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wwroot\321biquge.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321biquge.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章 责任_联盟之绝对零度_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联盟之绝对零度 > 第二章 责任

第二章 责任

 热门推荐:
    虽然是事先想好的打算,但真正从自己嘴里说出这句话时,李维心头仍然涌现出了一股巨大的空落感。

    仿佛自己喜欢了多年的东西突然消失了一样。

    而乌浩握着易拉罐的手也是顿住了,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李维:“你在开玩笑的吧?”

    乌浩有心结。

    世界赛期间,他的压力很大。

    不光是因为粉丝对于战队整体的期待,也不光是对于他个人的期待。

    而是队友能够给到对手的压力太小太小。

    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如果是放眼S4赛季之前,队内凭借单一大腿去carry比赛的情况还是十分多见的。

    包括S4时风光无限的韩国双子星,当时的蓝星队adc可获得的场均团队输出占比高达百分之三十六!

    可以说当时的英雄联盟还具备以一己之力carry整个队伍的可能性。

    但随着版本的更迭,时间的推移,让这一可能性渐渐化作泡影。

    现在,S8赛季已经结束。

    乌浩于世界赛中承担的输出压力巨大,他甚至有一种,只要自己没输出,发育不好,那这场比赛多半就会输掉的感觉。

    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李维世界赛的表现差强人意,乌浩在赛后的复盘中注意到了这点。

    这也是心有芥蒂的主要原因之一。

    仔细想想,每一把自己都有亮眼的发挥,而队伍里居然有个逼在混!

    混还混不明白。

    到头来锅还全都让他背了。

    哪怕是亲兄弟面对到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心平气和。

    只是乌浩没有想到,李维居然会对他开诚布公这件事儿。

    两人是相处超过三年时间的队友。

    从心底上,两人彼此之间都当对方是挚友。

    而不是所谓的表面兄弟。

    世界赛的事,让乌浩有了芥蒂。

    这种芥蒂不会立刻让两人之间的友情分崩离析,但终究还是会出现些许隔阂的。

    隔阂会成为导火索,继续演变下去会发生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这种芥蒂想要解开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面对到喜欢钻牛角尖,心眼比较小的人,就很难开解,哪怕开诚布公也是如此。

    人性其实是很复杂的东西。

    偏偏乌浩的思想比较单纯。

    这也算是从小痴迷游戏直到现在的好处吧,没怎么接触过外界社会,心思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有时候天性单纯也是一种病。

    那就是明明自己没错,打算质问对方时,对方却主动认错,在这种情况下会莫名觉得……好像也全不是对方的错,自己也有愧疚感?

    乌浩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心态。

    哪怕全网都在骂他,都在质疑他,但乌浩已经习惯了,说句中二点的话,世人骂他,与他何干?

    影响他继续打职业还是说影响他的操作水准了?

    他在乎的只不过是朝夕相处的那个人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儿的罢了。

    李维的开诚布公,直接把自己的问题挑在明面上,这一举措让乌浩心底原有的怨气已经消散大半。

    而这个时候李维却提出要退役,对乌浩而言无异于一场地震。

    两人配合了三年之久,突然有一个人要走……

    “不是……我们又不是没输过,再打回来就成了,谁都有发挥不好的时候,你的实力……”

    乌浩今年23岁。

    小李维一岁。

    但他却没有李维那么成熟,激动起来略微黝黑的皮肤还能泛着些许红晕。

    吱呀。

    开门声让乌浩闭上了嘴。

    他一屁股坐在李维旁边,眼珠却咕噜噜的转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聊着呢?怎么李维,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要退役?”

    李韬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同时看似随意的问道。

    “不对。”

    “对。”

    乌浩和李维几乎同时开口。

    “对。”

    当李韬将目光投过来时,李维无视了乌浩的眼色,直接开口道。

    “哦?”

    李韬把自己的老板椅拽过来,坐下翘起二郎腿,直面李维:“原因呢?”

    “实力下滑。”

    李韬闻言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旋即摇了摇头:“这个是没办法定论的,虽然你的年龄已经偏大了,但说实话,以前你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只不过是状态上的波动而已。”

    “状态波动对职业选手来说很正常,你个人很难判断出究竟是实力下滑还是状态下滑,所以我的看法是,你现在只是还没从世界赛失利的阴影里走出来,属于心态上的问题。”

    “对,我也这么认为。”

    乌浩在旁附和。

    李维沉默。

    如果不是那一纸诊断书以及联想到自己瘫在床上的老妈,李维还真会认为,他只是巅峰期过了,但再继续打个两年还是没问题的。

    至少,在无S赛冠军之前退役,作为一个曾经近距离触摸过奖杯的人来说,他不甘心。

    但那是ALS。

    也就是肌萎缩侧索硬化。

    通俗点来说,是渐冻症。

    李维的老妈有这个病症,而且从发作至今已有四年之久。

    正因为这样,所以李维才了解这个病症,是有遗传因素在内的。

    利鲁唑片每盒高达四千块,却仅仅只有56片,以每日两片的服用剂量来算,一般家庭负担起来是有些压力的,也就是李维这些年打职业有不少积蓄,才能维持住供药消耗。

    四肢肌肉无力,这是今年世界赛前夕李维出现的症状。

    起初他没多想,只当是训练时间太长,累着了。

    但真正在比赛场上爆发时,李维才意识到,人类的健康在突发的病情面前有多渺小。

    在发现能想到的常规方法仍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状况时,李维很快就想起了这个病症,并且在世界赛结束后在国外就医确诊。

    以前的李维经常会嘲笑度娘。

    因为有个小病小痛去度娘询问,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权威发言都是建议立刻赶紧去医院救治,不然会对身体造成某某不可逆的影响。

    这一次李维仍然会嘲讽度娘。

    说特么发病期多在30到60岁之间呢?

    老子今年才24啊!

    选择退役,是无奈之举。

    从小到大,别看学习不咋地,但李维一直被爹妈灌输着一种人必须要背负的东西。

    责任。

    病情什么时候发作都是未知数,李维不想在下一次关键性的比赛里自己拉挎,从而让所有队友长时间的努力化为泡影。

    退役,是他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只是他无法向李韬去解释这些,渐冻症比较罕见,并不是什么普及的病症,而且……以他对李韬为人的了解,这件事,最好不要让李韬知道。

    见李维不说话,李韬盯视着他看了半晌,突然说道:“这样,我这里有个方案,我说,你听,最终决定权在你,如果你听完后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那么我将代表俱乐部,尊重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