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十二章 尽情搜刮
    “没用的垃圾。”蛾眉看看血腥遍地的演武场,回到刘浪身边,麻利的帮他包扎好伤口后,习惯使然抬手召唤治愈光团,却意外的发现本该是乳白色的光团变成了黝黑色。“不是吧?就算我恢复记忆变成暗黑拳手,不用连精神力也跟着变颜色吧?”

    困惑的研究会儿色泽恐怖的光团,蛾眉犹豫着要不要把明显变异的治愈光团送入刘浪体内。怎么思忖怎么觉得不妥,她凝着光团走到昏厥的拓釜面前,顺手把光团送入他体内。

    光团入体,拓釜身躯猛地一震,脸颊剧烈抽搐,狂喷一口鲜血后,大叫着睁开眼,看到蛾眉近在眼前,微微一愣,想到之前的恐怖经历,顿时哀求道:“别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幸好,没贸然把变异光团输入浪子体内……

    蛾眉轻拭下额头,抹去吓出的冷汗,美目转动,思忖着要怎么处理面前的麻烦。拓釜见她迟疑不决,清楚生死悬于一线,忙不迭做出种种承诺:“只要你不杀我,金钱、官位、美……”险些说出美女,蓦地发现此项对面前的人无效,他忙顿住话头,及时转换成:“美轮美奂的豪宅,任你选择。”

    “哼,为了活命我让你去杀你老爸你都愿意吧?”蛾眉看着拓釜面现尴尬,冷冷道:“你说的我都不稀罕,听好,想活命就把今天发生的事压下去,日后不许追究。如果你心怀不轨,我拼着血溅五步都会闯进皇宫宰了你!”

    “不敢不敢。”拓釜一听小命保住了,顿时松了口气,勉强爬起,目光四下游移,有意避开面前被切得七零八落的尸体,见刘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生恐此人死掉自己会被拉去陪葬,指了指,小声说:“我身上带着止血疗伤的急救散,要不要给他服下?我看他好象……”

    “急救散?拿来我看看。”蛾眉摊开素手,等拓釜从手镯里拿出个小瓷瓶放在她手中,拿到眼前看看,顺手拔开瓶塞,见是色泽微微发黄的粉末状,凑到鼻下轻嗅,不由一愣。暗黑拳手生涯血腥危险,受伤是家常便饭,随身携带急救药物至关重要,几乎每个暗黑拳手都掌握一两种配制药方。身为个中佼佼者的蛾眉对急救药物更为了解,只略闻药味,就辨出这是地球时经常使用的刀枪跌打良药。“云南白药?这药粉你那弄来的?”

    “云南白药?没听说过。这是昔年战神遗留下来的配方,因原材料极为稀有,只生产了十瓶左右。历年消耗,只剩下不足五瓶,我身上只有这一瓶了。如果你想要,我还可以再弄一瓶来。”嘴里说着,拓釜心下已生出疑惑:除了战神曾道出此名,别人根本不认识此物。为什么凤鸣笛能张口叫出急救散原来的名字?

    想到先前蛾眉那强横的斗气,狠辣得让人胆寒的手段,他身躯微颤,突兀猜出面前的人与战神定有渊源,本就恐惧的心理更形不堪。要知道,屠千军当年不单有战神之称亦有杀神之名。

    蛾眉虽然确定这是治疗刀枪伤的极佳良药,还是不放心的用银蛇割破手指,敷上层药粉。见伤口快速止血,感觉没有异常,才放下心来,打开纱布,帮刘浪敷好伤口,又喂他吞下几口药粉,把小瓷瓶顺手塞进储物手镯,对拓釜说:“你出去找人清理现场,记住,别耍花样。”

    “不会,我一定会按你吩咐压下这件事。”拓釜欣喜若狂的边答应边向外走。说实话,这里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了。

    “还有,记得把另一瓶急救散送到清风军团,我最近都在那里。无极棍留下。”头都不抬的命令句,蛾眉扶起刘浪,想想从见面到现在,好象他每战必伤,不由微笑道:“浪子,每次和人打架你都弄的伤痕累累的。这块大陆好象不欢迎你。”

    “谁说不是呢。妈的,从来这里我就没好时候,三天一大伤,两天一小伤。”刘浪颇为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拓釜把无极棍放在地上恋恋不舍的走出大门,猛然想起那把龙纹剑,忙说:“蛾眉,我们快出去。那把龙纹别让人买走了。”

    “唉,伤成这样还想着什么龙纹,真是的。”蛾眉心疼的扶着刘浪走到门口,捡起无极棍,“你的。”

    “嗯,还是你留着用吧。”刘浪想起地上还有铁血卫留下的裁决等武器,催促蛾眉去捡来。

    蛾眉把无极棍往刘浪手中一塞,边去搜集战利品边道:“那破棍子我用不习惯。等会儿出去我找此处管事订制根透甲钉,那才是我的专长武器。”

    “晕,你还想给人‘打针’呀?”想起当年蛾眉曾手执半尺长的透甲钉戏言专治各类眩晕症状,刘浪开心的笑了。

    走出演武场,把门关紧。发现之前看热闹的男男女女都已散去,两个大汉左右站在门边警戒,刘浪低声道:“拓釜的办事效率蛮高的。”

    “哼,谁被死亡威胁都会这样。”蛾眉看看刘浪,“当然,某个白毛小子例外。浪子,你的头发到底是怎么白的?”

    “还不是因为当年你挂掉,我稍微伤心了下,就弄成未老先衰的造型了。”心结已开,刘浪含笑调侃,转目四顾,见不远处武器店内几个女店员偷偷观望,低声说:“蛾眉,我们快点买完东西闪人。此处不宜久留。”

    “好,你去挑选可用装备,我去找主事人订制透甲钉。”

    两人一奔武器架,一奔后面主事人房间,各取所需。

    刘浪再次回到疑似龙纹剑的黝黑武器前,对满脸笑容走来的女店员说:“这武器我要了,多少钱?”

    “二皇子已经吩咐过了,无论两位想要什么,一并记到他帐上。”女店员恭敬的回答,偷窥刘浪的目光充满好奇。她不理解刚才还充满敌意的拓釜经过演武场切磋后为何如此大方?

    演武场建筑均选用隔音效果极好的材料,关上门,外面根本听不到动静,是以,女店员才觉得好奇。她那里知道里面已经有人经历过生死轮回?

    “哦,二皇子这么慷慨,我就不客气了。”刘浪抓起武器塞进手镯,看看武器架上的武器,挑裁决等高档货扫荡一空。反正有冤大头付帐,不拿白不拿。

    把储物手镯四格空间塞得满满登登,刘浪满意的看看再无什么能看上眼的武器,对目瞪口呆望着他的女店员微微一笑,向首饰柜台走去。

    走到柜台前,礼貌的回应站在柜台后问好的女店员,刘浪隔着水晶仔细观察陈列的饰品。

    “铂金戒指、红宝石戒指、狂风戒指、龙之戒指、绿色项链、灵魂项链、幽灵项链、三眼手镯、思贝儿手镯、骑士手镯、幽灵手套,这是……龙之手镯。”沿着柜台如数家珍的轻念出摆放首饰的名称,刘浪没有看到女店员美丽的大眼睛睁得溜圆正一眨不眨的望着他。柜台里陈列的首饰五花八门,各职业都有,不要说来挑选的购买者,就是女店员都不能象刘浪般仅搭眼就能说出名称,难怪她会这么惊愕了。

    沿着柜台一路走到尽头,刘浪突然被一个金色戒指吸引住了。戒指呈现圆环形状,里外都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怪符号,圆环构造边缘延伸出一尖锥状物事,仿若小小的枪头般。

    女店员发现刘浪目光停留在那个怪戒指上,忙热情的趋前拿出戒指,“先生,这只戒指是本店新近收购的。总管说这是上古时杰出战士佩戴的圣战戒指,内蕴无穷威力。只有真正识货的行家才清楚它的价值。您一看就是行家,一定清楚它的稀有程度。我……”

    “不用介绍了,我要了。还有,把别的首饰每样都来两件,记在二皇子帐上。”刘浪接过‘圣战戒指’,看着女店员忙碌的取出首饰放进储物手镯,暗自好笑:圣战戒指?这个什么总管也真会蒙人。明明是任何人佩戴都可以发出最低级魔法火球术的特殊道具火焰戒指,硬是指鹿为马说是战士高级装备圣战……忒能忽悠了!

    接过女店员递来的手镯,仔细查看,见柜台内首饰样样成双配对的躺在储物空间里,刘浪将手镯扣在手腕上,思忖着这下拓釜可要大出血了,向后面房间踱去。没等走到门口,蛾眉先行出来了,她和身后一满脸市侩神色的中年人道声再见。扭身看到刘浪,快走几步来到他面前,“浪子,你挑选好了吗?我们去结帐。”

    “不用,有人帮我们买单了。”刘浪故意摆出一副感恩记德的表情,“二皇子果然豪爽。”

    “哦,那我去画押。”蛾眉引着刘浪走到门口,接过店员递来的账本看了看,面现讶色,随手签名后对刘浪说:“值得信赖的客户如果不是现金交易,都会在专用账簿上签名画押。幸好这不是我的账簿,不然我一定破产了。你真没少拿啊。”

    “嘿嘿,二皇子这么慷慨大方,我如果不拿,不显得小家子气了?”

    “呵呵,等二皇子看到这账簿,定会开心你这么给面子。”蛾眉说着反话,示意刘浪向外走,等走出房间,她低声说:“好家伙,你一下子刮去四十七根金条,拓釜非哭不可。”

    “啊哦,才四十七根金条而已,至于哭吗?好歹那也是皇室贵胄,你太夸张了吧?”

    “浪子,拓釜虽然是皇子,但毕竟不是奇皇,没权利动用国库资金。这四十七根金条够他上火一阵子的了。估计他得四处剥削勒索才能凑上这笔钱。你比我狠多了,我是快刀杀人,你可是软刀子慢慢割。”

    “哼,这还便宜他了呢。要不我用四十七根金条买他的胳膊腿,看他愿意吗?”刘浪眼中掠过一抹毒色,旋即兴高采烈的说:“走吧,这次真是满载而归。”

    是呀,的确是满载而归。不单找回了蛾眉,而且还狠狠刮了一大笔。这次受伤可是太值得了。

    刘浪在蛾眉搀扶下向外走,唇角不时泛起一抹窃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