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问道 > 第二十章 晋级
    回城的路上没有什么人,吴忧也没有着急着赶路,而是慢悠悠的走着,全力运转修行功法枯草决,吴忧身边的空气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山间的灵气原本就十分的充足,此时,源源不断的灵气被吴忧吸收到体内,丹田内的灵气气旋也很快的就充盈起来,三百六十个穴窍内的气旋颜色也越来越深,很明显储存的灵气是越来越多了。

    天已经渐渐地黑了,月亮也悄悄的爬上了枝头,吴忧就这样边走便修行,虽然只修行了一个时辰,但是收获却是巨大的。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灵气,吴忧也欣喜异常,打定主意以后有时间就来这儿,即使不在山上打猎也可以在这儿修行,以这样吸收灵气的速度,相信用不了太久体内的灵气就会达到饱和。

    回到城里的吴忧看到四处寻找自己的下人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自己回家太晚已经让家人担心了。

    吴忧刚到家里便直奔父母的大院儿而去,当吴忧进去的时候,看到父亲正在一旁宽慰母亲,平时玩闹的弟弟也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显然吴瑞也感受到周围的氛围不对了。

    吴忧看到了父母赶紧的认错,然后向父母解释说自己今天刚认识了一个朋友,玩的太兴奋就忘了时间,之后便把冷锋父母都不在了,一个人在山上生活的情况向父母说了下。

    母亲本来就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听到冷锋的悲惨生活就把责备吴忧的事儿给忘了,反而嘱咐吴忧有时间了一定把他带到家里来,他一个人在山上太危险了,吴忧自是点头答应。

    告别父母后,回到自己小院儿的吴忧就立刻进入了修炼状态,继续运转枯草决吸收灵气,当然在家里吴忧是不敢全力运行枯草决这部修行法的,声势太大容易引人注意,直到午夜时分吴忧才停了下来,改修神识功法一念通。

    在吴忧看来神识功法是非常的神秘的,从吴忧修行以来,吴忧都在留意关于神识的信息,这么长时间下来,吴忧竟然一无所获。

    既然神识功法如此的神秘,吴忧对一念通就更加的重视了,这是吴忧每天晚上休息前必修的功法,因为有这么的努力,吴忧在神识方面的进步还是很大的,现在脑海中观想的第三幅雕像,上面的纹理已经弄清了一半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是最后一轮海选比试,此时,几万人经过层层筛选后还有六十个人,只有三十场比赛,所以这次仅仅在主擂台比试。

    吴忧到的时候,擂台前的选手也已经到了一半,吴忧也看到了站在人群后方的冷锋在向自己挥手示意,吴忧没有停顿便向着冷锋走去。

    没有等多久比试就开始了,比试进行的相当的激烈,剩下来的人的确不容小觑。

    第一轮比试的两个人实力差距不大,所以一直处在一个焦灼的状态,最终因一方灵气不足体力不支而败阵。

    一组又一组进行着比试,工作人员也一组又一组的喊着名字,终于,听到工作人员喊着流云冷锋上场的时候,吴忧一脸震惊,冷锋却是微微一笑。

    这也太巧了吧?吴忧只当是一句玩笑的话竟然变成了现实。

    吴忧和冷锋二人上台后按照规矩先是抱拳示意,等到工作人员说比赛开始后,冷锋立刻喊出了认输,吴忧不战而胜,晋级决赛。

    “还没打呢就认输?”

    “这样也行?”

    “胜利的那个人好幸运啊!”

    “不是吧?这么胆小还修行干什么?”

    “会不会有内幕?”

    ......

    此刻,台下的选手和观众一片哗然,刚上场就认输的也就只有这一份吧?

    一些人忍不住的想道,都已经走到最后关头了,没有开始动手就放弃,难道是有足够的自信能在复活赛中争到五个名额中的一个?还有这个获胜的小子也太侥幸了吧,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怎么没有让我碰到?......

    别管别人怎么想,吴忧是已经晋级决赛了,虽然这样的晋级方式不是吴忧想要的。

    此时吴忧的心里并没有晋级后的欣喜,而是充满了对冷锋复活赛是否能够顺利获得决赛资格的担忧,虽然冷锋有实力,但凡事都没有绝对,吴忧害怕冷锋就这样无缘决赛。

    冷锋倒是满不在乎,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可以说从来没有把这里的选手看在眼里,无论如何自己都可以取得决赛的资格。

    冷锋是奔着青枫学院去的,虽然对学院有些期待,但是也只是将青枫学院看成自己的踏脚石,冷锋的心里还有更大的图谋。

    两个人,一个对朋友无比的担忧,一个却是满不在乎,都没有了把比试看下去的心思,吴忧和冷锋俩人也就早早地离开了武场,向着冷锋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二人再次的进行速度比试,又是不分胜负的到了山脚下,回到了冷锋住处,将昨天打猎得到的山鸡用山泉清洗一下,美美的吃了一顿烧烤,之后二人也都有意修练,便各自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开始修行。

    对于吴忧来讲,不用打坐枯草决就能自行运转,由于吸收灵气的阵势太大,平时的时候吴忧都会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减慢枯草决运行的速度,从而保持和正常人吸收灵气差不多的速度。

    山里灵气充足,而且周围也没有别人,吴忧便没有了顾忌,全力运行枯草决,方圆几十米的灵气瞬间就被调动起来,源源不断的灵气被吸入到吴忧的灵气气旋之中。

    吴忧便一边儿在山林里练习步法,一边儿自住吸收灵气,两不耽误。

    在山林里练习步法不如平地上那么顺利,山上有坡度,在平地上施展的步法在这里就显得不那么好用了,甚至是很难使用,不过,吴忧却是一个爱挑战的人,幻雨步法在这儿不行那就想办法让它变行。

    吴忧就在这片山林里上上下下,反复练习,有时候借助石头凌空一跃,有时候借助树木灵活的转向,吴忧慢慢的学会了借助身边的环境来让自己的身法变得更加流畅,就这样,吴忧在山林里穿梭的身影,由慢到快,也越来越灵活。

    如果冷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掉一地下巴,吴忧的成长速度也太快了,从生涩到灵活,从一无所知到慢慢地学会借助周围的环境,只用了如此短暂的时间。

    当初自己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用了多久?一年还是两年?只是那时的冷锋不是吴忧这样刻意的练习,而是在长期的打猎中慢慢地摸索出来的。

    经过两个时辰的修行练习,吴忧的丹田以及三百六十个穴道内的灵气气旋浓郁了不少,灵气至少增加了两三成。

    这也难怪会这样,自从吴忧练成枯草决第二阶段开始,吴忧就几乎没有全力施展过,而是不断地控制着降低枯草决运转的速度,又哪有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吸收灵气的情况。

    天色渐晚,吴忧便和冷锋道别回家,约好明天去看冷锋的复活赛比试。

    神识功法一念通还真是神奇,练习一念通而枯竭的神念,经过几个时辰的休息已然恢复到巅峰,吴忧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神念的增长。

    仅仅几年时间,自己的神念从能够覆盖到周围一丈,到覆盖到三丈,再到现在的覆盖周身五丈,这样的成长速度已经十分的恐怖了。

    醒来后的吴忧练习完剑法,吃完早饭便出门而去,冷锋参加的复活赛也快要开始了。

    台下的吴忧看着在台上比试的冷锋,阵阵揪心,比自己比试还要紧张,还好,冷锋实力够强,几招过后就已经取得了胜利。

    看到冷锋已经取胜,吴忧悬着的心也慢慢的着地了,还有两场,希望每一场都能像这样取胜。

    走出清河城武场的吴忧和冷锋在城里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何况大比还没结束,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二人便再次前往冷锋的住处,打猎,修行,能够明显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提升,这种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第二天也是在冷锋轻松获胜后二人一同赶往山上修行,这一天结束的时候,吴忧的步法也已经能够在山林里如履平地,轻轻松松的追上野兔。

    第三天才是很重要的一天,冷锋复活赛最后一场,争夺五个名额中的一个,吴忧也早早从家里出来,提前很长时间来到了清河城武场。

    这一次比试,冷锋的对手是一个瘦弱的男孩儿,一只手拿着一只大铁锤,铁锤足有一百多斤,就这样也轻轻松松的舞起来,耍的密不透风,尤其是对阵冷锋这种拿着小匕首的对手,可谓是占尽了便宜。

    在台下的吴忧都能感受到瘦弱男孩的强悍,台上的冷锋面对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此刻的冷锋面对这个对手并没有慌乱,冷静的应对是多少次山中狩猎真刀真枪拼出来的经验,冷锋依靠自己灵活的步伐在台上来回周转,消耗瘦弱男孩儿的体力,伺机等待机会。

    好几次硕大的铁锤从冷锋面前划过,冷锋险之又险的躲过去,就连台下的吴忧也看的心惊肉跳的。

    “拿铁锤的男孩好强啊!”

    “把匕首的身法好灵活哦!”

    “我什么时候能有他们的实力啊!”

    “哇塞,这样都能躲过去?”

    “真不敢相信,这么瘦弱居然能够挥的动这么重的铁锤。”

    ......

    台下的观众看着冷锋和铁锤男孩的比试,你一言我一语,也被他们二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惊到了。

    大铁锤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兵器,一力降十会,但就是太消耗体力灵力,没有多久小男孩儿拿着大铁锤进攻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快看,拿铁锤的男孩儿慢下来了。”

    “不是吧?我刚买了他赢,哎呦,我的五钱银子啊。”

    “再加把劲儿啊。”

    ......

    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说,铁锤男孩的速度还是降了下来。

    内行的人都知道,拿着这种沉重兵器的人一般就是靠一鼓作气拿下对手,如果拿不下,在使用者体力下降的时候就会出现满满的破绽。

    既然小男孩儿的大铁锤抡完了,那就是他下场的时候了,冷锋很快就抓住了一个破绽,在一只大铁锤刚刚经过,另外一只来不及回援的地方,冷锋迅速的把匕首递了过去,战斗终于以冷锋的胜利而结束。

    看到冷风取得了胜利,获得了海选三十五个名额中的一个,吴忧心里也暗暗的松了口气,没有因为冷锋让自己一局而失去决赛的资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