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二十七章 以身为饵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隐藏的故事还很悲伤。

    吴忧心中忽然有些不忍,揭开汪琦的伤疤、直击汪琦的痛处或许有些残忍。

    汪琦缓了缓,悲伤的情绪平复一些就悠悠道来:“藏宝图的消息是我故意散播出去的,几大家族的人也都是我提前通知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徐家。”

    果然如此,吴忧点了点头,药王谷和极北冰原朱家来的那么及时,也只有提前得知消息才能解释通。

    汪琦陷入了回忆,若无其人的诉说着:“我本是骅州城城主的儿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只待我从青枫学院归来,和含烟结婚生子,然后一起安逸的生活,简单的过一辈子,但一切都在十三年前改变了。”

    讲到这里,汪琦身上的气息忽然出现剧烈起伏,急行的脚步也很是沉重,在地面踩出一串寸许的脚印。

    “我结束九年的学习,从青枫学院学成归来,本想给父母、含烟一个惊喜,但还没有走进我家,我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而且还有打斗的声音传出来。”

    汪琦的双手紧握,表情极其狰狞,他强行控制自己的情绪,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我家可是城主府,怎么会有那么激烈的打斗呢?太不正常了,我心有不解,于是小心翼翼的趴在墙上悄悄观察。”

    “那一天看到的场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也永远不敢忘。”汪琦狠声说道,不知觉中他已流出两行热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吴忧通过神识看着汪琦的神态举动,他可以想象的到汪琦心中的悲伤。

    汪琦没有理会眼角的泪水,继续讲述:“我家院子里躺满了尸体,断肢内脏遍地都是,鲜血染红了地面。”

    “我太爷爷和爷爷倒在台阶上,已经战死,我父亲身上鲜血淋漓,正在与三人激战,岌岌可危,周围还有五六个人和十几头灵兽虎视眈眈。”

    “大厅里还有二十多个歹徒正在凌辱毫无反抗之力的妇人,我的母亲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含烟都没能幸免。”

    “我汪家八百多口人死伤殆尽,残存下来的正在被他们凌辱,他们这群人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

    汪琦双眼充满血丝,一声低吼,人元境修为再次暴乱,身上衣衫无风自鼓,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再次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责。

    “当时我只是灵者境修为,连人都没有杀过,猛然看到这样的场景,怒火攻心,吐出一口鲜血我就昏了过去,从墙上掉在墙外。”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那些人和灵兽都已离去,我家里除了浓浓的血腥味儿什么都没了,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汪家就这样没了,我不甘心,我要为冤死的汪家人报仇,这也成了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于是我开始寻找灭我汪家满门的凶手。”

    “经过一番打探,骅州城的人都说是妖兽杀进了城主府,造下的罪孽,徐家人最后赶走妖兽却没能救下汪家。”

    “但我知道这是假的,明明是人动的手,怎么会变成了妖兽?于是我猜测徐家就是真凶,这个假消息是徐家怕事情败露而编造的。”

    “那些凶手的样貌已经刻在我的心里,化成灰我也认得,只要再次看到他们,我就能认出来,为了查明真相,我悄悄返回青枫城,查看是否是徐家所为。”

    “果然,我到青枫城没几天就看到几个凶手出入徐家,我也因此确认就是徐家灭了我家满门。”

    “于是我一边修行一边寻找契机报仇,终于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在青枫城外抓到一个落单的凶手,一番审讯后我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儿。”

    “原来徐家人意外得知藏宝图的消息,但在骅州城外寻找许久而毫无收获,不得已而放弃,在返回青枫城前他们去了我家,想要让我爹帮忙留意藏宝图,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们。”

    “我爹迫于压力也答应了,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撞见了我的未婚妻含烟,含烟很漂亮,其中一个人元境强者兽性大发,不顾我爹阻拦,强行施暴。”

    “事关尊严名誉,即便徐家很强大,我汪家也不得不全力反抗,汪家势弱,哪里会是徐家的对手,也就发生了我看到的一幕。”

    “确定凶手后我就经常徘徊在徐家外,寻找机会报仇,我用了整整十年,才将参与灭杀我家的灵者境修士全部杀死,历经十年,我也成功晋级人元境。”

    “也就在这时我开始对那些人元境出手,但徐家毕竟是顶级家族,同为人元境,我却不是他们的对手,第一次出手就碰到了硬茬子。”

    “仅仅交手十招我便败在徐良鹏手中,身受重伤,不得已一路逃亡,被徐良鹏整整追杀一个月,这才逃得一命。”

    “这时我便知道仅靠我自己是无法复仇的,于是我回到骅州城准备自杀谢罪,好在上天垂怜我,让我在自杀前得到一张残图。”

    “得到残图的那一刻我便想到了徐家曾寻找的藏宝图,于是我想到一个计划,那就是利用其它几个家族对付徐家。”

    “为了这个计划,我整整准备了三年,我利用一些散修四处传播藏宝图的消息,尤其是几大家族所在的区域,更是重点宣传。”

    “消息真真假假,吊足了他们的胃口,让几大家族对藏宝图暗生欲望,在实施计划前,我又提前给几大家族送了藏宝图出现的消息。”

    “当几大家族出现在附近后,我便自导自演得到了残图,让所有人信以为真,吸引几大家族的人前来夺宝。”

    “众多强者一到,藏宝图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在谁手中都是祸患,只要让徐家得到藏宝图,他们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我的仇愿也能报一些。”

    “再后来,发生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了,只是我没算到自己会被打进迷雾森林,也没想到妖族会掺和进来,让那么多人族惨死,这是我的错。”

    汪琦或急或缓才把他的故事讲完,想到惨死的人族,他苦涩的摇了摇头,满是内疚。

    “其实,你不必内疚,没有人会怪你,也没有人能够怪你,因为你没有逼迫我们来,想要得到就得想到失去,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风险。”吴忧作为一个当事人沉声开解汪琦。

    就吴忧个人而言,他颇为同情汪琦,在最应该意气风发的时候承受莫大打击,汪琦不仅没有消沉,反而不畏艰难为枉死的家人报仇,这份真情难得可贵。

    而且吴忧真的没有怪罪汪琦布下陷阱的想法,机缘和风险是共存的,既然选择前来寻找藏宝图,他就做好了遭遇危险的准备。

    “内疚有什么用?”冷锋微微有些不悦,“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报仇,严惩凶手告慰逝去之人才是你最应该做的。”

    冷锋和汪琦有种同病相连的感觉,他的经历甚至比汪琦还要惨,汪琦至少还享受几年父母的温情,冷锋却从小就失去了。

    有相同经历的人往往能产生共鸣,冷锋对汪琦就产生一种亲切感,结合他自己的经历,告诉汪琦什么才是背负血债之人最应该做的。

    “我又何尝不想报仇,只是太难了。”汪琦满是苦涩,“功法有差距,找徐家报仇就已无比艰难,向更为强大的妖族出手就更不可能了,更何况现在深陷困境,复仇已无望。”

    “这两件事可以当成一件来完成,徐家和妖族有勾结,是罪魁祸首,只需诛杀徐家人就行。”冷锋身上杀意渐起,“至于妖族,呵,根本不可能杀的完,收点利息就好,至于能否出去,走一步看一步。”

    “你们和徐家怎么......”汪琦多次感受到冷锋对徐家的杀意,很是不解。

    吴忧也没有保留,在行进途中把他和徐家结怨的过程说了一遍,汪琦听的是又震惊又羡慕。

    “你把徐家家主的两个儿子都杀了?还有师兄为你撑腰躲过了追杀?你是吴忧?怎么可能?吴忧不是......”汪琦说话间带着颤音。

    吴忧击杀徐宏源而后被徐家围困,师兄师姐强力救场,大师兄独闯虎穴,逼徐家退让屈服,这一系列事迹不少有心人都知道。

    汪琦的敌人是徐家,他对此事很是上心,千般打听才得知真相,他对吴忧也多有了解,但眼前这人的相貌绝对不是吴忧。

    “对,我就是吴忧,和徐家也是不死不休,我们可以说是盟友。”吴忧放回一些储存的血气,恢复原本的样貌。

    “徐家太强大,又和妖族有很深的联系,想要尽早端掉他们,仅靠个别人是不行的,唯有团结起来才有更大的机会。”冷锋说话间也恢复了原本的样貌。

    “是啊,更何况我的敌人不止徐家一个,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会容易一些,或许......”吴忧不禁感慨一句,随后轻轻摇了摇头。

    吴忧猛然想起进入迷雾森林前呆的那支狩猎小队,规模虽小,但也是一个势力,人多力量大,的确比个人实力胜出不少。

    建立个人势力的念头随即在吴忧心间生成,如果有一支供自己使用的力量,对抗徐家这些敌人或许会更简单些。

    但吴忧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自身的实力还不够强,即便建立个人势力也一定很弱,用处不大,而且没有实力很难做到绝对掌控。

    冷锋看了一眼摇头的吴忧,许是明白了吴忧的想法,他也渐渐陷入了思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