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许墨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只不过是把这个冒牌货带到医院来,抽了一管血,然后和唐家老爷血液相结合测试了一下,看看双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父女关系。

    好在,最后的结果没有让人失望,这冒牌货果然是一个“假货”。

    她和唐老爷,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冒牌货一直以来都在外面招摇撞骗罢了。

    啧啧啧,许墨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了,心想她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女人她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成少夫人那个姑奶奶?

    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厉景懿这尊惹不起的大佛?

    这不是自己没事找罪受么?

    唉……其实她要是真喜欢模仿别人的话,哪怕是去cosplay也行啊,可她非要自己作死干嘛呢?

    没办法了,自作孽不可活。

    许墨就算是再同情这个女人,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心想这大概就是你的命了。

    末了,医生等人都退了出去。

    许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没有苏醒迹象的冒牌货,对着身边手下吩咐道,“一会儿等这个女人醒了,直接把她送到警局去就可以了,那边我都已经打好了招呼,你们自己看着办。”

    “是,我们知道了。”手下点点头。

    接着许墨便转身准备离开,不料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病床上的冒牌货突然醒了过来,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不要!”

    ?

    听见女人的声音,许墨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只见冒牌货顶着一张和唐暖画一模一样的精致脸蛋,一脸羸弱地望着他,“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到警局去,好不好?”

    “哦?”许墨微微有些意外。

    可惜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这是总裁下来的命令,他只好耸耸肩膀照做。

    对着女人淡淡笑了笑,许墨一字一句清晰地说了,“这位小姐,其实您早就应该预料到,会发生今天这一切。”

    从这个女人刚开始冒充唐暖画的时候,她就应该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唐暖画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如今她自食其果,又有谁能够救得了她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些都是我活该,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呀!”冒牌货紧张道。

    许墨却莫名觉得好笑,“不是故意的?那难道是刻意的吗。”

    “你伪装成少夫人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你不是故意的,等到你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之后,又开始博取我的同情。

    怎么,你以为我们家总裁,有这个心情陪你闹着玩?”

    许墨态度冷冷淡淡的,却已经充分的表示了他的意思。

    放过这女人?不可能的。

    “我没有,我没有要博取你的同情,你就当是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跪下来求求你好不好?

    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把我送进局里,我要是真的进去了的话,我的母亲和弟弟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呀……”

    忽然,冒牌货一边泪眼婆娑地哭着,一边从床上起身,直接跪在了许墨面前。

    她想到自己已经年迈病重的母亲,还有那在寄宿学校里面上学的弟弟,已经泣不成声。

    要是自己真的被关进去,那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弟弟,她们该怎么办?

    冒牌货本来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没有她,母亲和弟弟岂不是只有等死了吗?

    不……

    “喂,小姐,你这是干什么!”许墨这时明显慌了。

    打死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冒牌货居然会直接跪下。

    三两步走上前,许墨连忙先把这个女人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他语气里满满都是无奈,“小姐,这真不是我不救你,而是我也没有办法!”

    “你自己又是得罪少夫人,又是得罪我们家总裁,非把人给逼急了,你叫我能怎么办呢?”

    “我也只不过是总裁手底下的一个喽啰而已,你即便是向我下跪,我也帮不了你什么的!”

    许墨说的都是实话。

    谁叫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的,居然得罪了他们家高高在上的总裁?

    总裁下了令要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许墨又怎么可能不乖乖照做。

    所以,就算是这个女人现在装的再可怜,把膝盖都给跪破了,许墨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不过他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算是安慰的说了一句,“你放心吧,现在总裁的意思也只不过是把你先拘留起来,等到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才会定你的罪,你吃不了多少苦的。”

    “要是你真的有什么忏悔之意,就到警局里面去跟警察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切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话落,许墨不打算再听这个女人解释,转身就走。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啊!”

    冒牌货一想到自己要被送进警局,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立刻在后面又哭又叫。

    可惜,没人能救得了她。

    等到许墨离开以后,几个手下便按照他的吩咐上去,压住了冒牌货的四肢,“小姐,识相点就走吧!”

    就这样,冒牌货被压走了。

    许墨那边在办完了这一些事情之后,也立马将情况汇报给了厉景懿,“总裁,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好了。

    经过医院的证实,那个女人的的确确和唐老爷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只不过是个冒充少夫人的“假货”而已,您不用担心了。”

    “好。”厉景懿听到这答复,沉沉地应了一声。

    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担心过,把那个女人抓起来,不过是必要的过程罢了。

    “咳咳,总裁,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清了清嗓子后,许墨又在电话那头问了。

    厉景懿这时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似乎是在脑中想了想,然后淡淡给出了一个答复,“是时候,该澄清一切了。”

    “好的总裁,我明白您的意思,知道该怎么做了。”许墨立刻点头会意。

    接着,许墨便直接联系了各大报社,开始了一番大规模的“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