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wwroot\321biquge.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321biquge.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篇 第四十九章 死寂的世界_流云问道_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三篇 第四十九章 死寂的世界

第三篇 第四十九章 死寂的世界

 热门推荐:
    “我命休矣!”

    “要完!”

    “啊~~~!”

    在飞剑和人极速向下掉落的时候,胡天鹰、吴忧、熊丽质三人心中闪过一个近乎绝望的念头,速度暴跌,身体掉落,即使没有被妖兽的攻击杀死,也一定会成为妖兽口中的美味。

    但事实和想象的并不一样,世界在这一刻忽然安静了下来,“嗖嗖嗖”的剑雨声响、妖兽追击的狂暴吼声全部消失不见了,三人所面临的只是越来越近的地面。

    “砰!”“砰!”“砰!”

    在胡天鹰和吴忧脚下飞剑落地的那一瞬间,胡天鹰的身体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地面生生被胡天鹰砸出了一个浅坑。

    “蹬!蹬!蹬!”

    吴忧看到胡天鹰的惨状心中有了防备,瞬间就做出了应对,在脚尖点地腿弯微曲的时候,吴忧快速向前迈了几步,每一步迈出,身体都会往下蹲一些,直至完全蹲在地上,两手撑住地面,吴忧才停了下来。

    胡天鹰一撞之下,鼻子塌陷出血,嘴角也被地上的石头擦破了,十分的狼狈,但是胡天鹰仍然不敢停顿,在身体停住的那一瞬间,胡天鹰双手拍地,飞身跃起,迅速捡起了在地上砸出深坑的长剑,横放胸前,做好了防御的态势。

    吴忧在完美落地后,也同样迅速站起,快速转身,将灵气外放禁锢住背上的熊丽质和天齐宝宝,在吴忧的神识控制之下,几步外的琅琊重剑也瞬间回到了吴忧的手中,也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说来也怪,当吴忧他们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变重的身体和长剑就全部恢复正常了,在吴忧和胡天鹰习惯性作出防御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受到影响,否则在重量叠加无数倍的情况下,他们二人是不可能站得起来、拿得起剑的。

    可是,当胡天鹰和吴忧回头作好防御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并不是铺天盖地的妖兽,而是白茫茫的一片,身后的高山、大树和妖兽完全隐匿在雾气一样的东西之中了。

    白茫茫的一片给胡天鹰、吴忧、熊丽质三人蒙上了一层阴影,也让他们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三人快速回过头来向里面儿看去,这才发现眼前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

    在从飞剑上掉落之前,胡天鹰和吴忧看到的场景是高山林立,大树繁茂,一片鸟语花香的景象,处处充满了勃勃生机,因为没有异样,所以胡天鹰和吴忧才会驾驭着飞剑冲了进来。

    可是现在,那种充满生机的景象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荒芜,视野之内完全被土黄色充斥着,没有任何绿意,犹如冬日的萧索,让人打心底就能感觉到这里的荒凉。

    无论是山上还是山脚下,都有大树林立,但已经死去很久了,只剩下干枯的枝干和满地的枯叶,山谷中有一条早已干瘪的河流,干裂的缝隙像蜘蛛网一样向四周延伸开来。

    更可怕的是,视野之内的地面上出现了许多枯骨,零零散散分布着,有的已经碎了,有的还完好无损,有的还没有完全化成枯骨,有人的,也有野兽妖兽的,这里仿佛是一片人间地狱,恐怖无比。

    在这个时候,吴忧他们才注意到周围安静的有些过分,没有飞鸟拍打翅膀,没有昆虫鸣叫,就连微风吹拂的声响都没有,抛开闯进来的三人一妖兽,这里就是一个静止的世界。

    看着眼前的场景,吴忧脸色突变,体内的三百六十一个灵气气旋竟然传出了强烈的饥饿感,自主运转的枯草决竟然没能从环境中吸收到灵气。

    很快胡天鹰也发现了这个让人绝望的情况,竟然没有灵气!一丝都没有!怎么可能?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地方?

    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二人的认知,没有到过这里,谁又能想到一道界线竟然隔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脚迈出,从天堂直接走到了地狱。

    “这里就是深山?”

    吴忧、熊丽质、胡天鹰三人心中同时闪出了这个不愿意接受的结果,闯进深山的人很多,活着走出去的又有多少?

    胡天鹰年少多才,前途光明,怎么会甘心被困在这里,只见他右手持剑,迅速朝着白茫茫的雾气飞奔而去,想要从这里退出去。

    可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胡天鹰的身体刚刚嵌入白茫茫的雾气就寸步难进了,即使胡天鹰再次加速,这个距离依然没有被缩短,就好像胡天鹰在原地奔跑一样。

    吴忧看到这个神奇的情况熟悉万分,想要靠近却万万不能,这不正是求取功法时遇到的场景吗?眼前的深山和方寸山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吴忧快速把眼前的场景和方寸山的场景对比了一下,方寸山上树木青翠,花草芬芳,只是没有人烟,有些破败而已,但是这里真的是一个死地,没有一丝灵气,没有一点儿生机,长时间陷落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二者之间有不小的差异,但也有相同的白色雾气,难道封印深山那颗人头的人是从方寸山下来的?破败的方寸山和同样神秘的深山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想到这里,吴忧就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这么多干嘛,这些秘密肯定不是一般人应该知道的,当下活着走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只是走出去的路在哪儿呢?

    在吴忧考虑怎么才能走出去的时候,胡天鹰也发现了情况似乎有些反常,奔跑了那么久怎么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这里距离进来的地方很近,以自己的速度早就应该走出去了啊?

    胡天鹰心有困惑,然后就停下脚步,后退了一步,只是没想到,先前跑了那么久,仅仅一步就完全退了出来。

    胡天鹰看着眼前白茫茫一片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心有愤恨的拿着长剑向白茫茫的雾气凌空一跃,只见,胡天鹰的身影仅仅飞起了两丈高,便以一个更快的速度下来了,胡天鹰吃过一次亏,这次多有防备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看到这个情况,吴忧心中一凛,难怪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往下掉,原来这里对飞行的人有压制,通过两次往下掉的速度看,飞得越高,压制就越强。

    那会不会对修为也有影响?想到这里,吴忧随即运转起枯草决来,发现体内灵气运行正常后才放下心来,自己的修为没受影响就好,有实力才会有更大的机会,只是怎么才能出去呢?

    宝宝的爷爷说这里是封印之地,宝宝也说过里面有一颗活着的人头,这里恶劣的环境应该就是针对那颗人头的。

    青枫山脉已经存在无数年了,也就是说无数年来,那颗人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都未死去,只能靠封印来压制,那他的境界应该就是小胖的道士师傅所说的长生不死。

    能把长生不死的人砍头封印,那这个施加封印的人必定更加强大,比长生不死还要强大,这个人会是什么境界?他施加的封印自己有可能走出去吗?

    天齐宝宝的爷爷说他们有族人来过深山,而且成功的活着出来了,只是没能横穿深山而已,也就是说这里必然存在出口,可是出口在哪儿?

    吴忧的心有些乱了,有震惊,有担忧,也有疑问,眉头紧锁,回忆着和深山相关的一切信息,想要从中找出逃脱的线索,可惜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在吴忧思索的时候,胡天鹰心灰意冷的接受了身陷深山的事实,转过身来,挥动着长剑冲向了吴忧,在胡天鹰看来,即使逃脱不出去,先做掉吴忧这个废柴也是好的。

    “小心!”

    “哥哥!”

    吴忧背上的熊丽质看到胡天鹰的举动,着急的喊了出来,肩上趴着的天齐宝宝也满是紧张的提醒吴忧。

    听到提醒的吴忧迅速向后撤身躲避,手中的琅琊重剑也迎着胡天鹰挥了出去,元素之力覆盖着剑身,五道劲气也在琅琊重剑内引而不发。

    “铛!”

    “蹬!蹬!”

    “蹬!蹬!蹬!蹬!蹬!”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打破了寂静的环境,被动防御的吴忧背着熊丽质迅速向后退了两步,而主动偷袭的胡天鹰却后退了五步,嘴角也溢出了一缕鲜血,显然胡天鹰在吴忧特殊的劲道下吃了些小亏。

    不过胡天鹰也是一个果断的人,偷袭之下,不仅没有奏效反而把自己给弄伤了,这让他清晰的认识到了吴忧的强大,吴忧已经不是学员口中所说的那个废柴了。

    所以胡天鹰没有丝毫犹豫,拿着长剑迅速向左侧深处逃去了,吴忧看到胡天鹰向深山逃走,并没有火速追击,而是静静地看着胡天鹰的身影越行越远。

    这里是一个恐怖的地方,处处都有可能出现危险,盲目的出击只会让人陷入更大的困境,这个时候,即使吴忧非常希望除掉胡天鹰,即使已经占了上风,但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吴忧忍住了追击的冲动。

    吴忧看到胡天鹰的身影消失后,背着熊丽质,肩上趴着天齐宝宝,转身向右侧深处走去了,一路走过,要多小心就有多小心。

    ******

    看着吴忧他们进入深山身影消失不见,追击吴忧的妖兽并没有散去,依然蹲守在那里,想确认吴忧他们是否真的出不来了。

    在这些妖兽和那道看不见的界线之间,有一个白色身影站在那里,可是追击吴忧的那些妖兽仿佛看不到白色身影一样,仍然紧紧盯着吴忧他们消失的地方。

    白色身影和蹲守的妖兽不一样,他能够透过那道界线看到吴忧胡天鹰他们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了胡天鹰偷袭之后慌乱的向左逃离,也看到了吴忧他们向右转身离开。

    当白色身影看到吴忧他们向右走的时候,他的嘴张了又张,但并没有声音传出来,只是他的眉头立刻就紧锁了。

    吴忧他们渐行渐远,消失在转角,白色身影的目光再次转向了胡天鹰离开的方向,表情也愈发的凝重了。

    白色身影站在那里沉吟了片刻,迈步就要跨过那道界线,但他的脚刚迈出一只,就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中出现了一丝决绝,不见白色身影有什么动作,他就渐渐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