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六章 再折明月
    翠日,刘浪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除了头上的纱布还能有点提醒作用,表示此人曾受过伤,其他已与常人无异。

    这么神奇的自愈能力就算独孤林等早有心理准备,还是不大不小的惊叹片刻才释然。而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某人唠叨会儿伤势比想象的恢复慢后,又跑去训练场折磨一群倒霉蛋去了。

    训练场上,因为昨天得到好好休息,二十人气色明显有所改观。刘浪察觉这些又精神起来的人看着自己头顶的纱布露出隐约的幸灾乐祸表情,心下不爽,顿时借题发挥,把人都赶进沙包阵,看着一个个再次被沙包撞得天旋地转才略微解气。刚要再过去训斥几句过过瘾,蓦地发现凤鸣笛带着一群人走进训练场,忙迎了过去。

    “浪子,昨天我带来的人……”神色一黯,凤鸣笛指指身后的队伍,“他们是本团突击队成员,由队长水玲珑带队参加下月的赛事。希望这段时间两支队伍能相互切磋共同提高。来,我为你介绍我们的美女队长。”

    拉过身后的漂亮女道士,凤鸣笛刚要引见,发现刘浪突然神色古怪的盯着水玲珑,不由一愣,“你们……认识?”

    “呼……”长吐口气,刘浪望着水玲珑微微一笑,“你好,我叫赤练。”

    “赤练?”水玲珑娇躯突然晃了晃,倚靠在凤鸣笛身上,蹙眉道:“我好象听过这个名字,好熟悉的感觉,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在那听过?”

    “嗯?”凤鸣笛惊愕的看看满脸困惑的水玲珑,再看看面色平静的刘浪,发现他眼底有丝晶亮的光芒,心下打个突:难道水玲珑也是他前世的红颜知己?

    一困惑,一怀疑,只有刘浪心中了然——此水玲珑正是昔日不落皇旗中紫旗所属玲珑。

    接二连三遇到和昔日兄弟姐妹、娇妻情人相貌酷肖的人,刘浪已经醒悟这绝非偶然,其中定有解开问题的关键。虽然暂时无法解开谜团,也不若初次看到季雨璇时震惊。

    “水队长,也许我们前世有缘吧。”故意点出前世有缘四个字,发现水玲珑白皙的俏脸有些红晕,却没别的异常,刘浪有些失望的看看后面的队伍,见再无‘熟人’,长舒口气。

    凤鸣笛看看训练场中间的沙包阵,微笑道:“浪子,你的训练方法很新奇,我想让我们的人一并接受训练,可以吗?”

    “这个……你要问过厉团长才行。我做不了主。”

    “哦,我这就去问厉叔,玲珑,你带大家先到旁边休息,等我消息。”

    “是,团长。”水玲珑从凤鸣笛身上挪开,挺直娇躯,深深看眼刘浪,指挥身后的队伍到训练场边缘排列整齐,欣赏起场中训练的情景。

    刘浪看看离去的凤鸣笛,再看看训练场边缘的队伍,沉思着走回沙包阵前。

    在明月军团二十人观望中,最后一个清风团员也倒在了沙包阵中,这时,凤鸣笛回来了。她身后尾随着厉开谥和独孤林。刘浪看到两人跟随,心中已大致有底,含笑迎了过去。

    “小浪,鸣笛刚才提议让她的队伍和我们的队伍共同接受训练,你没问题吧?酬劳方面,我会……”

    “厉团长,酬劳方面的事情您和林伯谈就可以了。我只管训练人,拿出成绩给你看就是了。”

    “哈哈,小浪果然是快人快语,好,你们……”暧mei的眼神左右看看凤鸣笛和刘浪,厉开谥含笑说:“年轻人多交流交流。我和独孤老哥还有事商量,先回去了。”

    “厉叔,独孤伯伯,你们慢走。”凤鸣笛礼貌的打个招呼,对刘浪说:“我们过去吧,让我的人认识认识新任的教官。”

    “好,厉团长,林伯,我和凤团长过去了。”点点头,刘浪随着凤鸣笛来到明月军团所属前停下。

    凤鸣笛介绍过刘浪身份后,对水玲珑说:“水队长,从现在开始到训练结束,你要保证所有突击队员严格按照教官的指令行事,不可抵触或抗命不尊,明白吗?”

    “是,凤团长。”水玲珑表面恭顺,偷瞥刘浪的眼神里却充满挑衅味道。

    刘浪捕捉到她挑衅的眼神,心下暗笑:不愧是我不落出来的人,即使在异界还是这么有个性。

    接下来,在凤鸣笛陪同下,刘浪又把明月军团的人‘赶’进了沙包阵。看着一个个重蹈覆辙相继趴下的人,他低声对凤鸣笛说:“蛾眉,你们的人和清风这些痞子素质相差不多,看来要好好训练才行。对了,你们在以前的比赛中名列第几位?”

    “第四,我们仅比清风高一个名次。”凤鸣笛苦笑着回答,看看狼狈不堪的手下,柔声道:“浪子,我听小婕说你和林伯达成协议,要把清风带进前三名,有这事儿吗?”

    “呵呵,小丫头和你关系不错呀。”若有所思的审视凤鸣笛,察觉她极力掩饰的羞涩,刘浪猜测她和李婕间定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唯恐深究下去彼此尴尬,他一语带过,转到正题上:“是的,我是向林伯保证过。你不会也想要我保证你的队伍进前三名吧?”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浪子,我要你马上给我个保证,让我的人进入前三名。”凤鸣笛巧笑嫣然的望着刘浪,显出一丝刁难神色。

    “呵呵,可以呀。不过呢,厉团长可是开出大价钱了,你准备给我多少酬劳呢?”

    “酬劳?”凤鸣笛有些为难的望着刘浪,“还是你说个数目吧。”

    “我不要钱,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凤鸣笛嘴里问着,心中已想入非非,整张俏脸快变成红布了……

    “这个条件嘛……”故意拉长声音,见凤鸣笛露出一丝紧张,刘浪才继续说:“暂时没想好,等我以后想到再告诉你。”

    “吁……”凤鸣笛松口气,似失望似气恼的娇嗔道:“浪子,你好过份!我……”

    “团长,没打扰你们谈话吧?”水玲珑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插进,颇为煞风景。

    “水队长,有什么事儿吗?”

    “团长,我觉得刘教官的训练方式有刁难人的嫌疑,你看,这么多人,没一个能顺利走到沙包阵另一端。我强烈要求教官给大家示范一遍。”水玲珑显然也在沙包阵中吃了苦头,边擦拭雪白道袍上的污痕边气鼓鼓的望着刘浪。

    “好呀,水队长的观点我赞成。不错,我的确在刁难人。”刘浪淡淡看眼不远处用各种目光注视他的明月所属,“他们素质太差,不用非常方法很难在月余时间内脱胎换骨达到要求。既然水队长对我的训练方式质疑,我只能示范一下了。”

    不慌不忙走到沙包阵外,看看还未停止晃动的沙包,他微笑道:“现在的摆动幅度太小,我这么过去你们会说我取巧。寒雪,去,把沙包的晃动幅度再加大些。”

    “是,教官。”冰寒雪恭敬的应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沙包阵。

    这下,保持各种心态的明月所属对刘浪的看法立时有所改观。他们因为两团交好,彼此有一定了解,清楚这些官宦子弟千金小姐都是令人头疼的桀骜不驯角色,见冰寒雪如此顺从,都惊讶的注视刘浪,猜测他接下来会怎么表演。

    刘浪不言不动的看着冰寒雪匍匐进沙包阵把一个个沙包推得剧烈晃动起来,等她爬出,慢慢走到沙包阵边缘,高声说:“大家看仔细了,我只走一遍,能领悟多少看你们悟性了。”话落,身躯疾进,闯进阵中。

    如翩跹彩蝶游戏花丛,如轻灵舞者曼步舞池,刘浪瘦弱的身体充满飘逸气息绕过交叉晃动飞撞的沙包,似雾却凝聚不散,似水却不见潺潺,飞燕游步法加精神力催动的天赋技能看透一并施展,轻轻松松的穿越沙包阵抵达彼端。

    全场皆静,就算一群兵痞子昨天看到刘浪惊虹一现的展示,依旧被那行云流水的潇洒身影征服了……再观明月军团所属,包括凤鸣笛在内,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站在另一端的人影,久久,久久,才长出口气,窃窃私语。心下已服气了七八分。水玲珑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心下再不敢小觑那外表普通的白发少年。

    刘浪面色平静的走回,看看众人,高声说:“大家已经看到了,同样是人,为什么我能做到,你们做不到呢?继续努力吧,希望能早日看到你们穿越这小小障碍。”转向凤鸣笛,“蛾眉,让他们自己训练吧,我们回去休息。下午还有耗费体力的训练呢。”

    “好的,我们走吧。”对水玲珑使个眼色,示意她去带队练习,凤鸣笛傍着刘浪慢慢向训练场外走去,等离开众人一段距离,低声说:“浪子,你要教我你刚才的步法。”

    “哦,你想学飞燕游步法?”刘浪愕然停住,看看神情认真的人,苦笑道:“蛾眉大姐,等你……就知道你根本不用学了。你本来的身手强胜现在何止十倍?”

    “什么本来的身手,你不许敷衍我。说,教不教?”凤鸣笛故意摆出副‘恶狠狠’的表情。

    “教,教。”刘浪立刻举手‘投降’。望着凤鸣笛喜悦的笑颜,心下暗叹:蛾眉,等你觉醒后,就会明白——昔日纵横黑道的女罗刹根本用不上我这三脚猫的飞燕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