “还有这规矩?”

    刘浪无奈了,“花族长,要不我们在毒蛇小村外扎营等待?这应该没问题吧?”

    “随便你,总之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如果不听劝告擅自进入本族禁地,休怪本族无情!”

    狠狠瞪了刘浪一眼,命令警哨严加戒备,花月夜满脸不悦的进去了。

    望着他背影,刘浪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份了,可事关不落中人安危,他也顾不得了。即便是现在,他还在转着别的念头。他不相信简单几下就能抑制住那么厉害的尸毒,多半是花月夜怕自己搅了他们的好事儿才这么敷衍拖延……花月夜身上没有解毒膏他信,可他不信别人身上也没有,例如,某公主……

    心悬寒雪安危,再加上一份好奇心作祟,想看看花想容嫁给什么样的人,刘浪吩咐陈曦等安顿好后,在毒蛇小村外寻个监守薄弱处,悄悄潜了进去……

    一路躲躲藏藏循着乐曲寻到村子中心地带,望着大摆筵席开怀畅饮的蛇族人,刘浪小心的窥探一阵,见一个身着火红战甲的男人隐然是众人劝酒的重心,猜测他就是今天的新郎,未免多看了几眼,感觉是个人物,暗赞花想容有眼光。把会场扫视个遍,却没有看到身着吉服的新娘,刘浪纳闷的四下寻觅,突然看到花月夜招呼过去一个女蛇人,一会儿,那女蛇人就向广场外建筑走去,不觉心下一动,小心翼翼的随着女蛇人走进了建筑。

    走进一间大院,刘浪暗忖自己押对宝了,看院子里挂的红红绿绿就是新房了。等女蛇人走进屋子,刘浪快速掩过去,扒着门缝向内窥视。只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背门而坐,先前那女蛇人正说着要公主出去等言辞。

    “红莲,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去。”

    声音甜美悦耳,正是花想容。不知为什么,刘浪隐约感觉她的声音里含着淡淡的伤感……

    红莲又劝说几句,终无奈的离开了。等她走后,刘浪犹豫片刻,咬咬牙,轻轻叩门,“花公主,我是刘浪,有事情想见你。你可以出来一下么?”

    房内的人儿一下子僵住了!

    难以置信的声音幽幽响起,“唉,我这是怎么了?明明都要出嫁了,还是无法忘记他……”

    “花公主,是我。我在门外,你不是幻听……”

    “啊?”

    花想容蓦地站起身,努力呼吸几下,平复情绪后,冷冷道:“我马上就要出嫁了,你还来干什么?”

    “我不是……”

    想说不是因为这件事儿来的,只是凑巧赶上,刘浪感觉这么说有点伤人,又正好有求于人,不觉停下了,心中掂量着怎么委婉的诉说来意……

    等待一会儿,不闻回音,花想容终于耐不住了。她气恼的疾步冲到门前,猛地拉开门,望着掂量词汇的刘浪尖声道:“为什么不说话?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一张精致如鬼斧神工心血雕塑的面孔俏生生出现在刘浪面前,长眸、挺鼻,那长而媚的眸子里闪动着异样光芒,似有情似无情,肉感十足的红唇微抿,似怨似怒,充满诱人魅力。这美的一塌糊涂的俏佳人正是大陆五朵美女花中的毒谷玫瑰花想容。

    刘浪呆住了,不是被花想容之美艳震慑,而是因为这张脸————————好熟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