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传 > 第二章 做个普通人
    “什么?屠前辈……死了?”

    刘浪呆楞的望着满面沉痛的独孤林,脑海中泛起屠千军那仿佛可以洞穿世间万物,包容所有真实与虚无的深邃双眸,那不见丑陋,反如系在宝刀利刃上的丝穗,更显飘逸霸气的指长伤疤,恍惚间,仿佛又听到他那如战鼓敲击的刚劲声音……这样的屠千军,怎么会死?谁能杀死他?杀死他的人要强到什么地步?

    问号层叠着在脑海中盘旋,刘浪捺不住好奇心,低声问:“林伯,屠前辈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

    触及旧事,独孤林迷茫的双眼徐徐上望,仿佛又回到金戈铁马的战场,苍凉的声音里充满悲壮:“三年零两个月前,那是玛法历二零一年七月十四日,我记得,那天的天阴沉沉的看不到太阳,好象老天也知道会发生让人痛心的惨剧……那时候,我是奇皇委任的军团长,和另外四个军团都直接听命于战神指挥。为了争夺象征大陆最强者标志的沙巴克城,我军与战魂界的盟重军团在沙城前展开了惨烈的厮杀。唉,血染黄沙,真的是血染黄沙呀。沙巴克城外一百里方圆的黄沙都被鲜血浸得找不到一丝黄色,满眼都是刺目的猩红……恶战打了三个多小时,我们损失了整整一个军团,盟重方面比我们损失还要大,几万人就这么死在那里了。本来,我们可以打胜那场仗,可……战魂界的统帅荆无伤背地里和法魂界订下攻守同盟,在最关键的时刻,法魂界的人出现了。那满地开花的冰咆哮,如处身雷场的地狱雷光,还有那如火龙升天的灭天火,只一瞬间,就夺去了几千条人命啊!”

    慈祥的面庞扭曲抽搐,孤独林好象又回到了残酷的屠场,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的声音里流露出极度哀伤、无奈:“太惨了,眼看着一个个同伴被冰咆哮魔法锋利的碎片切割成无数血块,被地狱雷光殛成黑碳,被灭天火烧得渣都不剩,实在是太惨了……荆无伤本想趁机全灭我们,幸好战神舍身断后,以一柄命运之刃把战魂界、法魂界将近二十万人马硬生生挡在毒蛇山谷谷口处,我们才能活着回来。当天,身负大大小小几百处伤的战神还没等到皇宫,就因为伤势过重去世了……也是从那时候起,比奇城再无力量可与战魂界抗衡,只能龟缩在一隅提心吊胆的防备荆无伤的讨伐……”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虽然孤独林描述的非常传神,连听闻过好几次的李婕都不免再次黯然神伤,刘浪却毫不动容,仅仅是微微颔首——对于曾经在另一个世界多次出生入死,无数次面对离别、死亡的他来说,这些,还不足以打动他。

    孤独林察言观色,发现面前的年轻人并没有被自己感染,有些遗憾地说:“刘浪,你没有身临其境,不然,你绝对不会象现在这么平静。”

    “是吗?或许吧。”

    刘浪懒得就这个问题深究,敷衍句,平淡的说:“从古到今的征战都是那么回事,我不想去身临其境,更没兴趣去打打杀杀。林伯,我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会儿,可以吗?”

    “这个……可以,有什么不可以。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想做什么不用问我。”

    独孤林迅速收敛悲伤,热情的回答几句,站起身,对李婕说:“小婕,我们先出去吧,让刘浪静静。”

    “好……吧。”

    李婕万般不愿的点点头,撅起小嘴走了出去。她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刘浪呢,可林伯发话,她又不能不遵从,只能暂时压住好奇心,等有机会再问了。

    刘浪等独孤林也退出房间,无力的软倒在床榻上,闭上眼,思绪如潮水般纷沓而至:独孤林和自己说这些,明显想让自己传承屠千军的薪火,继续走他没走完的路,可惜,自己不是战神在地球的传人小酷五兄弟,没必要找副枷锁套牢自己。而战斗,自己为什么而战呢?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没有。没有任何战斗的理由,自己又何必象在地球时那样亡命奔波?

    想到亲人,他想到了母亲李秀和继父水月风。想到朋友,他想到了不落皇旗那一群忠肝义胆的兄弟姐妹。想到恋人,他想到了和自己手拉手殉情的妻子季雨璇,还有对自己苦苦暗恋抱着自己一同赴死的夏娃,亲情、友情、爱情、孽情,交织纠葛,让刘浪心中是百味杂陈,苦楚难当……

    这些感情都没有了,随着他引爆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时刻都留在了另一个世界,曾经哭过笑过生活过三十几个春秋的世界。孜然一身的刘浪感觉无边的孤寂思念如小虫般噬咬心脏,疼得皱皱眉,长吐口气,睁眼起身来到桌前,盯着已经冷却的汤药,喃喃自语:“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还有必要去争取什么吗?算了,就当个普通人活个几十年得了……”

    拿起药碗,捏着鼻子把汤药灌进肚子,擦擦嘴,看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目光落到李婕留下的粗布衣服那,苦苦一笑:“新手装?很好,穿上它,我就是一个新人了。一个没有过去,崭新崭新的新人。”

    自嘲着脱下身上的破褛,把和新手装相近的粗布衣服换上,回身躺到床上,慢慢的,他进入了暂时没有恩怨情仇牵绊的梦乡……

    一个星期后,伤势已经痊愈的刘浪懒洋洋的靠在房后屋檐下的阴影里,盯着在药田里忙碌的一老一少发呆。这几天里,通过和独孤林和李婕的无数次交谈,他已经大致弄清了所处世界的基本格局,发现这里除了和游戏背景相似外,关于时间和语言还有其他风俗人情基本和自己原来处身的世界等同。只是文明要落后许多,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男耕女织的原始社会。而对于他栖息的比奇城已经沦落成任另两界欺压的对象却不以为意。他又不是什么上苍派来玛法大陆拯救万民于水火的救世主,当然不需要去理会这些国家大事。

    发呆的视线落在佝偻着腰拔除杂草的苍老身影上,他有些想不通一个曾经身居要位叱咤战场的人物为什么会放弃荣华富贵,甘于平淡的当一个伺弄花草的药农,靠贩卖一些自制的药丸维持清贫的生活。是被那场战役杀破胆了?还是被龟缩在比奇皇宫里沉迷于花天酒地逃避现实,显得一蹶不振的奇皇弄寒心了?

    想着想着,刘浪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下子:“笨蛋,都说了要过普通人的生活,还胡思乱想那些干什么?”

    放弃思考,他换个舒服姿势,在和煦的微风中,逐渐睡去……

    “师傅呀,你看那个懒猪,伤势明明已经痊愈了,却赖在那偷懒睡觉。为什么要辛苦养这只懒猪?”

    李婕擦擦额头的汗水,白了睡得四平八稳的人一眼,气恼的摸出张护身符,就要打出!

    “小婕,别胡闹。”

    抬手一个困魔咒把李婕困住,看着如雕像般的少女满脸愤慨,孤独林摇摇头,随手撤除束缚,和声劝慰:“小婕,他需要时间。毕竟他是带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来到这里的,难免要有负担,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想清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师傅呀,你还护着那懒猪?我从没见过这么懒的人,衣服不洗,饭不做,家务不干,农活也不伸手,真不明白当初他在他的世界是怎么活下来的。”

    “小婕,并不是什么都会的人才能生存。其实很多人都不会你说的这些,但一样活得很好。我猜刘浪一定有个显赫辉煌的过往,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做这些普通人做的事情。”

    “啊?师傅,难道你还真把他当战神传人看待?虽然我那时候还小,也只远远看过一眼,但战神那顶天立地的雄姿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他,那只懒猪,要形象没形象,要气势没气势,能成为玛法大陆新一代的战神?我看是没什么希望了。”

    李婕是越看刘浪越不顺眼,要说浑身上下仿佛没骨头,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躺下还能弯几个弯,被自己劈头盖脸数落却始终无动于衷连点火气都没有的人是战神传人,她是一千一万个不信。

    如果这个人不是自己遇到,亲自抬回来,换成别人领回来,她早就把刘浪扫地出门,让他自生自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