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逆A > 第1节 初遇
    逆A

    联邦历458年

    正是6月中旬,太阳兴奋肆虐着艾斯大陆。

    “真他妈的热啊,这鬼天气!”凡克坐在树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骂着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再摸了摸口袋,却怎么也找不着打火机。

    “小鬼!有火吗?”凡克放弃了在身上摸索,鬼知道打火机丢哪里了。

    身旁的少年看了看他,摇了摇头,继续低下头去发呆。

    蠢货!凡克话刚出口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暗暗骂自己一句。身旁坐在地上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稍长的黑发在脑后扎了个小尾巴,身上穿着单薄的过了时的白T恤衫,灰色短裤;肩上斜背着一个破旧的背包。而且自凡克半个小时前来这里等公车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少年坐在树下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发呆。

    公车。一想起这个公车,凡克又骂了几句。这该死的公车早在半个小时前就该来了。这么热的的天……果然让村子里酒馆的酒保说中了,该死的公车晚点了。还有这酒馆,什么破地方,破地方的酒馆里的酒也这么难喝!

    “喂!小鬼,你是这个村子的里的人吗?叫什么名字?”凡克百无聊赖,只好找这小子聊上几句,希望能忘掉身上的汗水。

    “我叫白枫!”少年抬头看了看凡克,犹豫了一下,生硬的回了声。

    “喂,听你的口音不想本地人啊!你也等车?上哪啊?”

    “阿瑟市!”

    “我也去那里啊~!你怎么好象不太爱说话的样子啊?你一个人吗?去那里干什么?”凡克似乎越发对这个少年感兴趣,继续问下去。

    “对不起!”白枫继续用生硬声音说着,“我不太会说话。我去阿瑟市,是为了寻找我亲人线索……不知道在这世上,是不是还有我的亲人……”说完,他又继续低下头去。

    一个人吗?!呵呵~!凡克脸上挤出了一副应该被称之为笑容的表情,当然也眼中闪过一丝奸诈,那便应该称之为奸笑吧。当然,白枫应该没看到那丝奸诈。(头低着当然看不到!-_-!)“那不如我们一起吧!我也去那里,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找点线索呢!至少我在那边还认识几个朋友,帮你找个工作,维持个生计应该没问题。你不是一个人吗?那边应该没落脚处吧!”

    “那,真的要谢谢你了!”白枫觉得这个中年人并没有刚开始遇到时,自己凭外表想象那样,是个不怎么样的人,反正不会是好人。也许真的是应验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自己随便想想就觉得人家不好,实在有点。。。人家可真是个好人呢,萍水相逢,就帮自己打算。对了,还没问人家怎么称呼呢。(哎,真是傻啊~!这么好骗!)

    “大叔,请问你叫什么啊?”

    “大叔?!”凡克一听,差点没气晕了!“我的样子象几十岁的人吗?小鬼!我才二十啊!”

    “对不起!对不起~!”

    “哼~!”真是讨厌的小鬼~!到了阿瑟市,叫你好看!凡克心里骂到。

    “那个……大叔!请问,到阿瑟市的公车还没来吧?”正在凡克刚准备继续和这个讨厌的小鬼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背后竟然又有人喊他大叔~!

    “没来!”凡克转过身来,恶狠很的吼到。

    “哦!还好我听了村里酒保的话,迟半个小时来。要不然在这里等半个小时还不热死!”来人也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不过身上的穿戴明显比白枫好上N个档次,黑发中也略带几份深蓝。一眼看去就知道同样不是这个偏僻小村子里的人,到象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但不知道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听到少年这几句话,凡克额头似乎要爆出几根青筋来。这小子明显不是在讽刺我吗~!

    “不过,大叔!这么大热的天,你这么大声说话,你不热吗?”还没等凡克从恼火中清醒过来,这小子又来了句。

    “喂~!你没听见刚才说我才二十吗?!”凡克怒了,“不要叫我大叔!要不是看你是个小鬼,我早就教训你了!”

    “哦?那不好意思了。算我看错了!你们是不是也去阿瑟市啊!?”少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更让凡克觉得这小子实在是讨厌。

    “哼!为什么要告诉你!”凡克摆出一副爱理不里的样子。

    “你好!你是去阿瑟市吗?”少年径直走到白枫身边和白枫。凡克此时被无视,头上的青筋又多了几条。

    “你好!我叫白枫。我们是去阿瑟市。”白枫点了点头。毕竟和同龄人似乎话多一点,自然的也报了自己的名字。

    “哦,我也是去那里。我叫可雷特……算了,你叫我凯奇吧!”少年犹豫了下,自我介绍了下。

    “哟~~~哟~~~哟!连名字都不想让别人知道吗?心里有鬼吗?象我们这样光明正大的人,对朋友真诚,自然会诚实地说出自己名字。”凡克终于抓住了“机会”,趁机反击,“就象本大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叫凡克,大名鼎鼎的‘千手’凡克,就是我!看你们的样子,就叫我凡克大哥吧。我不介意~!”

    “凡克大哥,我想凯奇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

    “名字只是个代号,叫别人可以叫自己而已。真名或者虚名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是不愿意因为我父母给我的代号而引起我这次旅行不便而已。”凯奇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呀对呀!名字只是个代号。就象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本来叫什么,只是村子里的汉克爷爷在后山枫树林发现我的,加上我脖子上的项链上刻着‘白’字,就叫我白枫了。”

    “原来你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呀?有意思!继续说说你的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人,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是半年前汉克爷爷从后山检来的……”

    哼!小鬼毕竟是小鬼!一听到有故事可听,就高兴了。刚还装着一副大人的样子,耍成熟~!哼~!到了阿瑟市要你好看!凡克看着两人凯奇高兴的听白枫讲自己的故事,取下刚才夹在耳后的香烟,放在嘴里,一摸口袋,才想起没有打火机!

    妈的!这破公车怎么还没来!

    讨厌的小鬼!

    “终于来了!热死我了!”凡克在咒骂公车司机千百遍,又嚷着下次无论如何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骂的最后自己实在热的骂不下去之后,终于看到远处慢腾腾的驶来的公车。

    凯奇还是在一旁继续打击着凡克,“心静自然凉。该来的总会来,心情急噪只会让你感觉更热!”

    “你这小鬼。。。”

    “好啦,好啦,凡克大哥,你也休息休息一下吧,上车就应该好多了。你不是说公车上有空调吗?”白枫看到凡克那副样子,连忙出来岔开话题。

    车停了下来,车门刚一打开,凡克就第一个冲上车去,跑到空调下猛吹。看着凡克那样子,凯奇也摇摇头笑了笑,跟白枫着上了车。

    上了车,凯奇和白枫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偌大一个公车,乘客全都集中在前半截车厢里,后半截只坐着几个人。一个看起来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对两位漂亮的小姐闲殷情,不知道说些什么,逗的两个美女不定的咯咯的笑。旁边不远另外一对夫妇似的乘客互相依靠着,似乎是睡着了。最后他们两个注意力留在了最后一排的三个乘客身上。中间坐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肌肉男,盘虬的肌肉感觉要把他身上那件T恤撑破似的;一头倒立的火红头发,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道恐怖的刀疤穿过眉心从右边额头一直延伸到左眼下方;两手抱在胸前正在闭目养神。紧挨着他右边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穿着宽松的休闲衣,梳着简单的马尾辫,嘴里嚼着口香糖,正聚精会神的打着游戏机。最奇怪的是肌肉男左边坐着靠窗的那个人。虽说车上有空调,天气这么热,她竟然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领子拉的很高,把整个脸都埋在高领下面,再加上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女式大圆帽,就只露出同样闭着养神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以及一头乌黑的长发,应该是个女的。这三个奇怪的组合出现在公车后排,最重要的是那个肌肉男,看起来。。。。难怪乘客都挤到前面来,离的远远的。

    凯奇嘴角微微上翘,径直往后面的空位走过去。白枫想了想,也跟着走去。凡克冷气也吹的差不多了,也发现了公车上的异样。看到凯奇往后面走去,以及跟上去的白枫,连忙叫到:“两个小鬼,你们上哪去?前面不是有位置么!”

    “凡克大哥,我们坐后面来呀,这里空位置多啊!”

    “你们两个白痴啊!没看空调在前面吗!坐前面吹空调啊!”凡克连忙找个借口,想把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小鬼叫回来。后面那家伙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还是离远点好。

    “我不感觉多热啊,凯奇也是吧!凡克大哥,你在前面吹够了,一起来后面坐吧,前面多挤啊。!”

    “真是白痴啊!”凡克心里骂着,望着这两个家伙,一个看起来傻傻的,另一个却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真不知道我怎么遇到这样两个小鬼。要不是看在到了阿瑟市就可以把你们卖了的份上,老子才懒的理你们呢。”一想到那垂手可得的酬金,凡克还是硬着头皮跟了过去。“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从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到阿瑟市乘公车大概有半天的路程,所以凯奇一坐下来就跟白枫打了个招呼,两人靠着座位睡起来了。按凡克的个性应该不会这么安宁的,却也闭目似睡了的样子。其实这个时候他心里怎么也安宁不下来。一上车,他便注意到了这三个人。不,应该是后面这七个人。

    那对夫妇的的实力一般,不足为惧。两个看似可爱的小姐,却应该是高手,实力应该比自己稍微强那么一点点。上车的时候对方看似和那西装男聊的开心,却也同样注意到自己。最要紧的是那个西装男和后面的三个古怪的组合。这四个人虽然怎么看都象是普通人,但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四个人不简单,何况那么奇怪的装束。难道是自己错了吗?这四个人如果真的是高手,能把自己的能隐藏的这么好,那他们的实力……恐怕十个自己也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吧。自己这次去阿瑟市除了这个无聊的任务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一周以后阿瑟市的的拍卖会。这个四年一度的拍卖会,汇集了全世界喜欢收藏的富豪,各种诱人的宝物,珍品将在这里拍卖。也有许多商人看准这个机会,趁机准备在这里寻找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或者推销自己的产品。再者一些修行的武者也会借这个机会增长一些见识,或是攀上哪个富豪成为高薪的保镖。当然有如此多的宝物与财富,隐匿在黑暗中的势力,盗贼集团肯定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当然也有象自己这样想去混水摸鱼的小角色。虽然号称全世界最强的能力者警备团----艾特泽拉帝国第一警备团的团长,顾绝武曾宣称,他和他的警备团负责这次大会的安全,大会将顺利的举行,任何想破坏大会或者想用非合法手段打大会拍卖品注意的家伙,他一定亲自把他们踢进艾特泽拉帝国的监狱里去。但还是有很多人蠢蠢欲动,意图挑战这个拥有超强实力的警备团以及艾特泽拉帝国的法律。甚至已经有传闻说,这几年高居艾特泽拉帝国通缉榜上的“逆A盗贼团”直接发了一份挑战书到大会组织委员会,宣称拍卖会的拍卖品“逆A”全部要了………这个“逆A”,凡克到是作过一些调查:逆A主要从事盗窃活动,盗窃的目标非富即贵。每次盗窃得手后,总会在现场留下一个倒逆的“A”字作为自己的标志。用警察的话说,每次都因为逆A“狡猾”或“运气好”,才使这群毛贼一直无法被追捕归案。曾一段时间闹的整个帝国的上层富豪和官僚们终日人心惶惶。迫于上面的压力,警察眼中的毛贼,竟然也上了通缉排行榜前十名。不过,由于逆A每次做案比较低调以及危险性被定在很低的D级(在这个崇尚个人武力的世界,逆A成员并没有显示出强大的实力与疯狂破坏倾向),通缉榜上危险性A,S级的大有人在,所以逆A并没有引起那些以强者自居的警察高层以及帝国警备团的重视。不过根据自己的推断,逆A里的人的实力应该很强,因为有些时候仅仅靠“狡猾”和“运气好”是不行地……不知道官方那些蠢驴是怎么想的……哎……自己越想越远了,眼前这四个家伙还是多提防点好。妈的,如果真的不幸被自己的直觉猜中,又是危险人物的话,就算提防有又什么用?只希望就这样顺顺利利到达阿瑟市就好了,别出什么变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