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用毒高手在现代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金针通脉
    9430第二百四十四章金针通脉,口沾泳是他当年尖苗疆的时候认识了个三苗当族的弟荆穴他说的。那个盅族弟子只会这四种手法,不过据他所说,后面还有两种更厉害的手法,只有真正的盅术高手才会施展。

    “恩,说的不错!”一提到盅术。温灵儿顿时来了兴致,她一边点头一边补充道;“体触法,就是通过身体的接触来放盅,饮食法,就是把盅放入饮食之中,食用的人就会中盅。这是最常用也是最低级的两种手法,现在的很多小盅族们甚至只会用这两种方法。”

    温灵儿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而隔物法和飞弹法就是比较高超的下盅方法了:隔物法,就是把盅放在某个物品上,对方沾到这个物品就会中盅;飞弹法,就是用手指把盅弹到对方身上,也就是隔空放盅。只有学会这两种下盅手法,才有资格称之为盅术高手,不过也只是普通的高手

    “除了这四种普通手法之外,还有两种更厉害的超级下盅手法,只有那些顶尖的大盅师们才会施展,那就是役盅法和驭盅法!”温灵儿说到这里,脸上自然而然的出现一种自豪的表情,显然这六种手法她全部都会施展,只听她继续解释道:“役盅法可以把盅放在活物上,再让活物去接触到敌人;而驻盅法甚至可以直接控制盅母远程去攻击敌人,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利用盅母远程攻击敌人?”听见这种匪夷所思的攻击手段,就连唐傲都有些头皮发麻,试想一下,如果突然被一种智慧丝毫不低于人类的超级毒虫攻击,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这盅术果然不愧是传承上千年的上古奇术,确有很多独到的地方,比起自己的唐门毒术也毫不逊色。

    “当然,这六种下盅手法只是施展盅术时一些比较高明的攻击方式而已,并不是决定性的力量,最终还是要看盅母的强弱!”温灵儿继续解释道:“如果两个炼盅之人盅母实力的差距太大,那么无论下盅手法有多么高明,也一样无法取胜的。

    比如你的盅母连对方的盅宝宝都打不过,就算你放盅的手法再精妙。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我们炼盅之人最重要的还是要修炼盅母!”

    唐傲点点头,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就如同是武功招式和内力修为的关系一样,你的招式再精奇,内力和对方相差太远,打在对方身上就如同挠痒痒一样,又有什么用。

    就比如说盅王,刨旧有数不清的盅母,每一只都是同类中顶尖的存在,综合在一起简直堪称无敌。他就算站在那里不动,任由其他盅术高手攻击,谁又能伤到他?

    “好了,我的盅宝宝已经熟悉你身体的每一斤。地方了,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心灵联系了!”唐傲正在那里感慨,就听见温灵儿清脆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

    “恩,我应该怎么做?”唐傲连忙问道。

    “你什么都不用做,闭上眼睛,全身放松,用心去感受我的盅宝宝就行了!”温灵儿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自己的小手,轻轻按在了唐傲的胸口上,口中却在默念着什么咒语。

    “体触法!”看见温灵儿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唐傲立即知道她又要对自己下盅了,连忙收敛心神。闭上眼睛仔细感觉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和刚才一样,温灵儿的手掌刚才接触到自己的身体上,就有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动传入自己的身体中。不过这股能量波动和刚才却有些不一样,刚才那股能量一进入自己身体就四处乱窜,而这股能量却径直奔着自己的心脏而去。

    随着温灵儿口中的咒语越来越快。这股进入唐傲体内的能量也开始瞬间加速,就如同一柄利刃一样。猛的刺入唐傲原本没有丝毫缝隙的心脏。在他的心脏上打开一斤小缺口,然后立即钻了进去。

    这股能量网钻进去,这个缺口也立即消失不见,唐傲的心脏立刻恢复了原样,就如同什么判情都没有发生一拜然而唐傲却是心里一紧。身体微微一震,顿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唐傲就感觉有一根无形的纽带把自己的心和温灵儿的心连接在了一起。他能够清晰感觉到温灵儿此时的想法,甚至是她内心深处的一些记忆,虽然有些模糊,而且大多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却尖实在在是隐藏在温灵儿内心深处的事情。

    而且唐傲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更深入的挖掘出温灵儿心灵更深处的秘密,那里有着温灵儿更隐秘的记忆。不过唐傲显然不会这么做,他可不是一个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

    尤其更令唐傲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记忆暴露在温灵儿的面前,不过温灵儿显然也和自己一样,并没有深入挖掘。否则她一定能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想不到盅术竟然能够做到这种事情,令两斤。人的心灵相通,简直太神奇了!到众里。他的内心深处就响起了温灵儿的声音!”众队是单纯的盅术了,而是盅术结合读心术所达到的效果,而且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你赶快按照我教你的方法操纵盅宝宝去和解药融合。”

    由于可以心灵相通,两人根本不需要开口说话,直接在心里交流就可以了,所以交流速度极快,几乎其中一个人的脑海中刚刚冒出一句话,另一方立即就知道了。

    唐傲就在温灵儿的指点下,一点一点的去控制他体内的盅宝宝,然后吩咐它们进入自己手中的各种药材里,再用这些药材来配制五毒愧儡的解药。

    以前唐傲都是以旁观的角度看待这些盅宝宝,却从来没有深入接触过。此时真正的接触了一下,唐傲才发现,原来这些盅宝宝就像是宠物一样,你宠着它,对它好,它自然就会对你好,听你的话。

    旦它们愿意心甘情愿的听话。简直比任何宠物还要省心,因为它们可以清晰明了的体会你的意思。并且用最合理的方式去完成你交代的任务,简直就如同是自己的手臂一样好用。

    而且这些盅宝宝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就仿佛是一个个听话的士兵所组成的军队一样,而唐傲就是这支军队的统帅,正在指挥着自己的军队执行各种任务。

    虽然唐傲操纵自己毒力的时候也有一种统帅三军的感觉,但是和如今这种感觉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点。

    这是因为自己的毒力虽然更听话,执行命令更坚决,却少了一丝亲切感,就如同是指挥着一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去战斗一样。

    而不像现在这样,自己需要去和这些盅宝宝沟通,去说服它们,听取它们的意见,顾及它们的感受,心疼它们的伤亡。这种感觉才是真正带领军队打仗的感觉。唐傲不禁大呼过瘾,他甚至有了一种收服一只盅母然后修炼盅术的念头。

    在唐傲的控制下,这些盅宝宝很快就与唐傲亲手熬制出来的解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此时的唐傲甚至可以清晰无比的感觉到这副解药的

    性。

    唐傲以前虽然也能精确的判断出自己亲手配制出来药物的药性,但是那都是凭借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计算能力推断出来的。而此时却是依靠一种血脉相连心心相印的感觉体会而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看见唐傲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些顽皮的盅宝宝驯化的服服帖帖。旁边的温灵儿顿时目瞪口呆。她很清楚,就算是她自己亲自来指挥这些盅宝宝,恐怕也就只能达到这个程度。

    然而自己是操练了无数次,几乎形成本能反应一样,才达到这个效果的,而唐傲如今却是第一次尝试。竟然就能做到和自己一样的地步,他莫非是天生的盅术奇才?温灵儿实在很难想象,如果唐傲是从小开始炼盅,一直练到现在,他会达到什么境界?

    唐傲自然能够感觉到温灵儿此时的想法,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自己的角色中。

    第一碗新型解药熬制成功后。唐傲毫不迟疑,立即趁热喂陈梦瑶喝了下去。一场由唐傲亲自指挥的战争即将开始。

    其实这碗新型解药从药性上来说,和陈梦瑶第一次喝下去的解药没有任何的不同,单纯从战斗力上来说,甚至是一模一样的。它最大的变化就是这碗如同一支军队般的解药中,被指派了一批精明干练的军官。

    这些军官将会带领这些士兵打出各种各样的兵法谋略和战术变化。他们不再是一窝蜂的冲上去,然后各自为战,而是可以做到互相照应,避实击虚。

    当然,这些战术安排全部都出自于三军统帅唐傲的授意,这些由盅宝宝组成的基层军官们只是负责带领手下的士兵执行唐傲们战术安排。然而就是这一点点变化,却造成了整个战局天翻地覆的巨大改变。

    唐傲的大军很快进入陈梦瑶的胃部,然后迅速击溃叛军五毒愧儡残留在陈梦瑶胃部的守军,全面恢复陈梦瑶的消化功能,并且以此为大本营,迅速稳住了阵脚。

    原本正在围攻陈梦瑶肝脏的五毒愧儡主力大军得到解药部队赶来增援的消息,立即分出一大半军队前来迎击,显然是想趁增援部队立足未稳之际将其歼灭。

    然而他们一路攻过来,却没有像上次那样早早的就在半路遇到增援部队,而是一路势如破竹的攻到陈梦瑶胃部附近,才遇到一些零星的抵抗。

    叛军看见就这么一点增援部队。顿时狂喜,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就准备把这一点增援部队干掉。

    然而就在它们刘网追过来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忽然形势突变,一支奇兵如同天兵下凡一样,突然从它们的侧面冲了出来,瞬间就把它们的部队冲成了两截。

    日为众一次唐傲需要用金针在陈梦瑶的经脉中打出条盟止,以而在解毒时,迫使五毒傀儡的毒素从这条指定的道路上离开,这样就可以避免在五毒愧儡溃败的时候,陈梦瑶其他的器官会受到影响。

    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要用金针来打通一个普通人的经脉,其难度绝对比修建一条贯穿整个喜马拉雅山的铁路还要大。因为没有修炼过武功的人,他的经脉很多地方都是不通的,就如同一个斤。死胡同。要想把这些死胡同全部打通,并且扩建成一条可以行军的大道,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然而一旦成功,这个被打通经脉之人所获得的好处简直大得难以想象,说是洗经伐髓都丝毫不为过。他若是练武,修炼速度会比普通人快上一倍,就算不练武,他的身体也会比一般人强上很多,虽然不至于百病不生,但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这种针法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施展出来的,它对施针者要求极高,可以说,就算是唐傲当年的那个时代,能够施展出这套针法的人也绝对不会超过五个,而在当今时代,除了唐傲,更是没有任何一斤小针灸大师能够施展出这套针法。

    这套针法就是和“金针断脉,针法并称为“绝世双针。的另一套针法绝技小“金针通脉”

    金针通脉和金针断脉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金针断脉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用金针控制住被施针者经脉中所有的交汇点,不仅要准确。而且力度也要刚刚好,稍微有一点失误都不行。

    而金针通脉虽然在施针的数量上比金针断脉少很多。但是在难度上却更大。因为金针通脉需要施针者在瞬间就判断出被施针者经脉中所有堵塞的地方,然后准确的下针。力度也同样要刚刚好。

    仅仅是这样就已经够难了,毕竟在极短的时间内把金针准确的刺入经脉堵塞的地方,可比刺中经脉交汇的地方难度要大得多。因为经脉交汇的地方都是固定的,而经脉堵塞的地方则是因人而异的。

    然而金针通脉的最关键一占却不仅仅是这些,它还需要施针者在把金针连续不断的刺入经脉堵塞处的同时,还能准确判断出被施针者已经被疏通的经脉,然后立即把原先插在那里的金针取下来。

    这样一来,施针难度立即大大增加,这就等于施针者是同时在做两件事,下针,拔针。两件事还必须做到同样的精准,快速。

    如果说在唐傲生活的那个时代仅仅只有五个绝世针炎大师能够施针出金针断脉的针法,那么这五个人中,最多只有三个人能够施展出金针通脉的针法。由此可见这套针法难度之高。

    而温灵儿则有幸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亲眼目睹到如此匪夷所思针法的人,她所受到的震撼简直难以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直到唐傲施针的全过程都结束很长时间了,温灵儿才从巨大的震撼中惊醒过来。她的双目射出炙热的目光小脸更是兴奋通红。在心里不停的说:简直太酷了,这感觉甚至比自己第一次看见哥哥施展盅术时所带来的震撼还要强烈,这个唐傲的医术简直太神奇了。

    温灵儿的眼中全部都是崇拜的小星星,她甚至在想等以后唐傲有时间,自己一定要和他学习医术。

    唐傲看见温灵儿兴奋的样子;却觉得好笑,真是小女孩心性啊,他微笑着对温灵儿道:“丫头,准备工作做好了,我们能开始下盅了吗?”

    “呵呵,当然可以啦!”温灵儿嘻嘻一笑,从口袋要掏出一块巧克力,然后亲手录开,喂唐傲吃了下去。

    唐傲正觉得奇怪,她这个时候给自己吃什么巧克力,然而他刚想到这里,却忽然觉得随着巧克力在自己口中融化,一股非常奇怪的能量也瞬间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股能量的波动是如此的微弱,若不是唐傲吸收了七彩蜈蚣的力量,又被灵石仙乳大幅度提升了感官灵敏度,他根本感觉不到这股能量波动。

    唐傲立即反应过来,温灵儿已经给自己下盅了,一定是通过那块她亲手录出来的巧克力,想到这,唐傲立即停止自己毒力的自动反击,任凭这些盅毒在自己的身体里乱闯。

    果然,几乎在月一时刻,温灵儿呵气如兰的声音已经传进了唐傲的耳朵里:“好了,我的盅宝宝已经进入你身体了,你可千万不要误伤它们哦?否则我的盅母可是会找我麻烦的!”

    “呵呵,替我对你的盅母说一声。欢迎它的盅宝宝来我身体里旅游!”唐傲笑着回答了一句,又好奇的问道:“刚才这个下盅手法是不是就是饮食法?”

    “咦?你知道的蛮多嘛?”温灵儿顿时来了兴趣,继续问道:“你还知道什么下盅手法啊?”

    “我只知道四种,分利是体触法、饮食法、隔物法和飞弹法,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唐傲耸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