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十八章 初窥道法
    “真的?那太好了。”刘浪略显喜色的望着凤鸣笛,等她传授要诀,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独孤林脸上诧异的神色。

    玛法大陆上的奇能异士虽然没到敝帚自珍的地步,但轻易都不会把自己浸淫多年的心血传授给别人。除了亲属或交情极好才会透露本身秘技一二。其他的人想都别想,毕竟,那是心血结晶。象凤鸣笛这样传授秘技给初次见面的人,确是异数。独孤林狐疑间,看着一男一女的目光颇为耐人寻味。小丫头李婕身为道法弟子当然也知道个中内情,顿时满心不悦的鼓起嘴瞪着两人。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有同性向刘浪示好,她就会生气烦躁……

    凤鸣笛年纪轻轻又是女儿身能做到一个军团的团长位置,绝非等闲之辈,只眼珠略转,已把独孤林和李婕反应看在眼中,记在心头。表面却只作未见,“刘浪,你听好,精神力、斗气、魔法力其实本源都是相同的,只不过被人为的区分开来……”

    “等等,你的意思是精神力可以转化成斗气或者魔法力?”刘浪乍闻秘辛,心头狂震,忍不住出声打断凤鸣笛,“那我身上的精神力是不是可以转化成斗气?”

    “理论上可以,但却没人成功过。”凤鸣笛耐心的解释道:“让一个修为有成的道士把熟悉的能力转换成陌生的能力,本身就需要莫大勇气,因为转换失败不但达不到自己的目标,连本身的修为都可能尽失,大陆历史上曾经有几个介乎天才与疯子之间的高手大胆尝试过,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他们的本身能力也大幅度下降。所以,这套理论很多人知道,却只能当成理论,不敢去实践认证。”

    “哦,是这样呀。”一下子泄气了。刘浪还幻想着把身体里的精神力都变成飞燕真罡呢。以前身怀飞燕真罡时还没怎么在意,等发现失去后身体呈现的不良反应,他极度渴望恢复那打不死砸不烂的怪胎体质。现在一听只是理论,别提多失望了。

    “你不喜欢使用精神力吗?那为什么又修炼出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呢?”凤鸣笛有点不理解了。

    “唉,鬼才知道我那来的精神力。从来到这个世界我就莫明其妙的拥有了,你当我想呀?”

    “来到这个世界?”凤鸣笛倏然一惊,清澈的眸子中泛起丝丝异彩,看看独孤林,她突然凑到刘浪耳边,低声问:“你原本不是玛法大陆的人类吧?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对不对?不妨再大胆假设,你认识战神吧?”

    身躯一震,刘浪退后几步,不由重新打量凤鸣笛——她远比蛾眉要聪颖,又少了蛾眉身上那骇人的煞气,这样的‘蛾眉’远比昔日可爱。

    凤鸣笛见刘浪后退几步,嫣然一笑,目光转到独孤林处,细声问:“林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个……”独孤林踌躇片刻,看看跟随凤鸣笛的队伍停留在十米外,才放心的低声说:“鸣笛丫头,你比你老爸还厉害。不错,小浪确实是从战神一界来到玛法大陆的,只是,他和老屠的理想完全不同,他只想做个普通人,根本不愿继承战神衣钵。”

    “什么?”凤鸣笛愣了愣,目光凌厉的望着刘浪,“刘浪,既然上天派你来这里,就是赋予了你特殊的使命,你怎么可以逃避?身为男人,你不觉得逃避责任是可耻的吗?”

    “逃避?我逃避什么了?我的命运只能由我说了算,凭什么就要为虚无缥缈的拯救苍生抛头颅撒热血?在这里,我没有亲人,没有兄弟,没有爱人,我为什么要战斗?请给我个战斗的理由!千万不要再说任何空洞的大道理,那和我没关系!”刘浪也恼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指责逃避责任。

    被他一番话问得哑口无言,凤鸣笛审视着刘浪激愤的神情里隐约可见的悲哀,没来由心头一疼,旋即吃惊的自问: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从见到这个男人开始,就变得不象以往的自己了?

    凌厉的目光慢慢隐去,凤鸣笛轻叹口气,“刘浪,我没有充分的理由让你战斗,但我相信,你迟早会找到为之战斗的目标,玛法之神不可能无缘无故把你拉到这片大陆上。好了,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相同的说辞在刘浪心中掀起滔天波澜,先前独孤林如是说,现在凤鸣笛也这么说,他更困惑了:如果真有玛法之神存在,他把自己弄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让自己重回战场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在他百思不解中,凤鸣笛娓娓而言:“你先前的精神探测重心都放在单纯的探测上,没有想到在本体设下防御,我现在传授你防御秘诀,这秘诀叫心灵启示……”

    “心灵启示?!”纵使陷入困惑迷惘,刘浪还是吃惊的打断了凤鸣笛。在他的印象中,传奇游戏里的心灵启示只是单纯的能看到玩家和怪物的血量显示,怎么到了这里竟变成防御技能了?

    “对呀,是心灵启示,怎么了?”凤鸣笛不明白刘浪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没什么,只是和我当初了解的知识有些出入,凤团长,请继续。”刘浪蓦地想到游戏中的设定和现实世界未必完全相符,马上释然了,微微一笑,敦促凤鸣笛继续说下来。

    “好吧。”凤鸣笛诧异的看了刘浪一眼,继续说:“心灵启示与魔法师的魔法盾有相同之处,只不过一个是防御外在攻击,一个是防御内在攻击,临敌或者探测时,运起心灵启示,任何精神力、斗气、魔法力形成的远距离无形攻击都可以有效防御,当然,防御的基础要建立在你比发动攻击的敌人要强大的基础上,才能奏效。不过你大可放心,整个玛法大陆还没听说谁修炼到以无形攻击伤人的境界。你的防御只要放在抵挡反噬上就可以了。过来,我传你心灵启示的口诀。”

    “这么神秘?”嘀咕着,刘浪凑到凤鸣笛身边,嗅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听她附耳传授秘诀。

    两人如此亲昵,李婕早气得小脸发白,扭头看别处了。独孤林若有所思的望着两人,心下暗忖:凤鸣笛一定与刘浪以前认识的女人极为相似,不然凭刘浪那执拗的个性,怎会如此好摆布?看来,找时间要好好盘问他,也许,凤鸣笛就是促成刘浪成为和战神屠千军一样人物的关键……

    时间不长,形态亲昵的两人分开了。凤鸣笛微不可觉的舒口气,她从没想到自己会和异性如此亲近,但心下却不排斥这份暖暖的温馨……“刘浪……”

    “叫我浪子吧,我喜欢你这么叫我。”眼中涌起一丝柔情,刘浪的声音显得极为温柔。他这么要求只因为昔日蛾眉就是这么称呼他。不经意间,他已经把眼前的人和蛾眉重叠了。

    “好……好吧。”凤鸣笛被他看得脸热心跳,娇羞的低下头:“浪子,你现在可以按我传授的先使用心灵启示再发出精神探测波,看看周围有没有潜伏的敌人。”

    “好,我试试看。”心中默默咏念道决,集中精神按部就班操作,感觉身体蓦地一轻,一股冷冽的气息突然从头顶喷出四下延伸迅速覆盖体表,形成薄薄的精神法罩,刘浪好奇的用手指戳戳,发现指尖有细微的碰触感,不由睁大眼,“太神奇了,哈哈……”兴奋的手舞足蹈,他猛地放出精神探测波。

    玄妙的波动瞬息间扩散到百米之外,除了类似动物的小型生物生命气息,他没发现什么异常,收回探测波,看着满脸期盼的凤鸣笛摇摇头。“没有,周围百米内除了小动物,没人潜伏。”

    “是么?”凤鸣笛皱皱眉,“你到李祥那边去试试,我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好吧。”刘浪爽快的答应,大步向前面等得极不耐烦的李祥那走去。

    走到李祥身边,察觉他盯住自己的目光充满妒火,刘浪淡淡一笑,懒得理他,再次放出探测波。

    没有,周围情况还是和刚才探测的结果相近。

    刘浪失望的收回探测波,刚要往回走,蓦地,一阵心悸的感觉使他停下了脚步。这感觉,他非常熟悉,以前在地球时每当遇到危险都会出现,这是警兆!

    身体变得僵硬,他顺着感觉指引慢慢扭身,盯准一个方向,缓缓举步,失魂落魄的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向百米外的树林。

    “喂,你要干什么去?”李祥奇怪的喊声,见刘浪不回答,不悦的快跑几步追上他,伸手去推,“叫你没听到……哎呀!”突然被刘浪体表莫名力量反震,李祥失声惊呼,见鬼般后退几步,抽出银蛇,如临大敌的对凤鸣笛方向吼道:“凤团长,他中了天魔诱魂曲!这里有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