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纨绔天才 > 第241章 蜕变的欧阳风
    [正文]

    ------------

    “你就是肖天成?那个什么上海第一公子,也是欧阳兰兰喜欢的男人。”欧阳痕打量了几眼肖天成,心中有些不舒服,拿自己和对方一比较,居然发现自己没有一点比得上人家,随即语气不善的问道。

    “不错,我就是兰兰喜欢的肖天成。看来你就是欧阳痕,被人称为苏州第一无赖,也是兰兰最讨厌的人。其实我为你感到很不值,一个不学无术,自以为有些身手,目空一切的人,还长的斜眼,歪嘴,罗圈腿,一肚子坏水,小肚鸡肠,满脑袋jīng虫,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货sè,兰兰不应该讨厌你,直接无视就可以,就当是路边的一粒屎壳郎,不屑一顾。”

    肖天成一脸的不屑,随意的看了眼欧阳痕,便是一顿不带脏字的侮辱xìng词语,话毕后,也不理会欧阳痕气的暴跳如雷的样子,转身看着欧阳风笑问道:“小风,姐夫说的还算让你满意否?”

    “哈哈——姐夫,中听!只是你还落下一些,这小子贼眉鼠眼,满肚子男盗女娼,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床下小霸王,床上一分钟,三岁死了爹,五岁没了娘,十三岁偷看姐姐洗澡,被捏坏了蛋蛋,以至于现在就是个无能,加无耻加不要脸的野种。”

    欧阳风比肖天成还要恶毒,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损人的话语,也可看出他平时没少让欧阳痕欺负,如今有了做主的姐夫,立刻双手叉腰,趾高气扬的对着欧阳痕大骂起来。

    “你——你们。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欧阳痕气的七窍生烟,浑身颤抖,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虽然是欧阳家族的旁支,但是他们这一脉平时比正宗还要强横,要不是正宗里有几个实力强横的高手镇压着他们,欧阳痕早就翻了天。

    “姐夫,这家伙能耐不大,脾气倒不小,看来是欠管教,既然他这么想让长辈们教育一番,那好办。勇哥,你去让他闭嘴,他的声音比猫叫chūn还要难听。”欧阳风神情嚣张的不得了,指手画脚的俨然就是老大的派头,回头看了眼李勇,吩咐道。

    前段时间在上海,这小子可是没事就和天龙卫队的人混在一起,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加上这小子能说会道,嘴也挺甜,大家都很喜欢他,这时他的一番话语,身后的十八人早已笑的捂住了肚子,就连神sè冷酷的小白也是一脸赧然,觉得这小子实在可爱。

    李勇大步上前,昂首挺胸的站到了欧阳风的身边,看着对面脸sè青红皂白不住变换,眉毛都气得根根竖立的欧阳风喊道:“小子,我家风哥看你不爽,立刻过来磕头赔罪,脱光衣服绕着盘门三景跑三圈,嘴里喊着‘我错了,我无能。’风哥就会饶过你,不然,今天勇爷就要让你尝看到李勇这么挺自己。欧阳风更加来劲,想要拍拍李勇的肩膀,跳起来却只够到了李勇的胳膊。样子特别滑稽,一旁的肖天成摇了摇头,与小白对视了一眼,相视苦笑。

    肖天成本来没心情和欧阳痕这样的小角sè斗嘴,他心里很担心欧阳兰兰的安危。但是他知道欧阳风这几天过的不容易,小家伙虽然没说出来,但他能想象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被追杀了两天多,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又随时担心着会被抓回去,这要是一般的孩子早就崩溃了,而欧阳风挺了过来,足以说明这小子的心智坚强。

    为了让欧阳风开心,肖天成也就暂时放下了担忧欧阳兰兰的心,看着对面的欧阳痕也气的差不多了,随即对着身后的众卫队成员道:“动手,将他们全部打断一条腿,那个欧阳痕留给小风处置。”

    肖天成的命令让一场毫无悬念的激战上演,以天龙卫队如今的实力,对付这些外围弟子,简直是单方面,压倒xìng的打击,只用了一分多钟,地上已经躺下了一片哀呼哭喊,惨嚎求饶的欧阳家族旁支弟子。人人皆是被打断了一条腿,有的队员下手重了一些,白查查的骨头都刺破衣裤,露在了外面。

    看着一地哭爹喊娘的手下,欧阳痕一脸的惨白,浑身颤抖的越发厉害,被小豪拎着脖子就扔到了欧阳风的脚下,随后上前就是一顿狠踹。以他的身手,在小豪手中只是斗了十几个会合,便被小豪一拳打在了脸上,鼻血狂涌下,已经没了斗志。

    “好了。小豪,打断他的腿,留他一命。”肖天成出言制止了打的兴起的小豪,随即看向了早已经不chéngrén样,满脸都是血污的欧阳痕,嘴角露出一丝狠辣的笑容。

    “不要打断我的腿,求求你们。我就是一个屁,求你们放了我。小风,痕哥以前对不起你,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你帮着求求情,不要伤害我。”欧阳痕听到肖天成要打断他的腿,立刻双腿着地,爬到了欧阳风的脚下,痛哭流涕的求饶起来,那神情和刚才的不可一世,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摇了摇头,肖天成鄙夷的看了眼欧阳痕,对这样没骨气,却张扬跋扈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多看一眼的兴趣,随即走向了小白,对着后者点了点头,向一旁还等候着的出租车走去。

    “小风,这个家伙交给你来处置,我们得离开这里,救你姐姐和爸爸重要。”

    欧阳风点了点头,看着走远的肖天成,眼神变得坚毅起来,盯着和狗一般的欧阳痕,冷冷的说道:“你真给欧阳家族丢人,你的这副嘴脸让我觉得恶心,我也不想再看到你,你还是去死。说完,欧阳风快速的将小豪腿上的军刺拔出,在欧阳痕惊恐的眼神下,毫不犹疑的刺进了他的胸膛。军刺拔出的一刹那,一股血箭喷出,溅了欧阳风一身。但他没有任何第一次杀人的不自然,冷冷的将军刺在欧阳痕的身上擦拭干净,递到了一脸木然的小豪手中。

    “我欧阳风已经长大chéngrén,从今以后,我要变强,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亲人,不论是谁,我都要杀了他。我要用自己的这双手保护我的所有亲人。”转身向着肖天成走去,欧阳风突然和变了个人似的,仰天大声嘶吼道。

    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肖天成一脸痛惜的望着对面狼吞虎咽的欧阳风,心中很不是滋味,欧阳风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听他说过,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喝的也是路边农户浇地的井水,最后实在没有力气逃跑,才被那几个大汉抓了回来。

    这已经是欧阳风吃的第七婉米饭,桌子上已经空了三个盘子,肖天成又示意服务员再上一盘菜。

    “小风,慢点。来喝点水。”拿起一杯温水,肖天成递到了欧阳风的面前。

    “谢谢——姐夫。”欧阳风使劲的将喉咙里的饭菜咽进肚子,接过了水杯,一饮而尽,随即也不再理会盯着他看的肖天成与小白,继续吃起了桌子上的饭菜。他实在饿得厉害,要不是一股坚韧的毅力支撑着他,他早就昏倒在了地上。

    刚才上了车,心情松弛后,便倒在了肖天成的怀里,困得睡了过去,最后又被肚子的咕咕叫声弄醒。

    肖天成的鼻子有些发痒,看了眼身旁的小白,后者也同样神sè很不好,都被欧阳风那吃相惹得心酸。他毕竟是个孩子,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可能会给他造成一辈子的yīn影,甚至会xìng格大变,刚才欧阳风将军刺刺进欧阳痕胸膛的那一幕二人都看到过,都有些为他担心。

    ”姐夫,我想变强,你能教我你的功夫吗?”

    将第八碗米饭最后的一粒塞进嘴里,欧阳风放下了碗筷,摸了摸滚圆的肚子,打了个饱嗝,随即一脸认真的看着对面的肖天成,眼里满是希夷之sè。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盯着欧阳风看了几眼,肖天成很严肃的问道。

    “我要变得强大,和姐夫你一样,保护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要是我和姐夫你一样强大,这次姐姐和爸爸就不会出事,我能保护他们。”

    欧阳风眼神很坚定,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不屈和决心,他确实改变了不少,经过这件事,他已经不再顽劣,他懂事了很多。这一刻,他只想着自己该如何变的强大,他要用自己的双手担负起保护亲人的责任。

    “好,你已经修炼过你欧阳家族肖天成这次没有拒绝欧阳风的请求,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子变得成熟了许多,他也看到了欧阳风玩世不恭的xìng格,很像自己。尤其小家伙够狠辣,自己的这身功夫也许真的很适合他。

    “谢谢姐夫,我一定刻苦修炼,绝不会给你丢脸。”欧阳风喜出望外,激动的站了起来就要对肖天成敬礼,却因吃的太饱感到很不舒服。

    “小白姐,以后你也要多提点我,有什么绝招,厉害的功法就教给我。说不定几年后,就会有一个震惊国际的年轻高手诞生,那样你们也会感到很有面子不是?”望着小白,欧阳风也是油腔滑调,完全深的肖天成的真传,立刻将小白逗的捂嘴偷笑,拿这小鬼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