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至尊 > 第879章 异世之人
    在一片深山老林之中,正有两个人正在缓缓前行。

    如果张易在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两个人来。

    因为他们不是旁人,正是无妄界界主凌天逸和七星会会长姚胜浩!

    只见这两人似乎在这片山林之中寻找着什么,然而他们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下来,同时抬起头望向了高空之中,看到了天上的异像。

    姚胜浩不由得喃喃叹道:

    “乖乖!这是什么人的气势,竟然如此恐怖?这个世界,莫非还存在某种隐世大能不成?”

    凌天逸望着天空之中的异像冷笑一声:

    “这种气势,沧桑而冷酷,凌厉却又内敛,犹如一柄藏于剑匣之中的宝剑,一旦出鞘必然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天下间有如此气势的,除了张易此子再无旁人!”

    姚胜浩听到这里不由得诧异道:

    “这个世界中的张易这么厉害?乖乖!这不可能吧?”

    凌天逸冷哼道:

    “当然不可能!这个世界的张易不过还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能够发出如此恐怖气势的人,也只有外头那一个张易!”

    姚胜浩似乎明白凌天逸说的是谁,他惊骇道:

    “这不可能啊!我们明明已经将传送阵台给关闭了,张易怎么可能还有办法打开传送阵台?即便他能够打开,也未必有那么多真气启动传送啊!”

    凌天逸的双目一阵闪烁,最终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听他叹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易是获得了那间宝物。此子之气运,当真恐怖……不过,我却也知晓,张易此人看似最为无情,但是却有最为专情。他的爱人突然人间失踪,他的心里一直过不了这道坎。为情所困,这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如果他解决不了这个弱点,那么他永远都无法和我斗!而如果他解决了这个弱点……”

    说到这里凌天逸摇了摇头:

    “那么他就不再是张易,也失去了和我斗的资格!”

    姚胜浩听到这里,冲着凌天逸竖起大拇指:

    “还是凌界主高!一来到这个世界,就亲手杀光了自己的亲人,做到了真正的无情无欲!太上忘情!您这样的人我看着都害怕,不成仙那才是没天理了!”

    凌天逸听到这里冷冷地望向了姚胜浩,杀意在眼中一闪而逝。

    姚胜浩只觉得脖颈上的汗毛在这一瞬间竖了起来,当即他自知失言,于是吓得不敢再说话。

    而凌天逸重新将视线望向了远方,某个对他而言意义重大的方向。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刚才杀的那些……不是他的亲人!他的亲人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已经死了!

    所以他刚才杀的……只是累赘!

    是阻碍他变强和成仙的累赘!杀光他们,是清除了绊脚石!

    想到这一切之后,凌天逸面容不由得变得扭曲,他阴森森地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姚胜浩看到凌天逸的这个诡笑,不由得浑身一阵发颤,不敢再多看。

    …………

    在一个山洞之中,黑暗的环境之中有着一阵哭泣。

    只见一个雌性妖兽抱着两只小妖兽在瑟瑟发抖,而在一旁则有着一具雄性妖兽的尸体。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浑身笼罩在黑气之中,只露出一双竖瞳眼睛的黑影——妖王!

    妖王慢慢朝着那三只妖兽逼近,而那雌性妖兽抱着两只小妖兽一边哭泣一边后退。

    然而妖王却步步紧逼,甚至指着地上那具尸体冲着三只妖兽说道:

    “你们不要害怕!我刚才杀的那个是一个冒牌货,它冒充我!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是你们真正的父亲!”

    然而对于三只妖兽来说,它们此时所拥有的只有恐惧。

    眼前这个黑漆漆的怪物突然闯入了它们躲藏的巢穴之中,杀死了雌性妖兽的丈夫,也就是那两只小妖兽的父亲。

    它们不知道这个黑漆漆的怪物到底想要干什么?只知道它在说着一些胡话。

    妖王还在说,他的话犹如痴言呓语一样:

    “儿子,你放心,父王再也不会将你用去献祭了……那是父王这一辈子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但是如今上天给了父王一次改正的机会,父王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还有我的女儿白月,父王再也不会将你送去复兴门作为人质了!以后你将能够和父王还有你的母后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遭受分别之苦!你们好好看着我,我是你们的父王啊!老婆、儿子、女儿,你们看清楚,我才是真的!我是真的!!!我刚才杀的那个是个假货!它休想取代我!它休想夺走我的一切!所以我杀了他!你们是我的妻子和儿女!你们是我的!!!”

    妖王说到了最后,疯狂地咆哮起来。

    而那三只妖兽被吓得瑟瑟发抖,它们的身后已经石壁,面对疯狂的妖王它们已经退无可退。

    在这个时候,妖王却忽然停下了疯狂咆哮。

    它疑惑地转过头,朝着山洞洞口外的天空望去。

    “这样的气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张易!!!是你使得我的女儿白月公主一直在复兴门为人质而不能和家人团聚!也是你害得我亲手献祭了我的儿子!将他的性命献祭给了恶魔!”

    妖王咬牙切齿,对张易痛恨至极。

    它那双血色的竖瞳,望向了地面上那具雄性妖兽的尸体。

    如果细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这具雄性妖兽的尸体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目,竟然也是一双红色竖瞳!

    妖王审视着这具尸体满意地说道:

    “我已经亲手杀了这个世界的我!很快我将会得到新的力量!到时候本王就回去找你报仇!张易,你等着,会很快的……嘿嘿嘿嘿嘿嘿!”

    在妖王疯狂却又阴森的笑声之中,那三只妖兽被吓坏了,它们哭泣得也越发大声。

    …………

    一座城市之中,一个老人抱着一坛子酒在慢慢喝。

    这酒坛子里头的酒看上去起码有几十公斤,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个老人却双臂就轻松抱着坛子,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笑,根本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

    这个老人在如今并没有什么人认识,但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他乃是大名鼎鼎的黄山派掌门,东部联盟盟主——东方亦尘!

    只听东方亦尘边走边苦笑:

    “成仙……用这种方式来成仙?骗子!凌天逸你个骗子!你欺骗了我,你之前告诉我穿过五彩石就可以成仙!然而却来到了这个世界才告诉我,我想要穿过五彩石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如果说对于来到这个世界最后悔的人,那么非东方亦尘莫属。

    他属于那种十足的工作狂,没有生活,只有工作!

    他同时担任黄山派掌门和东部联盟门主的职位,也两个职位也是他一生的骄傲,他为了能够将东部联盟和黄山派都带领好,可谓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

    为了工作,他甚至没有娶妻生子,孑然一身,为的就是能够全身心都将精力投入到工作之中,为了黄山派也为了东部联盟。

    甚至为了挽回东部联盟即将瓦解的局面,他差点拒绝了这一次泰山之行。

    然而到了现在,东方亦尘来到了这个世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自己。

    这个时候还没有东部联盟,有的只有那个一心往上爬,期待有一天能够登上掌门宝座的黄山派长老东方亦尘。

    东方亦尘一直在偷偷地观察另一个“东方亦尘”。

    当他头一次以局外人的身份来审视自己的时候,却发现他原来这些年来过得如此辛苦,工作成为了他的全部,他甚至都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并且他也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一个黄山派掌门东方亦尘,也不需要什么东部联盟,即便没有这一切世界依然在运转。

    他从前辛辛苦苦所奋斗的一切,其实并没有多少意义。

    到了这一刻,东方亦尘忽然开始讨厌起他原来的生活,也忽然有了一种明悟,甚至还有一种失落,最后还有了一种迷茫。

    于是他抱着酒浪迹街头:

    “累……我真的好累啊!忽然间我不想回去了……以前我觉得,我必须回去,黄山派和东部联盟离了我不行。然而现在……我觉得我回去和不回去,其实没什么区别……”

    东方亦尘无奈叹息,猛地抱起坛子就凶猛灌酒。

    正当他想要一次性喝个痛快的时候,他却忽然停了下来,疑惑地望向了天空。

    他看到了天空的异像,也感受到了那强大恐怖的气势。

    “怪哉!张门主怎么也来了?传送阵台不是早已经被关闭了吗?管他怎么来的,我要找他喝酒去,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从今之后,我要换一种方式活!我再也不管什么天下大事,更不在和人结仇。我只交朋友,只喝酒!谁爱管天下大事,让谁去管!天塌了,让那些高个的先顶着!”

    东方亦尘一边说着,一边抱着酒坛朝着气势涌动的地方而去。

    …………

    东山大学,医务室之中。

    宋语瑶正陪着“张易”,让医生给“张易”处理伤口。

    外头那滔天的气势,普通人根本察觉不了,对于普通人而言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所以医务室中的几人,根本不知晓外界早已经变天了。

    宋语瑶满眼柔情却又有些心痛地望着处理伤口的“张易”,她想到一事忽然开口说道:

    “张易,我闺蜜周慧的生日要到了,你陪我一起去为她庆生好不好?”

    听到宋语瑶的话,“张易”却没有多少反应,他开口回答:

    “跟你那闺蜜周慧一起玩的,都要么是高干子弟,要么是富二代和阔家少爷。我这样一个穷小子去了也和他们玩不到一处,所以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说完之后,“张易”垂下头来,一副畏畏缩缩且有自卑懦弱的模样。

    宋语瑶在心底,不由得微微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