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五十一章 穷人相欺
    安河城,水云楼。

    “小二,把我的马喂饱了,别耽误我行程。”

    一个身穿红裙的消瘦女子把青燕马交给灰衣小二,在小二期盼的目光中转身走进酒楼。

    “切!穿的这么光鲜,竟然如此小气。”灰衣小二大失所望,“一个银币都不给,还想让我喂饱马?做梦去吧!”

    七八丈外,红裙女子即将迈进酒楼的身影微微一顿,但没有回头,快速迈步走进酒楼。

    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从青枫城悄然离开的熊丽质。

    作为熊家大小姐,一个修炼狂人,她哪里知道还有打赏一说,听到小二的鄙视很大度的没有回头计较。

    熊丽质利用血气之法改变容貌,丑化不少,从青枫城走向清河城,沿途旁敲侧击打听吴忧冷锋的行踪。

    可惜,打听那么长时间,她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她也没有听到坏消息传来,这让她那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些。

    熊丽质意识到和吴忧冷锋走岔了,于是她就将错就错,继续前行,想到吴忧的老家清河城等待吴忧。

    行至安河城,熊丽质便拐进来探听消息,这才发生被小二鄙视的场景。

    由于还没到中午,来水云楼吃饭的人并不多。

    熊丽质在一层大厅找了个空桌坐下,顺手把长剑放在桌子上,点了一荤一素两道菜,又要了一碗米饭。

    她把神识扩展出去,不仅囊括酒楼,还包括走在大街上的行人,数十丈的范围内皆无遁形。

    有神识的帮助,在流动性很大的酒楼中探听消息事半功倍,神识所覆盖范围内的对话都能被熊丽质探听到。

    熊丽质很有耐心,听着无关痛痒的消息,慢慢吃着可口饭菜,很是悠然。

    随着临近午时,来酒楼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游散修士也多了起来,消息自然也更丰富了,可依然没有熊丽质需要的信息。

    半个时辰,熊丽质的一碗饭才吃一半,还有大把的时间在这里探听。

    吃饭的人越来越多,酒楼的桌子有些不够用,店家开始派小二催促一些即将吃完又好欺负的食客。

    当然,其中就包括熊丽质这个两个菜一碗饭吃大半时辰的食客,她还是一个女子,更容易欺负。

    “喂,穷婆子,结账吧,我们还要招待其他客人。”灰衣小二直奔熊丽质而来,言语中尽是轻视之意。

    熊丽质正忙着探听消息,听到小二轻视的催促很是不悦。

    如果灰衣小二好好说话,熊丽质也就走了,但这种轻视的语气激起了熊丽质的火气。

    “吃完就走,等着!”熊丽质头都没抬,自顾吃下一粒米饭。

    “不行,现在就得走,赶紧的!”灰衣小二很不客气,“两个菜一碗饭吃了一个时辰,都像你这样,我们水云楼早就关门了。”

    “哈哈,这是第一次到高档酒楼吃饭吧?饭菜太好吃,不舍得吃完?”

    邻桌的一个粗犷大汉散修手握狼牙棒,以兵器轻触地面,还不忘对熊丽质嘲笑。

    “从衣服看,穿的还不错,不会是哪家丫头偷了主家的衣服逃出来蹭饭的吧?”另一桌的中年剑客也揶揄不已。

    “......”

    穷人相欺,从比自己还差的人身上找平衡的人不在少数,大厅中不少人都开口对熊丽质嘲讽。

    冷笑、嘲讽像一块块石头向熊丽质扔来,不过熊丽质并没有暴起反击,只是可怜这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可怜人。

    自从和吴忧相遇,熊丽质的火爆脾气改变不少,放在以往,出手杀人都不在话下,现在她已经知道制怒了。

    “我说了,吃完就离开,走开,别影响我吃饭。”熊丽质很是平静,不疾不徐的吃着米饭。

    “穷婆子,想闹事儿?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

    灰衣小二的气焰极其嚣张,俨然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

    “......”

    熊丽质快速瞥了灰衣小二一眼,无声中自带嘲讽。

    “你!”

    灰衣小二的火气蹭蹭蹭往上涨,不把熊丽质赶走不算完,还想继续喝斥。

    粗犷大汉打断灰衣小二的呵斥,随即色眯眯的看向容貌大变的熊丽质。

    “丑丫头,你跟着我吧,有酒喝,有肉吃,你虽然姿色差点儿,身子瘦点儿,但终究是女人,我老牛一定会让你尝到女人的快乐。”

    “老哥,你口味真重,像她这种货色你也下得了口?佩服,佩服。”一个青年刀客很是不屑。

    “哈哈,这种姿色比起春风楼的姑娘差远了,不要也罢!”一个灵者境老者喝下一杯酒,摇头不断。

    粗犷大汉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急忙争辩,“若非这次狩猎收获太小,我岂能看上她,我老牛的眼光可不低。”

    ......

    嘲讽调笑不断,但熊丽质好似没有听到这些的谈论,依旧不疾不徐的吃着饭,脸色都不曾变一下。

    “穷婆子,听到没有,这位大汉愿意接纳你,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挪过去?”灰衣小二继续催促。

    “都说完了?”

    熊丽质吃完最后一粒米,放下碗筷,目光平视前方,声音清脆悦耳,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呦,听声音一定是个美女,只是这张脸糟蹋了动听的声音。”中年剑客摇头惋惜。

    “说完了吗?没有继续,我等着你们。”

    熊丽质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放在桌面的长剑上,大有出手之意。

    “原来还是个丑辣椒,还想对我们出手?哈哈哈,要不要这么搞笑?”

    青年刀客放下酒杯,讽刺的笑声不断,对他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想动手?来来来,俺老牛让你一只手。”粗犷大汉提起狼牙棒,以示威胁。

    一层大厅食客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有人轻笑看热闹,有人为熊丽质担忧,无一例外都不看好熊丽质。

    “小姑娘,你还是快些离开吧,别惹祸上身。”

    一个灵生境中年妇人有些于心不忍,顶着压力轻声劝告熊丽质。

    “聒噪,你是有灵者境实力还是有雄厚背景?谁给你的勇气管闲事儿?”青年刀客凶狠的盯着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心中一紧,脸色微白,不敢多言,唯恐惹祸上身。

    “给她道歉!”

    熊丽质忽然站起,顺势拿起长剑,转身走向青年刀客,面色平静,语气却很坚定。

    灰衣小二只有引灵境,见熊丽质站起,脸色大变,吓得接连后退。

    “呵,你问问我给她道歉,她敢接受么?”

    青年刀客却丝毫不惧,右手握刀,左手斟满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

    “不,不用,不用道歉,小姑娘,你赶紧走吧!”

    中年妇人怕青年刀客对熊丽质痛下杀手,更怕青年刀客对她报复,只能开口劝熊丽质。

    “呵呵,还挺泼辣,老牛我就喜欢征服。”粗犷大汉提起狼牙棒,跃跃欲试。

    “你一丑丫头还想挑战我们这么多人?自不量力!”老者放下酒杯,颇感脸上无光。

    “拿起你的刀,不然你就没机会出手了。”熊丽质平静的告诫青年刀客。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在威胁我?”青年刀客满是讽刺。

    “酒......酒......酒楼不能打斗,你们......你们......出去打。”

    灰衣小二惊慌不已,他没想到挑的软柿子竟然这么难缠,如果因此造成损失,水云楼一定不会放过他。

    “废话真多!”

    熊丽质话音刚落便挥剑向青年刀客探去,长剑都没有拔出来,剑鞘直指青年刀客丹田。

    青年刀客看到探来的剑鞘瞬间慌乱,他没有想到熊丽质会这么果断,挥刀就想拦截。

    剑鞘上没有一丝灵气波动,却像一条飞速进攻的毒蛇,不仅速度够快,而且出手刁钻。

    慌乱中,青年刀客的速度太慢,长刀刚起,剑鞘就击中了他的丹田,一缕金元素顺着剑鞘渡了过去。

    这缕金元素快速进入青年刀客的身体,化成一个锋利的刀芒,瞬间就把青年刀客的丹田绞得粉碎。

    丹田被破,青年刀客的一身力道瞬间被抽干净,挥动的长刀没有力量支撑,径直向地面坠落。

    “啊~~~我的丹田,我的丹田......”

    青年刀客瞬间倒地,疼痛难忍,四处滚动,哀嚎不止。

    一招被废?剑鞘上一丝灵气都没有,青年刀客就抵挡不了?

    中年剑客很是诧异,灵者境老者也不由多看熊丽质几眼,粗狂大汉心中微冷,紧了紧手中狼牙棒。

    一层大厅看热闹的食客也都大惊不已,根本不敢相信他们的眼睛,结局不是应该反过来吗?怎么会这样?

    熊丽质没有理会别人的眼光,解决掉青年刀客,转身走向粗犷大汉,平静的看着他:“到你了,出招吧!”

    “找死!”

    被嘲讽的丑丫头用剑指着,粗犷大汉好似受到极大侮辱,瞬间暴怒,挥动狼牙棒就朝熊丽质砸去。

    “太慢了!”

    熊丽质轻声一叹,依然没有拔剑,还是简单直接的一剑,直击粗犷大汉丹田。

    剑鞘在粗犷大汉眼中不断放大,在他惊愕的目光中命中丹田,同样有一缕金元素透体而入,搅碎丹田。

    哐当!

    数百斤的狼牙棒掉在地面,砸的石面一阵颤抖,粗犷大汉随即倒地,惨叫声也随之响起。

    又一个?还是一招?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绝对足以让人惊醒。

    众人都蒙了,他们实在想不出原因,丑姑娘除了速度快些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啊?难道隐藏了实力?

    熊丽质继续转身,走向中年剑客,同样只有一句话,“出招吧!”

    “一起?”

    中年剑客很是凝重,完全看不出熊丽质的深浅,他心有寒意,只能看向灵者境老者。

    “好,一起!”

    灵者境老者不敢托大,中年剑客倒下后,下一个绝对是他,与其被各个击破,倒不如联手一搏。

    熊丽质没有阻拦二人联手,很是平静的站在那里,任凭中年剑客和灵者境老者一前一后把她包围。

    唰!

    站在熊丽质身后的中年剑客瞬间拔出长剑,白光一闪,径直朝熊丽质后心刺去。

    呼!

    熊丽质面前的灵者境老者也拿起长棍,猛然横扫向熊丽质,直指熊丽质的脑袋。

    长棍后发而先至!

    熊丽质的脚步不动,身体猛然前倾,手中长剑带着剑鞘果断出击,直指老者丹田。

    灵者境老者的长棍一击不中,随即快速调转方向,但这时熊丽质的长剑已到。

    老者丹田被破,一身劲道瞬间消散,摔倒在地,容颜急剧衰老,濒临迟暮。

    中年剑客见此情景心中凛然,但看到距离熊丽质后心不足一尺的剑尖,瞬间兴奋起来,胜利就在眼前。

    熊丽质一击得手,面色不变,她的脚步不移,前倾的身体快速晃动,躲过中年剑客的长剑,同时反手命中中年剑客丹田。

    如此短的时间内,四个出言不逊的修士悉数倒下,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刚刚出言不逊的人自废一条胳膊,否则就和他们四个一样。”

    熊丽质环视四周,平静的目光给众人的压力很是巨大。

    自废一条胳膊和被破丹田很好选择。

    那些出言不逊之人脸色变了又变,很是后悔,迫于熊丽质的压力,纷纷自废一条胳膊。

    哀嚎声此起彼伏,和倒地的四人相呼应,水云楼一层大厅霎时成了人间炼狱。

    “还有你,要我动手?”熊丽质目光一转,看向灰衣小二。

    “我......我是水云楼的人,你不能......你不能动我。”灰衣小二瑟瑟发抖,不愿自断胳膊。

    “呵呵!”

    熊丽质又怎会惧怕威胁,一声冷笑,随即提剑向退后的灰衣小二走去。

    就在这时,有四五个人在说笑中向水云楼走来。

    他们每一个都身着锦衣,表情傲慢,目无一切,身上也散发着不弱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