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三篇 第三十八章 两败俱伤
    徐宏源一脸的狠辣之意,面对吴忧再次袭来的一击剑,徐宏源并没有选择继续狼狈躲避,而是勇敢的挥出了手中的灵器长剑。

    但这一剑并没有迎上吴忧的重剑,而是向吴忧的身体探去,因为徐宏源知道如果一直躲避下去,自身的处境根本不可能发生任何改观,还不如以伤换伤,险中求生。

    这可不是徐宏源头脑发热昏了头的结果,而是经过了缜密的分析才做出的最终决定,出身高贵的徐宏源有上品灵器护甲在身,可谓是武装到了脑袋,面对小家族出来的吴忧有太多的优势,即使以伤换伤也不至于吃太大的亏。

    这就是大家族子弟的底气所在,出生便拥有了令人羡慕的资源,灵器、灵丹妙药数之不尽,尤其是徐宏源这种家族的接班人,普通人努力追赶一辈子可能也看不到对方的背影。

    此时的徐宏源不知道吴忧已经击败了楚凌所带领的一半凌风小队的人马,也不知道吴忧已经抢到了自己咬牙才舍得配给楚凌的巨灵甲,那件护甲可是自己的亲弟弟徐宏远想要都没舍得给的东西。

    如果徐宏源知道了这些,就有可能不会做出这样以伤换伤的决定了,但是杨风丢了巨灵甲又怎么可能敢告诉徐宏源,杨风还希望找到吴忧,拿回这件灵器以求掩盖丢失的过错呢。

    不过徐宏源突然地出手还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一直压着徐宏源打的吴忧根本没有想到惜命的徐宏源会采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

    面对徐宏源凌厉的长剑,刺出的琅琊重剑已经来不及收回抵挡了,吴忧只能选择继续出击,身体则快速转动,尽可能的躲避徐宏源的进攻。

    可惜,吴忧和徐宏源的距离很近,二人出剑的速度都很快,吴忧的身体尽管已经做出了反应,但是仍然没有躲过徐宏源的一击,徐宏源的灵器长剑直接侧砍在了吴忧的左侧肋骨上。

    “咔”的一声脆响,吴忧的嘴角就溢出了鲜血,被击中的地方衣服破碎不堪,露出了附在身体表面的巨灵甲,而被上品灵器长剑击中的巨灵甲表面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凹陷,吴忧的肋骨也被震断了几根。

    而打算以伤换伤的徐宏源根本没有躲避吴忧的进攻,吴忧刺来的长剑直接点在了徐宏源的胸前,徐宏源胸前的衣服同样被震裂,黝黑的上品灵器护甲上也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白点儿。

    但吴忧的攻击中毕竟还有五重劲道潜伏,重剑与徐宏源的灵器护甲接触的一瞬间,这股劲道就叠加进入了徐宏源的护甲中,即使经过护甲的削弱,剩下的力量依然很大,完全进入了徐宏源的体内。

    徐宏源受到传递过来的力量再次喷出了一口血剑,血剑直接吐在了吴忧的身上,徐宏源的气息再次变得错乱起来,身上的伤势也变得更重了,但是徐宏源并没有和吴忧一样骨头发生了断裂。

    这就是灵器品质不同,效果也不同的直接体现,攻击类灵器品质越高,招式的威力越大,防御类的灵器品质越高,防护能力也更强。

    徐宏源是用上品灵器长剑劈在了下品灵器的护甲上,而吴忧则是用琅琊重剑刺在上品灵器护甲上,伤害的效果自然有很大不同。

    但吴忧的攻击力中有五重劲道,而且琅琊重剑也比较重,这一击的伤害很足,吴忧受的伤并没有徐宏源的重。

    此时徐宏源脸上并没有一丝痛苦之色,看到吴忧嘴角的血迹,听到传来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徐宏源脸上的狠辣之意更盛了,好像刚刚吐血的人不是他一样,在他看来刚刚的一击中自己占尽了便宜。

    在承受了对方一击之下,吴忧的身体迅速后退了两三步,卸去巨灵甲上的余力,而徐宏源也在吴忧的重击之下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石壁前才停下来。

    徐宏源迅速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粒丹药塞进口中,脸上残忍的笑意也没有半分收敛,挑衅的看着嘴角还在溢血的吴忧,仿佛在说:老子有丹药在,耗也能把你小子耗死,识相的赶紧滚蛋。

    肋骨断裂的吴忧气息有些错乱,看到徐宏源的表情后并没有气愤,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猖狂的徐宏源,吴忧知道徐宏源就是想要看到自己生气害怕又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但吴忧又怎么会让他得逞呢?

    吴忧很清楚这次受伤是自己大意了,也有些过于着急击败徐宏源了,也没有想到徐宏源会采用这样的打法,但是既然现在知道了徐宏源的意图,接下来吴忧自会多加小心,不会再给徐宏源机会。

    吴忧催动枯草决将受伤部位疏通一遍后就再次提剑冲了过去,吴忧没有丹药作支撑,枯草决的恢复速度也不快,自是没有办法和拥有不知道多少丹药的徐宏源媲美,所以只能采取速战速决的打法。

    面对吴忧的进攻,徐宏源也同样冲了过去,其目的自然是以伤换伤,只要吴忧攻击不到重要部位,徐宏源都不会理会,但徐宏源并不奢望一下子就能拿下吴忧,只求慢慢地把吴忧耗死就行了。

    两个人抱着不一样的目的再次战到了一起,打得你来我往,人影交错,剑光漫天却毫无声息。

    吴忧压着徐宏源打的画面已经不存在了,面对吴忧的进攻,徐宏源不再后退躲避,但也不接吴忧的重剑,只顾往吴忧身上招呼,这让吴忧心头有了顾忌,气势上也弱了下来。

    吴忧还没有恢复过来,实力不强,虽然此时的剑法比徐宏源稍快了些,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尤其是吴忧面对徐宏源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这些优势几乎没有什么用处。

    吴忧击不中徐宏源的要害,唯一能伤到徐宏源的就只有重剑中的五重劲道,可是一旦五重劲道击中徐宏源,徐宏源的长剑也会击中吴忧,怎么打都是两伤的情况,这并不是吴忧想要的结果。

    吴忧各种小心,尽可能的和徐宏源纠缠,想要寻找机会给予徐宏源致命的一击,可惜并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徐宏源自知弱点在哪儿,已经将这些弱点很好的保护了起来,又怎么会让吴忧得手。

    吴忧感受着徐宏源渐渐高涨的气势,还有服下丹药后逐渐恢复的实力,吴忧的心中开始着急了,吴忧的神识一直在恢复,实力也随着提升,但是却快不过服下丹药的徐宏源。

    如果徐宏源占了上风,吴忧就更加不可能救出熊丽质了,所以吴忧也没有了选择,只能和徐宏源硬拼了,以伤换伤,尽可能不给徐宏源恢复的时间,一鼓作气战败徐宏源。

    战斗从现在开始才变得残忍起来,吴忧将手中的重剑劈在了徐宏源的肋骨上,徐宏源也把长剑点在了吴忧的胸前,二人再次吐血向后退去,然后毫不停歇,举起兵器再次向对方冲了过去。

    一次,两次,三次......

    在徐宏源看来,吴忧已经被自己逼得无路可退了,现在的以伤换伤只是临死前的反扑而已。

    吴忧的下品灵器护甲在徐宏源上品灵剑攻击下,几乎变成了一块儿废铁皮,一击一个凹槽,每一下都会让吴忧吐出血来。

    但徐宏源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伤人八百,自损一千,吴忧给徐宏源带来的伤害比吴忧自己受的伤还要重,只因徐宏源有大量的疗伤丹药补救,这才显出了些胜势。

    吴忧也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有些不太妙,但是吴忧并没有选择转身离去,熊丽质还在角落里昏睡着,吴忧又怎么可能放下不管,且不说战斗下去最终有没有机会脱困,但至少要拼尽全力试一下,不留遗憾。

    经过将近十几次的肉搏,吴忧和徐宏源二人身前的衣服已经没有半点儿完好的地方了,要么没剑斩破震裂了,要么被血液浸透了,战局好不悲壮。

    吴忧右手柱剑,再次晃晃悠悠的冲了上去,徐宏源也不甘示弱,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后,举起剑同样朝吴忧冲了过去。

    “噗!”

    “噗!”

    受到攻击的吴忧和徐宏源再次吐了口血,身影也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然后同时倒地不起,二人已经没有拿起长剑的力气了,整个山洞中剩下的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徐宏源短时间内吃了数颗丹药,倒在地上恢复了半刻钟后才坐起来了,然后看着不远处还躺在地上的吴忧狂笑不已,即使大笑牵动了体内的伤口,血液再次从口中流了出来也不停息。

    “哈哈哈......”

    “废柴终究是废柴,土鸡永远变不成金凤凰,癞蛤蟆也不可能吃得到天鹅肉,你想要击败本少爷救走熊丽质也只是痴人说梦,现在还不是落在了本少爷手里?哈哈哈......”徐宏源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尽情的嘲讽吴忧,癫狂尽显。

    “我...我一直...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会对熊丽质下手,你们徐家...和熊家并没有什么恩怨吧?而且...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动了熊丽质,以后熊家知道了,岂能...岂能放过你?”

    躺在地上的吴忧肋骨几乎尽断,连带着内脏也受了不轻的伤,好在体内灵气还比较充足,护住了要害,暂时没有生命大碍,但是由于身体伤势太重,短时间内已经站不起来了。

    吴忧喘着粗气看着坐起来的徐宏源,眼中并没有害怕之意,而是沉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说话间也有鲜血从嘴中溢出,模样好不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