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十一章 毒蛇谷口狙击战
    “啊?需要非常强大的精神力?不会吧?”对李婕的人身攻击言辞没工夫理会,刘浪颇为疑惑的看向独孤林,期望他解释迷津。

    “小婕说的没错。”独孤林看着刘浪的目光好象在看什么希奇物事,“连我都只能探测出有人跟踪,却无法说出具体数目和准确的方位。小浪,你的精神力强得吓人,如果选修道士职业,一定会有很大得成就。”

    “林伯,停。我可没兴趣修道士,如果真让我选,我宁可选战士。”

    “选战士?如果战神传授给你的斗气还在,当然没问题。可你现在一丝斗气都没有,怎么修战士?你是不是对道士这个职业有什么误解?说出来,我纠正你的错误观点。”

    “不用了,林伯,我对道士没误解,道士的技能从精神力战法开始,要学习治愈术、施毒术、灵魂火符、召唤骷髅、隐身术、集体隐身术、幽灵盾、神圣战甲术、心灵启示、困魔咒、群体治愈术等过程,到召唤神兽才算一个小成。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道士的高级技能气功波和无极真气,有的话,还需要修炼一个很长的过程,这么繁琐的修炼过程才能培养出一个象样的道士,道士其实挺难练的……”根据在地球时对传奇游戏的了解侃侃而谈,突然发现独孤林和李婕都停下脚步,用惊骇的眼神凝视他,刘浪打住话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使劲挠挠头,“怎么了?我说错了?”

    “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虽然我不知道气功波和无极真气是什么。”独孤林激动的望着刘浪,终于忍不住上前把住他手臂,颤声道:“小浪,你怎么对道士职业了解的这么透彻?”

    不等刘浪回答,他继续道:“强大的精神力……对道士职业了如指掌,天呀,原来传说是真的,道尊真有转世之身。我独孤林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道尊真身,死也无憾了!”

    晕,这玩笑开大了。

    刘浪没想到自己按照游戏设定随便说上一段,竟使自己的身份蹭蹭蹭上升了好几阶位,隐约变成了道士的祖师,哭笑不得间,无奈的出声安慰激动不已的独孤林:“林伯,你看我象道尊转世吗?道尊要真象我这么差劲,早就被除名了。我只是在原来的世界看过这方面的资料,所以了解一二。”

    见独孤林半信半疑,刘浪比比手中握着的劣质青铜剑,苦笑道:“你见过只能使用青铜剑的道尊吗?”

    “哦,也对,你连铁剑都无法使用……”听刘浪提及过购买武器的糗事,独孤林激动的心态终于慢慢回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死心的说:“小浪,等我们回到比奇城,我一定要监督你修炼道士,就算你不是道尊转世,凭强大的天赋精神力也足以成为伟大的道师,听好,是道师,不是道士。”

    “嗯?有区别吗?”

    “当然有,道师在玛法大陆的历史上只出现过两个,是仅次于道尊的存在。如果你能做第三个,那我们比奇城就有希望了。比奇的百姓就不会受战魂界和法魂界欺侮了。”

    不说这些,刘浪还真有点动心了,可一涉及什么拯救人类,他顿时没兴趣了。“林伯,别说了。我根本没兴趣为了虚无缥缈的所谓拯救众生战斗,也没什么兴趣修行某职业。我的理想只是做个普通人而已。对了,我们快走吧,还有很长一段路呢。”

    被委婉拒绝,独孤林愣了愣,发现刘浪眼中的厌恶神色,不由心下暗叹,强笑道:“嗯,快走吧,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语含深意的说给刘浪听,独孤林边筹划着回到比奇城要怎么引诱某人就范,边举步前行。

    山谷入口处废弃的刁斗已近在眼前,刘浪望望空无一人的入口处,精神感应里,后面的敌人并没有加速,不由暗暗思忖:奇怪,后面那几个混蛋怎么不加速赶到入口外堵截呢?难道……外面还有伏兵?

    念动间,他再次探测后面四人的方位,这下,他完全肯定自己的判断了。那四个人是呈半圆状包抄追来,用意已经很明显了,是要堵住退路。

    腹背受敌呀。刘浪苦笑着摇摇头,看看毫不知情的李婕那可爱的小脸上平静的表情,感觉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也许更快乐……

    “我们快点走,出去后就不会这么风平浪静了。”独孤林不由分说挟起勉强跟随的刘浪,疾步向入口外冲去。李婕也不敢怠慢,狂催精神力祛除疲倦,亦步亦趋的跟在独孤林后面。

    将将走出谷口,两道黑影毫无征兆的从不远处树林里冒出,挡住三人去路。

    唉,真有伏兵。

    刘浪皱眉看看两个身着草绿色红披肩战甲的挡路人,发现两人满脸狰狞绝非善类,低声问:“林伯,你认识那两个拦路的蟊贼吗?”

    “拦路的蟊贼?”独孤林纵使神经绷紧还是被刘浪逗得微微一笑,“如果盟重三凶的段水流和孟熏衣都变成了剪径小贼,恐怕盟重城里除了荆无伤外,都是鸡鸣狗盗之辈了。”

    “哦?这么说这两个家伙还挺有来头的?”挣脱独孤林挟持,刘浪仔细打量几眼段水流和孟熏衣,撇撇嘴:“一个比一个长的丑,真可惜了这名字。”

    两人显然听到了刘浪的贬低之词,对视一眼,慢慢走过来。离三人几米远时,两人停下了。满脸傲色的望着三人,左面的马脸大汉故作文雅的拱拱手:“独孤团长,幸会幸会。”

    ‘噗哧’,刘浪忍不住笑了,“给你穿身龙袍也不象皇帝,我说,你是流水还是什么熏衣呀,就别假惺惺的了。看着恶心!”

    “你……”马脸大汉眼中凝聚凶光逼视刘浪,“我是段水流。你就是张大哥说的那个牙尖嘴利的小杂种吧?别急,等我和独孤团长叙完旧,一定会好好‘款待’你!”

    “你才是杂种呢,看你一张大马脸人不象人,马不象马,分明是杂交品种,还有脸说别人?我呸!”表面针锋相对,刘浪心下已经琢磨开了:和张謇吵架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儿,段水流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呢?他们一定有秘密的联络方式。看来日后自己要加倍小心了。

    眼前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他都想到日后了,还真是‘高瞻远瞩’。

    “水流,别和废物一般见识。”孟熏衣举手制止欲破口大骂的段水流,一双三角眼阴阴盯住刘浪:“小子,光靠一张嘴是保不住你的小命的,你有逞强骂人的时间还不如多想想怎么从我们兄弟布下的天罗地网里逃生吧。”

    “我靠,就你们几个垃圾还敢吹嘘天罗地网?”刘浪好笑的直视孟熏衣阴毒的三角眼,蓦地以更阴毒的目光回敬!

    被他阴寒彻骨的目光回敬,孟熏衣窒了窒,竟不堪负荷的移开目光,等察觉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后,他气恼的扭正目光,“小子,看来低估你了。”

    别人莫明其妙,孟熏衣心下雪亮:有这么阴毒目光的人绝非泛泛!

    李婕躲在独孤林和刘浪身后,低垂着头,心下暗暗佩服刘浪,刚才她只触及到孟熏衣视线余光,已被骇得手足冰凉,更别说敢正面对视了,那双阴毒如蛇的三角眼让她产生了由衷的恐惧。而刘浪竟不显畏惧的针尖对麦芒,那份胆气已经让她刮目相看。

    独孤林虽然也暗暗赞佩刘浪勇气,但深怕他会遭孟熏衣毒手,走前两步挡在刘浪身前,“孟熏衣,你好歹也是名动大陆的人物,和一个毛头小子斗嘴不怕自贬身份?还是我们身份相当的人切磋比较好。”

    微微侧头,用眼角余光扫眼身后,见张謇四人抱臂站在十几米外的入口处做壁上观,独孤林心下暗喜:看来他们是自恃身份,不屑围殴。太好了,自己如果能利用这机会,也许可以保护刘浪和李婕逃出去。

    唯恐夜长梦多,抬手招出火焰神兽,翻腕砸出一张灵魂火符,抽出银蛇剑,独孤林疾步冲向孟熏衣。

    刘浪从独孤林招出神兽开始就目不转睛的望着暗红色的怪物,见它突然从趴伏状态人立而起,露出完全战斗体,不由嘿嘿笑道:“爽,没想到能看到传说中的小强。”

    完全战斗体的火焰神兽足有两米高,额生双角,肚大如鼓,与传奇游戏中的神兽有七八分相似。

    孟熏衣见火符迎面砸来,冷冷一笑,闪电般从储物手镯里拿出武器挡在身前,‘噗’,火符砸中黑色的棍状武器爆起一团小小火光,消弭无形。随后,他挥动武器架住斜劈而下的银蛇,武器对格,他盯住另一端的独孤林,“独孤团长,多年不见,你的身手还是这么敏捷。”眼角余光突然看到段水流挥动大刀井中月劈向火焰神兽,他高声道:“水流,你去收拾那两个小娃。把独孤团长和他的宠物留给我。小心那小子,他很古怪。”

    臂膀骤然发力把独孤林震开,孟熏衣后退几步,望着摇摇摆摆走向他的火焰神兽,身躯突进,以肩膀顶在神兽胸腹处,硬生生把偌大的怪物顶得直线后退,这,正是战士突围制敌皆宜的技能——野蛮冲撞。

    “这小杂种有古怪?他能有什么古怪?等我把他肠子掏出来,就不古怪了。”段水流听到孟熏衣吩咐,马上放弃神兽,带着傲慢、狰狠表情走向刘浪和李婕。而刘浪仿佛没有看到危险临近,只是聚精会神的望着那边战场。

    那就是裁决之杖,原来孟熏衣才是三凶里最强的角色。刘浪望着有棱有角足有小孩胳膊粗的裁决,莫名喜悦。再看到孟熏衣用野蛮冲撞顶退神兽,临近独孤林时挥起一道赤色火焰砸落,兴奋的差点嚷出来。正点,太正点了,野蛮加烈火,果然有看头。这现实中的烈火可比游戏里看着要过瘾的多。

    “懒猪,你看什么呢?”李婕眼瞅着段水流越来越近,却不见刘浪有反应,诧异的看看,见他呆呆的看着别处,气恼的推推他,随手招出小骷髅,“你往后点,小心受伤。”

    “呃……”被李婕推醒,刘浪先是一愕,等听到她的话,自尊心感觉严重受挫,气恼的吼道:“什么往后点,我用你保护吗?小心受伤,你对他说吧!”

    猛地抽出青铜剑,顺手把剑鞘扔向段水流,刘浪豹子般冲了过去,此刻的人,那还象腿部受伤的病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