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逆A > 第8节 伙伴
    “喂,我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什么啊!这句话到应该我问你才对啊!”凯奇放下手中的地图。

    “那个……”白枫把地图要了过来,挠了挠头。

    凯奇一把抢过地图:“我说的可不是迷路这件事啊!”

    “那……?”

    “你那叫什么表情啊?我说的是关于我们两个修炼的事!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等等,这应该是你应该想的事吧?”

    “喂!什么叫我应该想的事?”两人停了下来,凯奇说到,“当初不是你先决定要修行的吗?还和人家定了三年之约。可不要告诉我,当初你就没计划过修行的事?!”

    沉默。

    “天那!”凯奇看到白枫那副摸样,“我还以为你已经计划好了呢!”

    “你不是知道我以前的记忆全没有了吗?对这个世界这么陌生,怎么可能会有什么计划呢?”白枫傻站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借口。

    “笨蛋!”凯奇骂着,“我怎么这么苯,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全押在了一个丧失记忆的家伙身上!”

    “到是你啊!那天雄心壮志的跟自己父亲说什么要靠自己努力创一片天地来,不接受你父亲任何帮助。到了最后怎么也没做什么计划。”白枫小声嘟囔着,最后,“不过,你不觉得这么走下去才有意思吗?当初我就是对于‘能力’特别好奇,更想知道那个洛森所说的‘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自己真的是他口中的天才吗?能力者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切的一切,都使我心不停的狂跳,想要知道,想要明白,想要去探索。所以,我才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定下那个约定。”

    看着白枫那越说越激动的样子,这一切,不都也是自己想要的吗?“当然!”凯奇一拍胸口。“本少爷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未知世界靠自己去闯才有意思。如果什么方向都决定好了,还不如就在家里按照我老爸的意思办呢。”

    “两个白痴!”

    就在两人刚刚沉浸在自己所谓的什么“未知世界有意思的”的论调之中的时候,一个无情的声音打断了两人。

    “啊!凡克大哥!”白枫高兴的叫了起来。没错,来人正是凡克。

    “真是两个白痴!”凡克悠闲的吐着烟圈。

    “喂!大叔!虽然你曾救过我,但不表示你可以随便骂我!”凯奇一下子冲到凡克面前。“还有!现在你好象已经不是恒叔雇佣来保护我们的了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凯奇对凡克两句“白痴”很恼火。

    凡克皱了皱眉头,可恶的小鬼。“知道吗?从你们离开别墅后不久,我就开始跟着你们俩了……”

    “果然!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你该不会是又被别人雇佣来绑架我的吧?死要钱的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凯奇一听到凡克的话,一下“恍然大悟”!

    “可恶!”从一开始认识,这小鬼就这么讨厌。凡克终于忍受不住了,一把抓住凯奇,一顿暴K。

    几分钟后,在白枫的极力调解下,两人终于停下“斗争”,结果当然是凯奇满头包。三人坐在了路边,凡克开口了。

    “继续刚才的话,我一直跟着你们,想看看你们到底如何‘变强’的。果然你们两个是超级大白痴,先不说什么计划都没有,就跑出来。那个谁谁谁,你父亲也真敢干啊,凭几句话就放你出来,也不给点什么启动资金什么的。好歹也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啊。还有,一个是丧失记忆变成了白痴就算了,另一个还好也算是正常成长十几岁的人了,连个路都不认识。两个白痴拿着地图还能迷路。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要是这个时候,那什么森木集团再派人来绑架你,真想看看你们怎么办。这又说到那个谁谁谁他父亲身上了,傲视商场的谋略和眼光到哪去了?也不说继续派能力者保护,或者雇佣人来,比如说象我这样的人才。当然,回头客户我一般都是打九折的……”

    “喂!”白枫碰了碰身旁的凯奇,低声说到。“我说,怎么前两天没发现凡克大哥这么能说呢?”

    “这家伙整个就是一个自恋,自大,死爱钱的白痴。被人打成猪头才几天呀,就忘记了!等我变强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凯奇摸了摸被K的头,说到。

    “你们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两人慌忙直摇头。

    “哦,那好。恩……我刚才说到了哪了?对,那个什么‘逆A’,里面的人还真是不一般的牛啊!那个洛森,一拳就结果了野猪。不过野猪我怎么感觉好象没有传说中的‘凶兽’那样恐怖,或者说他没什么杀气,要不然就是生病了?算了,不管那么多,言归正传,关于你们的修炼,你们想好了现在该怎么做了吗?”

    “恩?那个……”白枫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凡克一副完全猜中的样子。“这样吧,我有个建议:在你们还没有找到修炼的具体方向和途径之前,就由我来训练你们两吧!”

    “什么!你该不会说笑吧?”两人有些意外。凯奇完全就是一副不信任的样子。白枫虽然之前因为凡克“好心帮忙找工作”的事对凡克很有好感,可后来才知道所谓的“找工作”是当初凡克接受保护凯奇的任务的时候,恒叔的手下并没有说明是保护,只是要求他把凯奇“带”到阿瑟市。更离谱的是,这家伙粗心大意竟然把凯奇的照片都弄丢了。结果,当凡克第一次遇到白枫的时候,还以为白枫就是自己的“目标”。便上演了一出“帮忙找工作的”戏。所以对现在凡克的“好心”,自然萌生了一丝丝质疑。

    “你们两个小鬼那是什么表情啊!”凡克看到自己一翻好心被他们如此糟蹋,额头上已经开始暴起青筋了。“不要小看我!虽然我也不会什么‘能力’,但至少基本的打架功夫和实战经验,我还是数一数二的。就作当是为你们学习‘能’的修炼之前补个‘学前班’吧!”

    “哦,原来这样啊!”有了合理的解释,白枫心里坦然了一点。

    “不要!”凯奇赌气说到。“我可不想让一个自大又死爱钱的家伙来教我们。!

    “小鬼,话可不要说那么满!那你到要说说看,现在你除了接受我的训练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办法没有?还有,虽然你也学过一点三脚猫功夫,可你刚才打上我一拳了吗?”

    听到这话,凯奇心里咯噔一下。的确,那天看到凡克和野猪对决的时候,觉得凡克的功夫也就那么一回事,除了那个‘能力’有些叫人防不胜防。可是,自己也偷偷学了好几年的格斗,刚才被K的时候,竟然一下都没碰到这家伙……

    “决定了吗?”

    “哼,虽然现在我们没什么计划,但办法总会想到的。我们有的是时间。白枫我们走!”凯奇看着凡克那副样子,一赌气,拉起白枫转身就走。

    凡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到:“真的有的是时间吗?我想你应该听说个亚提斯学院吧?”

    一听到“亚提斯学院”,凯奇停了下来。

    “亚提斯学院,建立于好几百年前,全世界最著名的能力者学院,所有修能者梦想中的修行圣地。各国警备团中,80%以上的人就毕业于这个古老的学院。优秀的学院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同样,这所学院的入学考试,也是举世闻名的严格与独特。”看到白枫疑惑是神情,凡克慢慢的解释着。

    “你说这些干什么?”凯奇心里有些动摇了,如果能去那里学习的话……

    “你们不想去那里学习吗?据我所知,亚提斯学院本年度招生考试会在三个月之后举行。想顺利通过考试的话,你们说这三个月时间还有空叫你们去慢慢想办法吗?”

    凯奇犹豫了下,毕竟他和凡克并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只是双方都有些赌气而已。“说那么多,你能保证接受你的训练后,我们能通过亚提斯学院的考试吗?没有保障的事,我们怎么能随便相信你!”

    听到这话,凡克知道凯奇已经心动了,虽然还在做最后的“抵抗”。“我知道,你对我有些看法。不过,先撇开这不提。我到要是问问你,这世界上有多少事可以有保障?有多少人能操控未来发生的事?还有,你应该听过‘先生引进门,修行靠个人’这句话吧?我只是教你们我所知道的事,至于你们能修炼到什么样的程度,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另外,刚才某些人还号称什么‘未知的世界要靠自己去闯才有意思’,现在却要什么有保障,才敢去做。难道你只是会动嘴说说的家伙?不去努力,怎么能有结果?”

    凡克一连串的话,把凯奇说的脸有些红了。“好吧,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热心帮我们?”凯奇说到。

    “我是个佣兵,或者正象你所说的,我很爱钱,当然会考虑有利可图的事。一个未来的世界十大富豪之一的人,还有一个被逆A看上的天才的人,如果我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情况下帮了他们,将来我的好处是不是很多呢?”

    “哼!果然是个死爱钱的。”凯奇勉强接受了凡克的建议,毕竟亚提斯学院的诱惑太大了。

    “我不能接受!”白枫开口了。

    “什么?”原以为搞定凯奇就行了,没想到最后白枫竟然反对了。凡克有些吃惊。

    “我不能接受你所说的原因!”白枫继续说着,“从上次你保护凯奇和野猪战斗的时候,我就觉你应该不会这么肤浅,仅仅只是为了钱而卖命的人!你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吧!”

    听到白枫的话,凡克心中一颤。为钱卖命的人?难道自己真是这样的吗?几年前所发生的事,到最后,只叫自己变成了一个为钱卖命的人吗?自己辛苦奋斗到底为了什么?一直以来,自己拼命接受各种各样危险的任务,仅仅是为了赚钱吗?如果说是为了在危险之中提升自己,锻炼自己,那为什么到现在自己

    还是个普普通通的佣兵,还徘徊在能力者世界之外?还时常沉醉在金钱带来的物质享受之中?不会使用‘能’仅仅只是因为那个人留下的‘封印’吗?逃避!自己到现在为止,只是个懦弱的逃避者,一个不敢面对过去、现在与未来的胆小鬼。

    “凡克大哥?”

    “恩?”凡克回过神来,掐灭手中的香烟。“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为了变强。我有一个不能为人知的原因,我需要变强,去讨一份四年前的‘债’。所以,我也需要修行,而象你们这样的天才,将会是我将来修行道路上不可缺少的伙伴。因此,我才希望能帮你们,也是为了帮自己。这样的答案,你们应该满足了吧!”

    “哼!早不说!”凯奇看到凡克回过神后,双眼中的那份坚定,又或者说是带着许多愤怒,知道他必将有着痛苦过去,便是那四年前所发生的事了。那样的表情,所说出来的话,应该不会是骗人的。

    “这样的理由才能让人接受,因为我们是伙伴!”白枫伸出了右手,白枫明白,凡克所谓的“债”肯定不简单,凡克简单说出自己理由那坚定以及眼中隐含的怒火的背后,这笔“债”,必将是血淋淋的和无比的沉重。

    “白枫,你知道吗?你是一个让人忍不住想去了解,想去成为伙伴的人。在你大声和逆A的那家伙做约定的时候,我便被你身上那种,叫我怎么说呢,那种气势,那种自信所感染。要我有种说不出的理由希望自己能和你在将来的日子一起的感觉。嘿!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总之,今后,我们……”凡克兴奋的也伸出了右手,握在白枫手上。

    “真是个话又多,又肉麻的大叔啊!”凯奇也伸出了右手,握了上去。“不管了,反正已经糊涂乱押了一次自己的命运,就不妨再乱押一次吧!今后,请多指教!”

    “哼!臭小鬼!”

    三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