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三篇 第三十九章 可怕计划
    徐宏源听到吴忧的疑问,又看到吴忧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无比的凄惨的模样,心中的成就感暴涨,炫耀的念头也被勾了起来,这个时候徐宏源已经不着急动手杀吴忧了,反而耐心的说起了自己的计划。

    “哈哈哈,你知道吗?这就是我徐宏源的傲人之处,不仅有别人没有的胆气,而且也有极其缜密的心思,也只有这样的我才能做成眼前的大事。”徐宏源平缓了一下气息,一脸张狂的看着吴忧说道。

    “你是小家族出身,可以说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外面儿的世界有多大,熊家又算什么东西,在青枫城或许还不错,但是又能怎样呢?我徐家还瞧不上他,早在几年前我们就已经准备对熊家动手了。”

    吴忧听到徐宏源的话就更加疑惑了,青枫城已经是东来大陆上最大的城池了,在青枫城排上号的熊家竟然没有被徐宏源放在眼里,徐宏源的眼界到底有多高?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只是可惜,熊家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有不知名的高人相助,我们派出刺杀的死士一去不复还,若非有人看到他凭空消失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东来大陆上还有这样强大的漏网之鱼。”

    徐宏源仿佛没有看到吴忧的疑惑,继续说着憋在心中的话,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徐宏源把头微微上扬,看向吴忧的目光也缓缓上移,脸上狂傲的表情也发生了多样的变化,有向往之情,也有嫉妒之意,甚至还有一丝丝害怕。

    而吴忧听到徐宏源说的这句话,就知道徐宏源所说的刺杀就是几年前熊丽质姐弟遇刺一事,但看到徐宏源害怕的表情,吴忧也明白小胖子的师傅邋遢道士应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而且东来大陆上也一定藏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像深山处封印着一颗活着的人头一样神秘,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人能揭开这些秘密,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见证那一刻。

    “从那天起,熊家就出现了一个天才,就是被人们一直称赞的天生丽质熊丽质,她掩盖了年青一代所有人的光芒,你觉得这是偶然吗?哈哈,怎么可能?仅凭熊家又怎么可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人来?”

    徐宏源讲到这里,仿佛又想到了这几年活在熊丽质阴影下苦不堪言的生活,嫉妒之意更重了,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歇斯底里,借此发泄心中的怒火,随后还是缓缓地道出了实情。

    “更何况熊丽质修习的功法并不是熊家的功法,而是一种从未在东来大陆上出现的高级功法,熊家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

    “这也是几年来,为什么有人知道熊丽质有好的功法而无人敢动熊家的根本原因,所有大家族都害怕动了熊家而得罪了熊家背后的那个高人,害怕遭到高人的报复。”

    “熊丽质得到了高人的功法传承,熊家甚至还有高人坐镇,假以时日熊家必然会崛起,这是我们徐家所不能容忍的,可是我们家族却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我发现让我们恐慌的一切根源都在熊丽质身上,高人传熊丽质功法,应该已经收熊丽质为徒了,坐镇熊家也是因为熊丽质的缘故。”

    “所以,只要拿下了熊丽质,所有的危机都会化于无形,而且如果我能收了熊丽质,让她对我死心塌地,我们徐家的实力也会暴涨,甚至可以成为最强的家族,到那时候,青枫学院在我徐家眼中也不过如此。”

    “富贵险中求,别人不敢动她熊丽质,我徐宏源敢,即使熊丽质有超强的身手又如何,即使熊家有高人坐镇又如何,只要计划严密,做到万无一失,清除一切知情的人,就不会有人查出来,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

    徐宏源展现出了强大的自信,计划已经成功实施了,徐宏源的胆大心细也得到了验证,这也是徐宏源炫耀的重点,如果没有人分享自己的成功,徐宏源会感觉少了很多快感,讲述出来心中反而更加舒爽了。

    听到徐宏源的话,躲在山洞外偷听的杨风浑身拔凉,看来徐宏源可能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让自己走只为了安自己的心,亏得自己为他肝脑涂地赴汤蹈火,没想到最后依然不能保全自己。

    直到这时候,杨风的表情才变得阴狠起来,心中也闪过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如果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大不了以后远离青枫城,一生逃亡罢了。

    “你的计划...计划是什么?竟然...竟然让你如此...如此的自信?参与...参与战斗的人可不少,难道你把他们...他们都给杀了?”吴忧不熟悉徐宏源的计划,对徐宏源的这份自信表现出了怀疑。

    “哈哈哈,怎么可能,杀完了就不会有人证明我的清白了,这个计划可是经过我精心设计的,为了这个计划,我把家族辛苦建立的凌风小队都搭上了,要知道凌风小队可是我徐家暗中的势力,为了计划能成,我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徐宏源虽然对计划的成功感到高兴,但是想到花费多年才建立起来的凌风小队就这样被自己毁掉,徐宏源心中还是有些惋惜的,可是徐宏源也知道这些是必须舍弃的,否则一旦计划被泄露出去,后患无穷。

    吴忧静静地听着,悄悄地梳理体内断裂的经脉,并没有理会徐宏源的惋惜,毕竟徐宏源的脸上没有悲伤之意,这支狩猎小队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力量而已。

    “前年的时候,我就让凌风小队的实际操控人杨风在这里种植了迷情花,并挖了我们所处的这个山洞,为了保密,这些事情都是他亲力亲为,除了我和他以外没有人知道,即使是我的父亲也不知道这个计划,这只是事前准备之一。”

    “你也知道我的目标是熊丽质,如果对她不了解,计划就会出现很多变故,所以我收买了熊丽质身边的一个姐妹李颖,承诺助她成为三元境强者,给她一切需要的资源,所以她定期告诉我熊丽质的动态,让我对熊丽质有更深的了解,这是事前准备之二。”

    “有了这些准备才有了现在的计划,熊丽质进入青枫山脉后,她的所有动态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早上的时候,李颖先是给熊丽质喝下了加入迷情花汁液的水,然后凌风小队的人才出手袭击熊丽质她们。”

    “人元境的杨风率先出手杀死李颖,然后强势打压熊丽质她们,让她们危在旦夕,在凌风小队有压倒性优势的时候,我再带人出现救助她们,让所有学员知道我徐宏源的大义,我徐宏源和杨风他们不是一伙的,刨除我自己的嫌疑。”

    “在我带人加入战斗的时候,杨风就会带人分开撤退,熊丽质的姐妹也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高傲的熊丽质自是不甘心,必定会追击杀人的杨风,在杨风的刻意指引下,熊丽质自然会追到这里。”

    “迷情花正在开放,香味四溢,熊丽质已经喝了迷情花的汁液,到了这里又闻到了迷情花的花香,花香和汁液相混,就会产生极大的迷幻感,别说只是人元境的熊丽质了,就算是东来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天元境强者也不会有半分反抗之力。”

    “要知道这迷情花可是我的先祖从深山中带出来的,迷情花集毒性与药性于一身,施毒也不会引人注意,喝了汁液的人,一旦闻到花香就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昏迷不醒,没有半分知觉。”

    “而且功力对迷情花的毒性没有半分用处,甚至运功疗伤只会加快昏迷,中毒的人只有服下迷情花的花瓣才能从昏睡中醒来,曾经有一任青枫学院的院长就是这样被我徐家杀死的,用迷情花对付熊丽质自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美中不足的是,我没有预料到熊丽质会突破到人元境,也没有想到你这个废柴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并给我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好在杨风扛住了压力,我也成功的击败了你,计划才得以顺利进行。”

    “只要杀了你,再将熊丽质变成我的女奴,将生米做成熟饭,熊家即使不甘又能如何,他们什么线索都查不到,只能接受我从歹人手中救了熊丽质的事实。”徐宏源一脸得意的说道,原本受伤苍白的脸上也因为激动出现了一丝红润。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儿,还有一个人知道你的计划,那个人元境的杨风他还活着,只要有人活着,你的秘密就有可能会泄露,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吴忧听到徐宏源精心密谋的完整计划,表面上有些嘲笑徐宏源的百密一疏,但心中却在感慨徐宏源的心机之深,如果不是自己撞见,徐宏源的计划一定会实现的,不仅占尽了便宜,而且占完便宜后别人还得把他当成恩人,这样的计划太可怕了。

    “杨风?哈哈哈,缜密如我,怎么可能会让他活着?他只是我徐家的一条狗而已,现在没有除掉他,只是因为他还有些用罢了,等到我腾出手来,一杯毒酒就能解决他,太简单了!”

    徐宏源听到吴忧的问题嘻哈一笑,徐宏源早就打定主意除掉杨风了,这么明显的纰漏怎么可能留下来,如果让熊丽质背后的高人知道了,他徐家就别想要安生了。

    山洞外的杨风听到徐宏源说的这句话,血气直往头上冲,立刻就站不住了,努力了那么久,在他徐宏源眼中自己竟然只是一条狗,堂堂人元境强者又怎么能够忍受灵者境这样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