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柠檬精

    黎七弦反应迅速,在她踢来的瞬间躲开了她的攻击。

    但两人快速的扭打了起来。

    从狭小的卫生间,一路打到门外的走廊。

    动静很大。

    这时,从包间里出来的四人都听到了动静,纷纷赶来。

    “该死!”

    宫御渊见两人打了起来,脸色顿时一沉,毫不犹豫的冲上前。

    “宫御渊,你别冲动!”

    上官痕及时的拦下了他。

    “让开!”

    宫御渊怒吼。

    “就是两个女人打架而已,你别那么紧张,没事的。”

    上官痕说的轻巧。

    但闻言,宫御渊的脸更黑了,“再说一遍,你让开!”

    “哎呀,你别这么在意,她们两人打架,指不定谁赢呢,这是女人的战争,你要是贸然上前打断,说不准以后两人斗的更狠,倒不如现在就解决了。”

    “你他妈要我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欺负?‘

    宫御渊狠戾的质问。

    上官痕瞥了一眼情况,讪讪一笑,“指不定谁欺负谁呢!”

    “……”

    不远处,两人打的难舍难分。

    受过许多军事训练的安琳头一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

    没有体系,摸不准她在想什么,也猜不透她的招数,简直难缠的要死。

    “黎七弦,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

    一边打着,安琳一边放狠话。

    黎七弦闻言,不耐的皱起眉头,“你真的很烦!我都不想和你动手。”

    大庭广众的,传出去,简直丢了宫御渊的脸。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话落,安琳一拳朝她袭去……

    看到这一幕,宫御渊心跳到了嗓子眼,但好在黎七弦没让他失望,躲的够快,反击也很迅速。

    不愧是他的女人,动作干净利索,就连受训多年的安琳都不是她的对手!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指不定谁输呢。”

    上官痕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盯着两个打架的女人,嘴角勾着一抹坏笑。

    宫御渊瞳眸紧缩了圈,横了他一眼,“今天是你把安琳叫来的,你忍心看着她被打?”

    “教训教训她也好,谁让她心气这么高,看谁都不顺眼。最主要的是,她不服气黎七弦成为了你的女人,如此一来,她们两打一架,说不准,以后就没那么多事了。”

    上官痕一点都不心疼她。

    战友多年,他完全就没把安琳当做女的看。

    “但如果她伤了七弦分毫,我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的!”

    宫御渊狠戾道。

    “诶,这话可要说清楚,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上官痕一脸无辜。

    宫御渊白了他一眼,咬牙道:“是你拦着我的!”

    “我……”

    上官痕无话可说。

    行吧,谁让他爱看热闹了。

    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希望黎七弦真的能赢了安琳,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安琳沮丧的模样了。

    在两人打的难解难分时,贴心的凌枫早早就安排好了人,将走廊封锁了起来,不让外人看见她们打架的一幕。

    金小兮站在一侧,见两人没完没了的打着,心急如焚,“凌枫,你说谁会赢啊?”

    “不知道。”

    凌枫摇头。

    “这个安琳,真是没事找事!希望七弦好好教训她一顿,省的她以后再来找茬。”

    金小兮握了握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见状,凌枫握住了她的小拳头,严肃道:“你可不准打架!有什么事,交给我就好了。”

    “……”

    突如其来的一句情话,让金小兮心里顿时甜甜的。

    “嗯,你放心,我不会打架,有什么事都交给你。”

    “嗯。”

    凌枫揉了揉她的脑袋,满意的笑了笑。

    这时,还在纠打的两人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黎七弦不想再和安琳耗下去,所以反被动为主动,连连攻击她的命门,占尽了上风。

    安琳躲无可躲,节节退败。

    最终,黎七弦一招制敌,成功的将安琳按在了地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服不服!!”

    黎七弦死死的牵制住她,大声的质问道。

    安琳气得直发抖,“这次不算!”

    她没准备好,这才让她有了可趁之机。

    “这次不算,那哪次才算啊?安小姐,你好歹是堂堂上校,要点脸行么?”

    黎七弦毫不留情面的指责她。

    安琳被数落的无话可说,脸色惨白。

    远处,宫御渊见状,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看着黎七弦的眼神泛着亮光,一副痴汉脸。

    而他身旁的上官痕则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感叹道:“真是萝莉的外表,御姐的内心啊。宫御渊,你可真是艳福不浅。”

    “过奖了!”

    宫御渊傲娇的轻哼了声。

    上官痕:“……”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我就当你认输了!”

    说完,黎七弦松开了她,傲娇道:“安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动手了,我们家宫御渊不喜欢我和别人动手,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茬了。”

    说完,她又恢复了柔柔弱弱的样子,走到宫御渊的身边,撒娇道:“我手疼。”

    “我揉揉。”

    宫御渊注意力全在了黎七弦的身上。

    这时,上官痕见状,走上前,将安琳搀扶了起来,“这下心服口服了吧?人家只是喜欢对着宫御渊撒娇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么柔弱。”

    “……”

    安琳黑着脸,没有说话。

    上官痕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能怪你,谁让你没谈过恋爱呢。”

    “她这叫心机婊!”

    安琳轻哼着说道。

    上官痕嗤笑了声,“你就酸吧。你现在就是个柠檬精。”

    “你到底帮谁的!”

    本来被欺负了一顿,安琳就心气不顺,结果他还说风凉话,简直气死人。

    “哎呀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咱们今天出来玩就是要开开心心的嘛,这也不算丢人,就当做切磋切磋了,是吧。”

    见她心情不好,上官痕好心的安慰了她两句,但心里还是偷着乐。

    可算是看见了安琳受欺负后的委屈小模样了,平时都没这机会。

    “还疼吗?”

    这边,宫御渊还在关心黎七弦手疼不疼。

    闻言,黎七弦摇了摇头,“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