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逆A > 第17节 公平
    白枫坐在床上,大口喝着小米粥。

    “怎么你们两个吃相都这么难看啊?”小琳玩着手中的吸管。

    “你就吃那点东西,喝杯可乐,都已经吃了这快一个钟头了,要是我们都象你那种吃法,估计我们吃一顿饭得吃上半天。一天吃两顿的话,那么这一天时间就都用来吃饭了!”凯奇狼吞虎咽地扫荡着桌上的饭菜,“还有,说起吃相难看,至少我不会象某些人,嘴里塞满东西说话。”

    “舌左了撒么多些赊哈啊(谁嘴里塞满东西说话啊)?”白枫又塞了一筷子菜到嘴里。

    “哈哈哈哈!”众人都笑了。

    站在一旁抽烟的卓也摇了摇头,说到:“你这小子,有时候的确很聪明,能想透一些很深奥的东西;有时候却真的跟白痴一样啊!有时候我还真想看看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样个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象昨天那种情形,你发烧头晕的情况下,眼花看错了墙上的钟,竟然能把11点看成12点,再加上那个幸运的号码,你竟就这样鬼使神差的过了关。真是不可思议。”

    “恩!”白枫放下碗筷,“我知道,我确实很幸运,遇上了很多人,很多给我带来快乐的人,还有凯奇这样的好朋友。”白枫想起昨天走出发射仓的情形,还有听美雅说昨天自己昏倒,凯奇竟然也哭了,守了自己一夜。

    凯奇有点脸红了,连忙转移话题:“卓大哥,你对昨天的考试有什么看法,象这样的考试明明很不公平嘛!”

    卓笑了笑,摆弄起旁边柜子上的一个天平装饰品。“什么是公平?在这个世界上你见过完全公平的事吗?不管你如何调整,天平两头的东西都不会是完全等重的。”

    “什么意思?可我现在看它是平衡的啊,这不就是两边一样重的结果吗?”

    “你怎么能知道两边一定是一样重的呢?平衡就一定是两边一样重吗?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把这两边的砝码拿回去,去找一些精确度非常高的测重仪器来测一下他们的重量。”

    “啊!你说的我知道,不过那应该是误差啊,人造出来的东西有误差很正常啊!”

    “所以说,天平两头的东西不一定就是一样重,它们只是可以维持天平的平衡而已。完全一样重的两颗砝码,只可能出现在理想状态下。现实中无论你用多么精确的仪器,造出来的东西总是有误差的。所以,公平只存在理想中,现实中哪来的公平?”

    凯奇摇摇头:“卓大哥你这样说就有些牵强了。这跟考试公平不公平完全是两码事,肯本不能混作一谈嘛!公平就类似两个运动员,穿同样的跑鞋,站在同一起跑点上,同时起跑,这样就算公平了。而我们昨天的考试,就好比大家一起跑百米,有人站在起点,有人站在起点更远的地方,还有人却站到了五十米的地方。所以很不公平。我只是觉得既然是考试,就应该叫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卓依旧笑了笑:“想法没错,但再过个几年,十几年,多经历点事,你就会慢慢明白一些东西了。”

    屋内气氛有些严肃了,小琳连忙出来打岔:“我说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一聊就聊这么深奥的东西,听了就头痛!”

    “小鬼!再说说你呀!这里就你最小了,怎么你的口气每次都这么老气横秋的?”美雅只要不玩游戏机,总爱和小琳斗上几回合。

    “你也不过比我大那么几岁吗?好意思叫人家小鬼?自己才跟个小鬼一样,整天玩个游戏机,玩那些弱智电子游戏。再说了,玩游戏应该是象他们两个这样的白痴男孩子才会喜欢的啊!”

    “你个讨厌的小鬼,你懂什么?什么叫男孩子才会喜欢的?什么叫弱智的电子游戏?这可是高智商,锻炼你大脑,眼睛,手指反应能力的东西!你能通关吗?就算是这两个白痴男孩子也不可能有我这么高的技术的!”

    “喂!你们两个吵归吵!不要把我们两个加进去好不好?不动不动就‘白痴啊’什么的!”

    “白痴!”两个女孩子同时转向矛头,讨伐起插嘴的凯奇。凯奇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专家实践证明:聪明的男人不要搀杂进女人之间的战争,否则下场会很惨!)

    白枫现在就作为一个聪明的男人,躺在床上,闭目装睡。任凭旁边的“大战”如何激烈,凯奇的呼救也无济于事。而卓干脆也早早的退出白枫的房间,置身事外。

    “果然还是问题军团啊!”卓走在酒店的走廊上,点了支烟。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简短的几句话后,凡克皱了皱眉头,下了楼,走出酒店,朝亚提斯学院方向走去。

    “为什么我们两个得来给你们当苦力?”凯奇抱怨着,手中提这大包小包一大堆。白枫也差不多,手中提的,肩上背着的,脖子上挂着的……总之是完全发挥了“苦力”的作用。(专家实践再次证明:男人没有强壮的体魄,千万不要跟购物欲旺盛、口袋里又有购物资金的女性上街,否则下场也会很惨!)

    “为什么?男生和女生上街,不应该帮女生提一下东西吗?难道叫我们这些柔弱的女生来提?”美雅又拿起一件外套,对着镜子,在面前比试着。

    “对呀对呀!”一旁的小琳,也在试一顶比较新潮的女式太阳帽。“身为男士,就应该有绅士风度,在我们这些柔弱的女性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挺身而出。更何况,你看白枫,在那里躺个两天竟然发烧感冒的。现在好点了,不该出来活动活动,出出汗吗?”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刚两人还在吵架,现在就站在一条战线上,一个鼻孔出气。凯奇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有就是,真的很奇怪女生买东西怎么这么麻烦,一件衣服试来试去好几遍,到最后却不买。跑到别的店一站,又是半个钟头,却最后又跑回刚才那个店,让售货MM把那件衣服包起来。而且,一提起购物,两个象是天生下来的就是夙敌的两人,现在就象是亲姐妹一样,又说又笑的逛街,而且超级不知道累似的,一条街接一条街的逛。这个小镇的街道,怕已经被他们逛了足足三、四个来回了。

    再看看白枫……“喂!你在发什么呆啊?”

    “啊?没什么!”白枫回过神来,“我在想刚才卓说的话。”

    “哦?想出点什么了吗?”凯奇看美雅她们似乎还要在这个店继续试衣服,便找个台阶坐了下来。

    “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白枫也坐了下来。

    “哦?是吗?难道你忘记你抽到那样的号码,弄的自己挨了两天多,最后还病了一场吗?排在前面的家伙多轻松!只需要等10分钟,便可以按下发射按钮,之后遍可以轻松的通过考试。这难道叫公平?”

    “先放下这个不谈,我想的是你举的那个跑百米的例子。你说两个运动员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穿同样的跑鞋,就可以算做公平了。假设说其中一个运动员运气不好,所穿的那双跑鞋正好是一双劣质品,那么是不是会影响到他的发挥呢?这不就应该算不公平了吗?”

    “那怎么能算?运气怎么能算?”

    “运气不能算吗?我通过第一场考试,不就正靠的是运气吗?再抛开运气不谈。如果两个运动员跑到终点作为结果的话,那么又是从那里开始的呢?你要说从他们站在起跑线上那一刻算起吗?从起跑线到终点这一段看来,似乎是很公平的。但是影响他们谁先到达终点,仅仅只是看当前的状况吗?从他们生下来那一刻起,他们的生长环境,生长习惯,所遇到的人,受到的教育,遇到的事……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影响到今天他们在这里比赛的这一段。比如一个是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生活优越,吃的好,穿的好,有好的教练来教他;另一个却是贫寒出生,没上过什么学,生活清苦,一次偶然的机会被一个二流的教练发现他有跑短跑的才能,才邀他参加训练;这样算起来,跑到终点作为结果,那么起点,便得从他们一生下来这一刻算起。那么,这段比试,是不是一样算做是公平呢?”

    凯奇沉默了。

    “到底怎样才算公平?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公平?”

    “我们再把结果扩大一下,人生本来就可以看做是一次赛跑。到底什么才是终点?象你父亲那样,成为一个纵横商场的大富豪?或象警备团长顾绝武那样斥诧风云的高官?还是世界最强的能力者?什么才是人生应该追求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追求,不同理想。因此,他们所走的路也不一样,遇到的事,遇到的人,所处的环境,也都不一样。而这一切,都应该与他们的理想和追求连系着。所以,他们所遇到的不同的待遇,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也不存在这公平或不公平。这一切都是他们所选择的路。”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公平,或者这个世界处处都的公平的。只是在于你怎么选择。”

    “只是在于你的追求到底是什么?”

    只是在于我们应该追求什么!

    两人同时叫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