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用毒高手在现代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金针断脉
    然而令唐傲惊讶万分的是,温少阳服下自己配制的特效解蛊药“解金蚕”之后,却并没有出现自己预料中的解蛊反应。那碗特效药就如同是一颗掉入大海的石头一样,仅仅是激起一些浪花,就再也没有了反应。

    唐傲连忙抓起温少阳的手腕仔细查探起来,然而他一查之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温少阳的所有消化系统都已经被蛊毒给填满了,他喝下去的那碗“解金蚕”根本无法被他的身体所吸收。

    疗效再显著的药,不被身体吸收,又如何能发挥出药效?

    唐傲清晰的记得,刚才自己配制解蛊药的时候,这些蛊毒并不是这样分布的,否则自己根本无法试验出哪种解蛊药的效果最明显,也就是说,这些蛊毒是自从温少阳喝下那碗“解金蚕”之后,才开始这样分布的。

    唐傲很快又想到,这些蛊毒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它们已经知道温少阳喝下去的那碗“解金蚕”的厉害,而故意堵塞温少阳的消化系统,令药效无法发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这就证明一点,这些蛊毒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它们不仅有智慧,而且还非常的聪明。不仅知道什么对它们有威胁,而且还能想出办法来消除这些威胁。

    随即唐傲又想起当时蛊王对自己解释“蛊”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不禁暗暗苦笑,看来还有一点蛊王忘记告诉自己了,不仅蛊母是有智慧的,蛊母放出的这些蛊宝宝们也是有智慧的,而且它们的智慧绝对不比蛊母低。

    堵塞消化系统令药效无法发挥,我靠,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唐傲实在有些无语。他虽然是一个震古烁今的控毒高手,但是一直以来控制的也都是没有智慧的死毒,就算是他放出去的毒力也需要自己控制才能发挥威力,根本不可能自行攻击敌人。然而如今唐傲却遇到这些智慧极高的活毒,他一时间也没了脾气。

    其实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唐傲已经算是完成蛊王的要求了,毕竟蛊王当时给唐傲的要求就是控制住温少阳体内的蛊毒,使它们短时间内无法发作。

    如今唐傲虽然没有能够把这些蛊毒杀死,却也极大的限制了它们的活动自由,使它们全部龟缩在温少阳的消化系统之内,不敢再出来搞破坏。

    此时的温少阳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金蚕蛊毒得到了有效的压制,脸上的痛苦表情立即消失不见,反而换上一种惊喜的表情,他甚至已经能够站起来了。

    温少阳身上的变化自然被外面的这些人看个一清二楚,他们都是蛊术高手,自然一眼就看出温少阳体内的金蚕蛊毒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顿时都惊讶万分,怎么都想不明白唐傲是怎么做到的,难道那些有毒药材真的可以用来控制金蚕蛊毒?

    他们只是经过短暂的震惊,又立即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显然唐傲已经过关了,他已经有资格为小师妹治疗了,想起唐傲深不可测的医术,他们不知不觉对唐傲有了一些信心,说不定这个唐傲真的能够治好小师妹呢。

    温天仇和蛊王也很高兴,他们都很清楚能够用普通的药材就控制住金蚕蛊毒的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神医,再联想到唐傲以前给别人治病时的神奇手段,他们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有了一些激动。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这个唐傲都已经完成蛊王的要求了,怎么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仅没有丝毫要出来的样子?反而又从身上取出了一管银针,他想干什么?

    温少阳也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唐傲,不明白他都已经成功了还拿银针出来干什么。虽然唐傲曾经抢过温少阳的佛灯虫,但是自从唐傲控制住温少阳体内金蚕蛊毒的那一刻起,温少阳对唐傲就再也没有了敌意,毕竟只要唐傲能治好小师妹的病,就算唐傲再找自己讨要一百只佛灯虫,自己也绝对会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

    因此看见唐傲的奇怪举动,温少阳立即开口问道:“你不是已经成功了吗?你还要干吗?”

    “成功?”唐傲摇了摇头,缓缓道:“彻底把这个蛊解开才叫成功!”

    通过房顶的扩音器,唐傲的声音清楚无比的传进温家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玻璃房间里的温少阳和外面的温家弟子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什么?你(他)要解金蚕蛊毒?”

    在这些温家弟子看来,唐傲能控制住金蚕蛊毒的毒性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毕竟当今世界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至于彻底解开金蚕蛊,除了下蛊之人,根本没有其他任何人能做到这一点。

    就算是苗疆最强的存在——蛊王,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够解开其他人种下的金蚕蛊,而这个唐傲如今却打算挑战这个极限,这简直太胡闹了。他有这个时间不如立即开始为小师妹治疗了,干嘛非要浪费时间去做这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呢?

    他们又怎么会想到,对于唐傲来说,他前世没有能够解决这个金蚕蛊毒就已经够遗憾的了,这一世若是再解决不了,肯定会极大的影响到自己的自信心,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难题一样无法克服,那才是最致命的。

    更何况,他也需要用解这个金蚕蛊来增强温天仇父子的信心,能够控制住金蚕蛊和彻底解开金蚕蛊,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如果自己能做到这一点,那温天仇父子一定会更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这样自己接来下给他女儿治疗起来也一定会更加的顺利。

    温天仇父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当他们看见唐傲把手中银针扎在温少阳肩膀上时,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表情也有了一些紧张,眼神中却充满了期待。

    唐傲刚才被那些有智慧的蛊毒给吓住了,坐在地上冥思苦想了半天才一拍脑袋想起自己还有一项绝技没有施展出来,那就是针灸之术。因此立即取出银针扎在温少阳的巨骨穴上。

    巨骨穴,肩尖端上行,手阳明阳乔之会,主惊悸破心吐血,肩臂疼痛,蛊虫入体作祟,胸中郁逆吐不得。

    这个穴位是专门治疗蛊毒入体的,一旦用银针扎中这个穴位,身体里的蛊毒就会受到极大的冲击。虽然唐傲没有指望这一针就能把温少阳体内的蛊毒给消灭掉,但是在他看来,至少让这些蛊毒震动一下,换一换位置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这些蛊毒一换位置,温少阳的消化系统立即就能够吸收“解金蚕”的药性,这些蛊毒也就能被消灭掉了。

    然而唐傲却大大低估了这些蛊毒顽强的生命力和团结一心的不屈精神,面对唐傲通过刺穴释放出的这一波攻击,这些蛊毒紧紧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丝毫都没有躲闪移动,一旦有消化系统内的蛊毒遭到攻击被消灭,立即就有其他地方的蛊毒补充而来,依然死死的堵在温少阳的消化系统中,一副死守的样子。

    看见如此壮观的一幕,就连唐傲也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在心里暗赞一声:好汉子!

    看来自己不出绝招还真搞不定你们,只是要委屈这个温少阳了,想到这,唐傲微微一笑,对温少阳道:“你躺下来!把上衣脱掉!”

    “恩?”温少阳惊讶的看着唐傲,若不是唐傲只让自己脱上衣,并没有让自己脱裤子,温少阳甚至要怀疑唐傲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了。

    虽然很疑惑,温少阳却丝毫都没有犹豫,立即按照唐傲说的做了起来。

    唐傲则收起了自己的银针,反而取出了一管金针,然后蹲在了温少阳的身边,郑重的叮嘱道:“接下来你会很痛,不过你千万要忍住,一定不能动,如果我的针稍微扎偏一点,那你下半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了!当然,如果成功,那么就不需要蛊王为你解蛊了!”

    听见唐傲这一番严肃认真之极的叮嘱,无论是温少阳还是外面的其他温家弟子都不由自主的冒出一股寒意,看了唐傲之前的手段,他们丝毫都不会怀疑唐傲的话,不禁纷纷在心里暗想:老天!这个唐傲也太疯狂了吧,竟然拿温少阳做实验?成功他就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解掉蛊王亲手布下的金蚕蛊毒的人,如果失败,温少阳就会全身瘫痪!

    就连温天仇和蛊王也露出凝重的表情,显然也在内心深处权衡着利弊,到底有没有必要让温少阳冒险。最后还是强烈的好奇心占据了上风,他们实在很想看看唐傲究竟能不能解掉号称无药可解的金蚕蛊毒,当然,他们也抱有一丝侥幸,那就是唐傲绝对不会出错。

    温天仇和蛊王都没有出言制止,其他的温家弟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们全部都屏住呼气满脸紧张的看着唐傲,在心里暗暗祈祷:唐傲你可一定要成功啊!你解不开金蚕蛊毒是小事,你把少阳师兄给弄成残疾可就是大事了!

    温少阳听完唐傲的话,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点了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只要小师妹的病能治好,就算自己真的瘫掉也值了!

    其实唐傲的紧张丝毫都不亚于温少阳,毕竟这套针法他自从练成以来还从来没有真正施展过,主要是因为这套针法实在太过凶险,稍有不慎就会给被施针者带来极大的伤害,不到万不得已他是根本不会使用的。

    当然,这套针法的疗效也是极其显著的,若是唐傲不会这套针法,那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来解决温少阳体内的金蚕蛊毒。

    唐傲微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然后轻轻抽出一根金针,看准穴位,出手如电,已经扎在温少阳手太阴肺经的中府穴上,温少阳还没有来及感觉到疼痛,唐傲已经毫不停留,又再次抽出一根金针扎在他的云门穴上,然后手法越来越快,按照经脉穴位的顺序依次在温少阳的穴位路线上扎了下去。

    扎完手太阴肺经,紧接着是手阳明大肠经,然后是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手少阴心经……一共是十二经脉。

    唐傲并不是把这些经脉上的所有穴位都用金针扎了一遍,而是只扎这些经脉交汇的穴位,这样一来,温少阳体内的所有主要经脉就全部都在唐傲的控制之下了。

    随着唐傲的出针速度越来越快,温少阳身上很快就扎满了金针,除了一开始有一些疼痛之外,此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不仅如此,他甚至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人体内的经脉一般可分为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和西藏密宗功法家所描述的中脉三种。而最基础也是最主要的就是这十二经脉,指的是胆经,肝经,肺经,大肠经,胃经,脾经,心经,小肠经,膀胱经,肾经,心包经,三焦经。

    这十二条经脉连接了人体内,心肺肝脾肾,大肠,小肠,胃,胆,膀胱,三焦等五脏六腑之正气,并使这些正气按十二时辰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周天运转。

    这十二经脉,在每一个正常的人体内都是连通的,就如同是一条条道路一样,而这些经脉的交汇处则就等于是这些道路交汇的路口,唐傲这样用金针一扎,就等于把这些路口全部都控制住了。

    这个时候温少阳体内所有的血气运行全部都要唐傲同意才可以继续下去,否则温少阳的身体根本别想有任何一个器官能继续工作。

    如果有懂行的针灸大师能够看见此时唐傲施展的这套针法,一定会目瞪口呆,因为这套针法就是早已经失传多年的绝世针法——金针断脉!

    所谓金针断脉,就是利用金针来截断人体的经脉,从而彻底控制这个身体按照施针者的意愿运行。

    这种针法对施针者要求极高,施针的分寸必须拿捏得当,若是插得太深,则会真的插断这一处的经脉,被施针者不死也是瘫痪;若是插得太浅,又不会发生效力。

    然而一旦施针成功,这金针断脉的威力也是非常惊人的。随着唐傲的最后一根金针扎进温少阳的体内,一直在温少阳体内为所欲为的金蚕蛊毒们忽然惊恐的发现,它们再也不能自由移动了,它们被分割在一段段由经脉构成的公路上,而这些公路的路口却全部都被堵死了,无论它们如何努力也只能在这一段公路上移动,怎么都到不了另外一段公路。

    更令它们绝望的是,原本已经被它们控制的消化系统现在竟然如同长了大脑一样,主动对它们发起攻击,不断的挤压它们,想把它们挤出去。

    这些蛊毒自然知道一旦它们被挤出消化系统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拼了命的和消化系统斗争,宁死都不愿出去。

    然而不管它们如何拼命,仍然不断的有一些零散的蛊毒被挤出去,甚至被消灭掉。它们却没有办法从其他地方调来援兵,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消化系统重新开始工作。

    很快,“解金蚕”的药效就逐渐被温少阳的身体所吸收,这样一来就更加速了这些金蚕蛊毒的灭亡,等到“解金蚕”的药效完全发挥的时候,温少阳体内的金蚕蛊毒也已经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自己终于成功了!唐傲长出一口气,露出满意的微笑。他迅速把温少阳身上的金针全部取出来收好,然后淡淡道:“派人把他抬回去好好休息!”

    唐傲的话音还没落下,蛊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把玻璃门打开了,玻璃门刚一打开,蛊王就脸色一变,显然是他的蛊母感受到了自己蛊宝宝被消灭了,正在对蛊王进行反噬。不过蛊王毕竟是苗疆第一人,这种程度的蛊母反噬还影响不到他,他几乎瞬间就把蛊母压制下来,然后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唐傲,震惊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只要用心去做,凡事皆有可能!”唐傲一边走出来一边微笑着对蛊王道。

    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温家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唐傲竟然真的把金蚕蛊毒给解开了,老天,他究竟是不是人?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傲,就仿佛是在看一个外星人。此时若不是他们亲眼所见,无论是谁告诉他们,他们也根本不会相信的,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啪啪啪……”温天仇第一个鼓起掌来,紧接着就是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温家的所有人都被唐傲的绝世医术所折服,他们毫不吝啬的把掌声送给唐傲。

    苗疆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尊敬,更何况如今的唐傲不仅是一个强者,也是所有温家人的希望,看见唐傲堪称通神的医术,温家的所有人都坚信,他一定能把小师妹的病治好。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