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八章 废柴
    凌空而立的几位峰主看着走下台去的吴忧,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失望的表情,吴忧开始是多么惊艳的一个人,怎么测试着测试着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五等元素亲密度,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修行上走的更远?穷其一生能够达到灵者境,就已经是顶破天了。

    每一个从青枫学院毕业的学员最低也是灵者境,如果经过九年的学习之后,吴忧还不能达到灵者境,那可就会败坏吴忧所在峰峰主的名头了,所以,以吴忧的这种元素亲密度,已经被五大峰主当成了重点排斥对象,说什么也不能把吴忧带到自己所在的山峰学习。

    青枫学院院长卫尘在下方学员的说笑声中清醒了过来,自己活了八百余年了,像吴忧这样九大元素样样都能感应的人听都没有听说过,而且青枫学院收藏的古籍手札上也没有相关的记载,不过,青枫学院院长卫尘心中则认为存在就有道理,或许吴忧和上阳峰的那些人一样,能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吴忧不知道,仅仅通过这一次的元素亲密度测试,就让吴忧在五大峰峰主面前大大的失了分,不过,即使吴忧知道出现了这样的状况,他也不会在意的。

    吴忧认为自己只要还能够修行就好,管他什么亲密度低还是高呢,当初身体弱成那个样子都能够走到现在的地步,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即使这么低的元素亲密度和别人比起来很惨,但也不可能比不能修行的时候更惨了。

    吴忧还是很乐观的,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丝毫没有受到刚刚测试的影响,而冷锋看到吴忧乐观的状态也放下心来。

    冷锋是一等元素亲密度,而朋友吴忧却是最低等的五等,冷锋害怕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打击到吴忧,但是,当看到吴忧还是状态满满,冷锋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即使吴忧以后修行境界落后与人,但有自己在这里,总不可能让吴忧被人欺负了去。

    当第二种测试进行完毕之后,第三种血脉测试也开始了,这一次的血脉测试才是重中之重,因为在众人的眼中,血脉才决定着一个人潜力的大小和未来的成就。

    血脉测试没有什么标准,仅仅根据感应石中血光的强弱来判别,只需要被测人将体内的一滴血滴入血脉感应石即可,血脉感应石会根据血脉的强弱而散发出不同程度的血光,血光越盛则血脉越强。

    吴忧和冷锋他们清河城的六个学员再次的排到了队末,吴忧听着前方传来的一声声惊呼,心里也对自己的状况进行了分析,自己从小就体弱多病,本源亏损严重,想来体内的祖血也会很少,血脉之力一定很弱,但对自己来说,此行的目的就是加入青枫学院,现在自己已经是青枫学院的学员了,目的已经达成,血脉的强弱对于自己来说也没那么重要了。

    广场上一声又一声的惊呼并没有打断吴忧的思绪,修行本就是与人争,与地争,与天争,修行路也是一条由弱小走向强大的路,自己没有较好的元素亲密度,没有强大的血脉,也就是修行的起点比别人低了一些,会比别人多绕一些远路,所用的时间也会比别人多一些,这些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事儿,何况自己在修行上的进步也算得上是快的,自己有决心、有信心赶超同龄人。

    想通了这些,吴忧就不再关注这些个测试的结果了,现在吴忧的心中想得更多的则是以后怎么修行,青枫学院里灵气充足,刚好便于自己枯草决的修行,当体内灵气的存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己便可以对以前的猜想进行尝试,自己的修行法和别人不一样,那就需要自己慢慢地尝试。

    吴忧心中想着事儿,所以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冷锋后面,成了这一队的队末,当吴忧看到前方血光大盛的时候才真正的清醒了过来,原来是冷锋的血液引发的血脉感应石的血光,这种光芒的强度,超出了所有测试过的人。

    “这人是谁啊,血脉如此的强大。”

    “这般血光大盛,远超同龄人啊。”

    “血光映天,难道是传说中的返祖的迹象?”

    “好强啊,这个人一定能成为咱们这一届的领头人,进了学院之后,我一定要追随他。”

    “清河城那个偏僻的地方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天才,要不要这样?”

    ......

    广场上的城主和学员几乎都被这血光给吸引了,血红光芒实在是太盛了,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难,就连凌空而立的青枫学院院长卫尘和五大峰峰主也不淡定了。

    “这个冷锋,元素亲密度高,血脉又如此的强,前途不可限量啊,我赤金峰很可能要出现一位比拟青枫老祖的人物了!”赤金峰峰主李洪轩激动地说道。

    “如此浓郁的血光,闻所未闻啊,说不得他以后真的会像李峰主所言,能追赶上青枫老祖。”厚土峰峰主孔琪也是不住的感叹。

    一手创建青枫学院的青枫老祖是界主级高手,界主级的人物已经领悟完毕某种元素的六个基本法则,开始领悟法则所代表的奥秘,深度剖析元素力量,是能够在体内形成稳定小世界的恐怖存在,挥手间,移山填海,河流改道,真正的拥有了永恒寿命。

    自从青枫老祖离开东来大陆以来,东来大陆就再没有出现界主级高手,到现在已经无数年了,天资好的人有不少,成为天元境的人也有不少,但最终都在天元境上郁郁而终,想成为青枫老祖一般的人物太难了,毕竟这一步迈出就是永恒。

    “过早的说这些都没有用,修行路上可不仅仅是靠天赋的,有一些人天赋极佳,却最终泯然众人,也有一些人天资愚钝,但最终却有大成就,有了好的天赋,再加上勤修苦练才能步步领先于人,仅仅看血脉天赋是不能确定一个人的成就的。”青枫学院院长卫尘沉声说道。

    青枫学院院长卫尘何尝不期待着能有界主级高手出现啊,就连自己也渴望着有一天能够突破到界主级,自己成为天元境也有不少年了,到现在还在突破的路上苦苦挣扎,其中的难度大概也只有天元境的人才能明白吧。

    冷锋在众人瞩目中走了下来,走到吴忧身边儿拍了拍吴忧的肩膀,然后对吴忧笑了笑,吴忧知道冷锋是在给自己鼓励,给自己信心,吴忧也对冷锋笑了笑示意其安心。

    吴忧已经对自己的状况详细的分析过了,血脉检测有什么结果都已不重要了,元素亲密度低又如何,血脉稀薄又能如何,只要心对了,自己的修行路永远是光明的。

    在台上,吴忧咬破手指,将手指悬在了感应石的上方,然后饱满的一滴鲜血就滴在了血脉感应石上,只见,滴在感应石上的鲜血瞬间消失,然后就没了然后,血脉感应石像是没有吸收这一滴鲜血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到这里,吴忧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血脉差,但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差,差到根本不能引起感应石的任何变化。

    这个时候,吴忧面前的工作人员对吴忧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吩咐吴忧再第一滴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吴忧听到工作人员的话,把收回的手又伸了出去,对着血脉感应石又滴了几滴鲜血,可是血脉感应石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

    刚刚冷锋亮眼的表现已经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在吴忧上台的时候仍然有一些人的目光还盯着这个高台,这些人亲眼见证了吴忧测试的尴尬过程,哄哄的喧闹声就起来了。

    “我去,这也行?”

    “这么废,血脉感应石都没有反应?”

    “哈哈,他真是个极品啊,五品全能,再加上废脉,也没谁了啊,他叫什么名字,有机会找他切磋切磋,找找自信。”

    “好像叫吴忧吧,不过也无所谓了,以后他就是极品废物的代表了。”

    “真的是太极品了,新一届学员中排名倒数第一,妥妥的了。”

    ......

    看到吴忧测试的这些人,各种嘲讽声铺天盖地的就传了过来,吴忧听到后也丝毫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只是心中的决心更强了,没有血脉之力又如何,以后的我不见得会比你们差,我会用我的努力弥补回来,一定会让你们这些人刮目相看的。

    “不能引起血脉感应石的任何变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离火峰峰主叶梓彤看着吴忧有些同情的说道。

    “人都是靠血脉延续的,他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丝的祖血呢?”弱水峰峰主杨缚眉头紧皱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原本还是天赋极佳的人,怎么到现在就成了一个废柴了呢?”青木峰峰主左思妍也一脸惋惜的说道。

    ......

    几位峰主之间不断地进行神识交流,讨论着吴忧这一不正常的现象,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他们旁边的青枫学院院长卫尘的反应有些不正常。

    青枫学院院长卫尘眉头紧锁,心中不停的在思索着,没有半分祖脉的人真的存在吗?这个吴忧不仅没有半分祖脉之力,对九大元素也能全部引起感应,这祖脉和元素两者之间会不会存在一些联系呢?没有祖脉,他又是怎么做到在一个时辰之内把千牛决修成引发出紫色光芒这种程度的呢?

    ......

    万般不解,堆积在青枫学院院长卫尘的心头,五大峰主对吴忧失去了兴趣,可青枫学院院长卫尘对吴忧却愈发的上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