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十五章 寒梅与玫瑰
    如意索果然如冷星所言越挣扎越紧,黑色的绳索已经深深陷进皮肉,血迹隐然,可被束缚的人仿佛不知疼痛般,依旧在用力挣扎……

    “小浪,对不起……”老眼含泪,独孤林绝望的看着半空中被雷束击中掉落地面的刘浪,不忍再看面目焦黑停止抽搐的尸身,喃喃闭眼,哀叹一个大有可为的青年被自己拖累断送性命……

    “咦,他的头很硬啊。”梅傲雪奇怪那么强劲的雷束竟没有击碎刘浪头颅,自言自语句,懒得深想,刚要命令冷星、冷月押着独孤林上路,蓦地看到一群手执双股叉,身着青色战甲的人急匆匆从毒蛇山谷内走出。

    蛇族这时候来干什么?

    认出蛇族战士特有的装束,梅傲雪脑中升起个问号,给冷星、冷月使个眼色,让两女戒备,她举步迎上。等能看清对面人容貌,她微微一愣。迎面而来的一群人中为首的是个少女,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女。长眸、挺鼻,肉感十足的红唇微抿,精致的五官如鬼斧神工的心血雕塑,充满诱人魅力。饶是梅傲雪一直为自己的美貌自傲,也产生了些微的妒嫉心理。

    少女看到梅傲雪也露出了惊诧表情,随即她快走几步,停在梅傲雪面前,再仔细端详几眼,柔声问:“姐姐是不是法魂界有天才美女法师之称的梅傲雪?”

    “是,我是梅傲雪。你就是蛇族公主花想容吧?”除了有毒谷玫瑰之称的花想容,梅傲雪想不出蛇族还有谁会美丽的让她也产生惊艳心理。

    “姐姐好聪明,一猜就猜到了我的身份。”花想容妩媚一笑,美目流转,“梅姐姐路过毒蛇山谷怎么没去小村作客?”

    探我的底?

    感觉花想容和善的外表下掩盖的智慧,梅傲雪不动声色的敷衍:“哦,因为有些私事要处理,一时着急错过了。花妹妹不会生姐姐的气吧?”

    “怎么会呢?姐姐,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白头发的年青人?”

    白头发?那不是刚刚被自己击毙的男人吗?

    梅傲雪微微一愣,“花妹妹,你认识这个人?”

    “算认识吧。姐姐见过吗?”花想容羞涩的说句,目光不经意越过梅傲雪娇躯看向她身后,蓦地,她愣住了!

    少顷,她绕过梅傲雪,飞速滑行,来到趴伏的人跟前,等看清那被雷束炸得乱蓬蓬竖立的白发,她心神巨颤,慢慢俯身探向刘浪鼻下。

    一片冰冷,毫无生机,感觉不到一丝呼吸。他……死了?

    美目蕴哀,花想容缓缓站起,木然看看旁边的独孤林三人,转向梅傲雪,厉声问:“是不是你杀了他?”

    “花妹妹……”

    “住口!我不是你的花妹妹。快告诉我,是不是你?!”

    “哼,翻脸了?”梅傲雪冷冷望着花想容,“那个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这么软弱无能的废物早死早托生。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对,是我杀了他,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杀我替他报仇不成?”

    “你……你……”花想容迟疑片刻,看看地上失去生命的躯体,蓦地尖叫道:“我要杀了你!”

    花想容十八年的生命中一直孤芳自赏,尽管蛇族内相貌英俊聪明能干的青年大有人在,追求者也是络绎不绝,但始终紧闭心扉,拒人于千里之外。直到在昨晚遇到刘浪,她的心莫明其妙的颤动了,为了这个相貌普通的男人颤动。感觉他有种莫名熟悉气息,仿佛是自己一直等待的人,花想容不惜耗费珍贵材料熬制圣药解毒膏,只为博取刘浪欢心。看到他厌恶的眼神时,花想容的心疼得无法用言语表达,等回去静下来思考,想到他可能是因为自己的骇人外表才会如此,不由又产生了一线希望,想等待白天时变成人类去找他。不料,她的异常举止被花月夜察觉了,先一步把刘浪打发走了……

    扑空的花想容了解事情始末后,犹豫良久,终于决定带人去比奇城找刘浪。她相信前世一定与刘浪有缘,不然,不可能这么快被他吸引。所以,她要去找回缘份。

    满怀希望,等到的却是无情打击,心碎的花想容从没任何时候这么想杀人!

    梅傲雪见花想容声色俱厉的尖叫后,擎出双股叉扑来,美眸掠过一抹杀气,快速祭起魔法罩,从储物手镯里取出血饮剑架住刺来的双股叉,冷冷盯住花想容:“想杀我?有那么容易吗?别以为谁都怕你们蛇族的十万军队,惹怒我,一把火烧了你们的蛇窝!”

    “你……好狂妄!”双股叉回收,动了真火的花想容娇躯一顿,浑身快速罩上一层绿色,连手中的双股叉都变成绿油油颜色,显得异常诡异。

    梅傲雪心下雪亮这是蛇族的秘技毒布天下,此刻的花想容已经变成毒人,不小心被她触及定会身中剧毒,心中的警戒线立时提升到临界点,全神贯注盯住对手。

    就在两女一触即发时,一声威严的叱喝传来:“想容,你在干什么?快收起毒气。”是花月夜。发现花想容偷偷离村,他唯恐有失,立刻单身追出来了。

    “哥,她杀了刘浪,我要替刘浪报仇!”

    “住口!你胡闹的还不够吗?”花月夜怒瞪花想容一眼,转对梅傲雪道:“请问,姑娘是不是法魂界的梅傲雪法老?”

    感觉花月夜语气和蔼,梅傲雪深深看眼高大帅气的男人,微笑说:“想必你就是蛇族族长花月夜了,梅傲雪有幸目睹族长威严,真是荣幸的很。”

    说到族长威严,她有意看看花想容,所谓威严何指可想而知了。

    花月夜怎会听不出她话中有刺?

    也不计较,他继续和声说:“我妹妹很任性,如果有得罪法老之处请多多包涵。”

    “没关系,我不会和小女孩一般见识。”梅傲雪托大的回句,看都不看气鼓鼓的花想容,对山谷外面命令道:“冷星、冷月,我们走。”转对花月夜:“花族长,我还有私事处理,就不打扰了,改日必到毒蛇小村拜访。”

    “好,那恕我不送了。敝族上下都非常欢迎法老造访。法老千万要记得来呀。”目含光彩注视梅傲雪俏颜,花月夜话中有话,显然,他已经被梅傲雪绝美容颜冰洁风姿吸引了。

    梅傲雪对手拥重兵又风度翩翩的花月夜也大有好感,破例展颜一笑,如百花绽放,顿时,花月夜看呆了。“花族长,就此告辞。”

    “好,好……”恍惚着连声应好,目光随着梅傲雪移动,等她走出几步,才恋恋不舍收回目光改为注视花想容,刚要训斥她,蓦地,看到被冷星、冷月推搡着走过来的独孤林,顿时,花月夜眉头一皱,回头唤声:“法老留步。”

    “嗯?”梅傲雪疑惑的转过身,“怎么了?花族长还有事么?”

    “这个……”尴尬的搓搓手,花月夜踌躇片刻,终于咬咬牙,指指独孤林:“这个人与本族颇有些渊源,能不能……能不能请法老卖个薄面,放过他?”

    “哦?”梅傲雪愣了愣,平静的望着花月夜,察觉他神色局促,不由轻叹口气:“好吧,花族长开口,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冷星,放了独孤团长。”

    “啊?”没想到会这么顺利,花月夜感激的望着梅傲雪,眼中流露出一抹情愫:“谢谢法老成全,花某定铭记在心。日后必有所报。”

    “不必了,小事而已。”梅傲雪再次展颜一笑,在花月夜失魂落魄的痴痴目光下,转身而去,飘袅风姿悄悄的勾走了一颗豪杰心……

    冷星、冷月放开独孤林后,深深望眼花月夜,若有所思的追着梅傲雪去了。重获自由的独孤林揉搓几下手臂,看看青紫殷血的手臂,摇摇头,对花月夜说:“花族长,多谢相救……”

    “独孤团长,不必。当年我族欠战神个人情,而独孤团长又是和战神相交莫逆的人,我等于是还这个人情。”花月夜淡淡说着,信步走出山谷,来到刘浪身前,趋身细看,翻开刘浪眼皮瞧瞧,自言自语:“伤得很重呀……”

    花想容听到他的话,微微一愣,疾步走过去问:“哥,他……明明已经断气了,你怎么说伤得很重?”

    “呵呵,笨丫头,死人活人都分不清。他服用过本族圣药,怎么可能被冰毒毒死?不过,梅傲雪的寒冰掌确实霸道,连圣药都无法即时生效。”花月夜宠溺的看看惊喜的花想容,随手把刘浪身躯翻过来,变成仰面朝天姿势。突兀一掌按在他心口处,蓦然收回,站起身,“你再看看,他断气了吗?”

    不用看,那微微起伏的胸膛已经说明了一切。

    花想容兴奋的扑到刘浪身上,从怀中拿出一方洁白的手帕轻轻擦拭他脸上的污黑,轻声细语:“太好了……你还活着。”

    独孤林目睹刘浪由死转生,满心歉疚终于消散,忍不住对花月夜说:“花族长,谢谢你救小浪……”

    “独孤团长,其实并不是我救他,而是他的生命力无比强韧。我只是帮他打通淤积的郁气而已。”花月夜平静的回答,目光望向远处堆积的怪物,“独孤团长,看来你们暂时是回不去了。还是先回毒蛇小村吧。刘浪也需要治疗养伤。”

    “好的,就是太麻烦花族长了。”

    独孤林欣喜的走到刘浪面前,看看花想容,见她羞涩的起身让开,微微一笑,俯身抱起刘浪,收回遗落的银蛇,跟在向谷内走去的花月夜身后。花想容犹豫片刻,追上独孤林,和他并肩而行,目光不时望向昏迷的刘浪……

    一行人渐行渐远,小规模的接触战也暂时告以段落。

    一会儿,山谷顶端露出张人脸,警惕的四下看看,他,正是脱出怪物围困的张謇。

    “梅傲雪,你个小贱人,竟敢擅自放走统帅通缉的重犯。等着,等回到盟重城,我一定会好好给你奏上一本!”

    “大哥,这些事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找老孟吧。”另一个人头也冒了出来,赫然是两次被刘浪戏耍的段水流。

    “嗯,我们下去。娘的,我们被那个小杂种害惨了,损失了两个兄弟不说,连老孟也失踪了。这仇先记下了,等以后那小杂种落到我手里,十倍百倍还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