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终章

    凤一诺:“……”

    本来是戏弄他呢。

    可是看到小西门这表情,怎么还有种自己真是罪孽滔天的感觉?

    凤一诺摆摆手,扫去这种感觉,可是这么一挥手,却把身后两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包子给打倒了,顿时哭声一片。

    前面的几个小男孩都吓坏了。

    洛英明家儿子,西门阙家儿子,潘龙家儿子,白君临家儿子,都齐齐跑到了一旁:“东方妹妹你没事吧!”

    “哎呀凤妹妹,嗷不哭不哭不哭嗷!”

    几个小男子汉哄着两个小妹妹。

    阿寻在远处听到哭声,顿时朝着这边走来,当看到两个妹妹被凤一诺弄哭了的那一刻,呵斥道:“凤一诺!”

    凤一诺顿时怂的跟包子似的。

    皮猴子似的凤一诺,天不怕地不怕,在一群哥哥们面前都是孩子王,可是就怕这个从小到大教育他的哥哥,凤寻。

    不光是一诺害怕。

    凤寻脸色一冷下来,几个孩子都吓得溜溜的,大气不敢出。

    凤一诺左手抱起南宫沫的小女儿,右手抱起自家亲妹妹,叹息了一声,又见到小西门手漆黑的,脸色一变:“凤一诺,我告诉过你,不准欺负人!”

    凤一诺低着头,两手对了对,不敢说话。

    白团子可开心了。

    想到自己这些年被凤一诺这个看起来傻乎乎,实际上比女主人还坏的孩子,祸害得都快没毛了!现在看到一物降一物,激动地立刻指着凤一诺嘲笑个不停。

    黑团子呵呵一笑:“看你那一身杂毛吧,可别笑了。”

    白团子一瞪眼。

    转身就就变成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正太,一把拎起了黑团子,可紧接着,黑团子就化作邪肆少年,一把将白团子摁在了地上。

    流光,小兰,巨力鸟都翻了个白眼。

    这么多年了。

    一直被黑球压。

    这白团子也不行啊?

    黑豹却没空理会这群小孩打打闹闹,换了个姿势肚皮朝天,睡的呼噜震天响。

    也就小鱼儿和小熊熊傻乎乎的在旁边蹦了蹦:“别打了别打了,两位老大别打了!”

    ……

    一群兽打来打去。

    阿寻都习以为常了。

    板着脸,等着凤一诺给两个妹妹,还有小西门道歉。

    “呦呦呦,我瞧瞧,这是谁家孩子,长的可真好看!”

    一道嗓音从后方传来。

    阿寻隐约觉得熟悉。

    正好此时凤卿也听到了哭声,和凤千绝一同赶出来,把小女儿抱在怀里安抚了一下,忽然听到身后一道哽咽的声音:“喂,大财主,买花吗?一个紫晶币一朵。”

    凤千绝大脑嗡的一声。

    凤卿的身体狠狠一震。

    眼眶发热的和凤千绝一同回过头去,便看到了那张阔别已久的,熟悉的,眼神中都写满了玩世不恭的容颜。

    “欧阳!”

    凤卿嗓音颤抖着,抱着小包子的手都差点一抖,把孩子掉下去。

    凤千绝顺势把孩子接过来。

    凤卿手里一空,伸出手就想要捏捏这欧阳有钱是不是真的,但是手还没碰到欧阳有钱呢,身侧忽然一道疾风窜了过来!

    凤千绝抬手护着凤卿退了退。

    两人抬眼一看去,顿时眼皮一跳。

    失踪了几年的林语寒也不知道从哪出来的,嗖的一下蹦到了欧阳有钱的身上,双腿缠住欧阳有钱的腰,他眼睛通红,在欧阳有钱身上哭的不像样。

    “老东西,你死哪去了!”

    林语寒喊完,便大哭了起来。

    这些年的委屈,愧疚,绝望……全都从眼泪和哭声中发泄了出来,凤卿都听得心头酸涩,红着眼埋头到凤千绝怀里。

    欧阳有钱没说什么。

    却是看了眼凤卿。

    一年前,他醒来的时候想过,到底要不要回来了?自从对凤卿释然了以后,他也没喜欢过什么人,哪怕到现在也是如此。

    可是得知他们在找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回来了。

    看到这群人的那一刻,欧阳有钱才明白。

    这些人啊。

    这一生,都注定无法断了关系的。

    哪怕是相隔甚远,仍然扎根在心里,泯灭不掉的。

    “小乖,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凤卿蹙了蹙眉。

    从凤千绝怀里抬起头来,盯着欧阳有钱看,又看着被欧阳有钱托着屁股防止掉下去,哭的昏天黑地的林语寒,嘴角一抽。

    这两人怎么越看越有奸情似的?

    不过欧阳有钱没注意到凤卿古怪的神色。

    他又看向凤千绝。

    两人目光对视,千言万语都在目光触碰的那一刻化作无言,彼此都释然的笑笑,彼此拳头一碰,凤千绝道:“欢迎回家。”

    欧阳有钱眼眶发热。

    他千哄万哄的,把林语寒给哄好了,但是这人却死活拉着他,昏天黑地的打了一架,看的凤卿和凤千绝都是一脸黑线。

    两人不愿意看猴打猴。

    把孩子放在地上,任由一群娃在一起玩,凤千绝抱起凤卿就回到了他们的房里,收拾收拾东西,便前往了山林间。

    世外仙境一般的旷谷中。

    一间精致的小竹屋,在白雾朦胧深处。

    潺潺溪水在竹屋前面不远处流淌,发出悦耳的声音,凤千绝靠在木屋外的摇椅上,旁边的椅子上是闭目养神,面上含笑的凤卿。

    之前这里早就准备好了。

    但是惦记着欧阳,凤卿一直没过来。

    如今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凤卿觉得浑身轻松,甚至,希望就在这里度过往后余生。

    凤千绝转了个头,看向身边的人,抬手摁在凤卿的摇椅上,一点点凑过去,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嗓音嘶哑带着隐忍;“卿卿……”

    凤卿笑着睁开眼,搂住他的脖子:“绝哥,以后我们都在这里了。”

    “嗯。”

    “你想要的生活,也是我想要的,这里没有尘世的纷扰,阿寻他们也不用我们担心,想他们了就回去看看。”

    “嗯。”

    凤卿见他一直说嗯,不由得偏头看过去。

    见这人眼神中有怨念,不由得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捧住他的脸亲了一下,道:“绝哥,我好爱好爱好爱你。”

    “嗯!”

    这一次,凤千绝终于展露笑容。

    他从自己的摇椅上挪到了凤卿的摇椅上,两人双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双唇即将触碰在一起的那一刻……

    “主人,你给我们评评理!”鼻青脸肿的白团子被黑团子拎着过来。

    身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兽。

    凤千绝脸色一黑,转过头杀气腾腾的看了一眼,兽们感觉大事不好,一骑绝尘,撒丫子狂奔,跑的屁滚尿流:“嗷嗷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

    凤卿看那人漆黑的脸色,没忍住,埋头在他怀里笑个不停。

    凤千绝眸色渐渐危险了几分,挑起她的下巴:“卿卿,看来昨天晚上惩罚的,还不够。”

    说着,他的唇便带着浓重的惩罚意味,重重压下。

    山谷中,弥漫着火热的情愫。

    乳白色的浓雾,将一切掩盖的严严实实。

    一切风波都平息了。

    而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都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