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血脉 > 第4938章 左右为难,莫非是那位天仙?
    杀人越货!

    无本买卖!

    方显表情不变,方家虽说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恶霸,但关键时刻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样很果断。

    但他没有表态,因为方子铎还未说完。

    果然很快方子铎就继续说道:“当然这在我看来,是下下策!如非必要,依我之见不宜选择这条路。”

    “那其他选择呢?”

    方显问道。

    而方子铎则是点头道:“第二条路,以巨大代价从李叶此人手中得到吞金兽,然后献给斓曦子天仙!”

    这就是他之前作出的决定,只不过他接着说道:“但如今从我与这位李兄几次接触来看,可能性也很低。”

    方显不动神色,陷入思考。

    但方子铎还未说完,他继续说道:“父亲,其实还有另外一条路。”

    “哦?”

    “我有一个直觉,李叶此人绝非常人,或许他会是我们方家度过此次危机的契机。”

    当然连他自己说完都觉得不可能,摇头失笑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直觉,所以还请父亲大人作出决定。”

    方显陷入沉思。

    自己儿子的一番分析的确是符合他心中所想。

    但现在方家不比从前,一步走错,步步错!

    甚至很可能给他们方家带来巨大的灾祸。

    “若是我们将吞金**给石七,甚至将李叶此人赶出方家,你觉得如何?”

    他若有所思后,突然间问起。

    但方子铎立刻摇头说道:“父亲大人请三思,不说李叶此人是否当真有着我们看不透的来历和实力,如此一来会彻底与他结仇。即使他不值一提,吞金兽也落入石七此人手中,父亲真的觉得以石七的脾气会念我们方家的好?”

    方显皱眉,然后摇头。

    方子铎说道:“他不会,甚至不会以此感激我们方家,还会认为我们方家怕了他!如此一来,我方家颜面何存?传出去外人怎么看我们方家?区区一个六品地仙就逼得我们方家低头?”

    “更重要的,石七此人生性凉薄,他绝对不会念我们方家的恩情,斓曦子天仙那边,我们方家没有合适的礼物,想要以此攀上关系,很难!”

    这番见解,倒是让方显老怀欣慰。

    他坐镇方家这么多年,见过方家的辉煌也经历了现在方家的没落,怎么可能会不明白这些。

    只不过他想要看看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能否在他百年之后,支撑起整个方氏一族。

    “说得好!我方家如今还轮不到他石七一个小小六品地仙耀武扬威的地步!”

    方显哈哈大笑,但随后却是神色严肃。

    方家或许暂时不会在乎一个石七,但绝对在乎他背后的斓曦子天下!

    更重要的,方家潜在的敌人不少,那些人可都是在等着方家这棵大树倒下的一刻,扑上来分而食之。

    方子铎点头,“那依父亲您的意思是?”

    “你先与这个李叶多多接触,看看能否弄清楚他的来历和实力,同时只要不是我方家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他开口,任何要求都可以答应!只要他交出吞金兽!”

    方显身为方家的族长,自然有这个权利:“记住,不要强硬。”

    “是!”

    方子铎点头。

    但方显还觉得不够:“另外让人查一下他身旁那两个人的身份,看看有没有线索。”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对于方子铎,方显是相当满意。

    他感慨了一声:“我方家如今正值关键时刻,如果等为父能够突破……”

    方家如今除了仅存的那位老祖外,实力最强的就是方显。

    六品地仙!而且是在数百万年前就已经是六品地仙!但六品地仙和七品天仙,看似一重之隔,但这一重如同天堑!

    多少地仙终其一生跨不过去!

    甚至比起凡人经历仙劫,踏入仙魔境界更困难了亿万倍!

    广兰城散仙地仙不少,但天仙却凤毛麟角!

    “父亲定然可以!”

    方子铎也是向往无比,他如今实力虽然不如自己父亲和石七,但也已经是踏足五品地仙境界!

    只可惜,哪怕他天赋不弱,想要突破天仙却机会渺茫。

    否则方家多一位天仙,就算不如曾经那般辉煌,可也绝对容不得其他人在背后窥视。

    “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可惜这广兰城强者不少,天仙却很少,而没有任何瓜葛又可以被我们方家拉拢的天仙更是只有斓曦子天仙一人,否则……”

    方显摇头,方家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去考虑斓曦子天仙,实在是这个女人脾气太古怪了,方家也不想和她打交道。

    突然间,方子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说道:“父亲大人可还记得昨日天空异变?”

    方显眉头一皱他自然注意到了。

    “以广兰城外结界强度,至少是天仙才能破阵,如果当真有人闯入广兰城,而此人一身修为至少是天仙级的强者!如果可以找到此人,许以令他心动的代价,或许可以为我们方家所用?”

    想法很好,但连他自己都摇头失笑:“可惜,此人进入广兰城后就了无音讯,也不知道是广兰城结界运转不灵,还是当真有人撕裂结界进入。”

    当然这些想法方家父子也只是随口一谈,毕竟这种事情不切实际,比起攀上斓曦子天仙更虚无缥缈。

    先不提有没有这一号人物,就算有方家如何和对方攀上关系?

    又如何确定对方不会野心太大,反过来吞并方家?

    而在方氏父子为了方家前途奔波头疼的时候。

    方府。

    李叶所在的小院。

    吞金兽正幽怨的趴在地上。

    “刚才吓死小兽了,你不会真的想要把小**出去吧?”

    它倒是不怕自己会死,就是不愿意回那个疯女人身边去。

    李叶看了它一眼,笑容让后者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然后才摇了摇头。

    吞金兽立刻松了口气,但很快就说道:“你刚才这么做,就不怕方家转手就把我们给卖了?”

    黑伶站在一旁也是忍不住心中疑问开口说道:“公子爷刚才那么做,难道是笃定方家不会把我们交出去?”

    话刚说完,李叶目光就朝着小院外看去。

    黑伶立刻识趣的闭上嘴巴,同时片刻后,门外就传来了方家二公子的声音。

    李叶笑了笑:“那就要看方家到底够不够聪明了。”

    进来的人果然是方家二公子,方子铎。

    这也是他第二次来李叶的小院,不过比起上一次,这位方家二少显得就多了几分犹豫。

    他开门见山拱手说道:“李兄,方某有一事希望李兄如实相告。”

    黑伶识趣的退了出去,倒是吞金兽懒洋洋的趴在一旁,抬起眼皮看了方子铎一眼,忍不住说道:“方家小子,你们方家应该还没有蠢到认为就石七那个烂人,能够帮你们方家度过危机吧?”

    这话一出口,方子铎表情微微一变,他的目光落到了吞金兽身上,倒也没有着恼,而是苦笑一声:“看来方某之前并未认错,小金金大人别来无恙。”

    李叶在一旁差一点没嘴巴裂开笑出声,尤其是听到方子铎这样的仙门公子口中,说出这种称呼,那个画面的确很强烈。

    仿佛是发现李叶那奇妙的表情,方子铎尴尬一笑道:“李兄不要见怪,我与你身边这头灵兽乃是旧识。”

    “方家小子,说吧,是不是想要把兽爷我交给石七?好让石七念你们的人情,然后在斓曦子那个疯女人面前给你们方家说好话?”

    吞金兽撇了撇嘴,“兽爷我劝你们方家还是死了这条心,别那么天真了!石七是什么人你们应该清楚,就算退一万步,那个烂人真的念你们方家的人情,去那个疯女人面前说好话又如何,你们方家确定就靠着那个疯女人就能转危为安吗?”

    方子铎表情不变,并未因为方家原本的那点小心思被人点破而发怒,相反他还很真诚的点了点头:“小金金大人教训的是,之前我方家的确有部分人有这种想法,但还请李兄相信,你是我们方家的贵客,更是我方某人结交的朋友,这种出卖朋友的事情我方某人绝对不会做得出来!”

    吞金兽不屑一顾,但也没反驳。

    甚至还嘀咕了一句:“你们方家到还算有点节操,你方二少比石七那个傻逼算是比较出色了的。”

    换了其他人被一头灵兽这么当面嘲讽,早就勃然大怒。

    但方子铎并没有,而是苦笑连连。

    拿他和石七相比,也不知道是在夸他还是在贬他。

    他礼数周到,态度也诚恳。

    “我方家绝不会如此做,不过方某也希望李兄可以告知一件事。”

    方子铎眼神很认真,甚至带着一丝期待,“李兄如今修为是几品?”

    修为是几品!

    这是修仙者之间的一种说辞,毕竟到了仙魔这个境地,若是故意将气息隐藏起来,除非是一人境界比另外一人高出很多,否则很难察觉到对方的真实修为。

    就如同方子铎,自身乃是五品地仙,在他看来就算是六品地仙在他面前,他也勉强可以察觉到蛛丝马迹。

    可从见到李叶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始终看不透李叶,这让他心中始终在犹豫和怀疑。

    要不是那个可能性太夸张和不可思议,他当真会将李叶与昨日突然间撕裂广兰城结界的那位天仙联系在一起。

    这个问题,他犹豫了很久。

    “李兄不要误会,若是李兄不便直言,就当在下没有问过。”

    方子铎连忙解释,只不过他心中还是抱着一丝期待。

    如今方家的境地并不妙,看似不动如山实则已经摇摇欲坠。就算他说服了自己父亲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可随着方家日渐式微,压在他们身上的压力也随之越来越重。

    他必须要为家族一门上下,早做打算。

    李叶轻轻地用手指敲着桌面,并未直接回答,也没一口拒绝。

    气氛就在如此奇怪的状态下维持下来,渐渐地,方子铎脸上也显露出一丝失望。

    正当他准备苦笑离开时,李叶却开口了。

    “这头吞金兽,我不管它曾经是属于谁的,现在既然到了我手里,那就是我李某人的。”

    方子铎一愣,但没有出声。

    李叶继续说道:“我这个人脾气很直接,是我的朋友,那只要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会帮忙。”

    吞金兽打了个哈欠,趴在一旁就看着李叶装逼。

    方子铎表情古怪,但仍旧没有出声。

    而李叶继续说了下去:“当然,如果有人想要对我出手,我这个人向来比较懒,一般不喜欢和对方多做纠缠。”

    这话在外人耳中就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李叶认怂,主动退走。自然还有另外一种,那就是强势无比,灭了对方!

    如果是其他人,方子铎会觉得李叶是第一种人。

    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很可能是第二种。

    “李兄的意思是……”

    “如果再有人为了吞金兽来方家,直接让他们来找我。”

    李叶说完不在多言。

    也并未回答方子铎之前的疑问。

    带着这样的疑问和不解,方子铎离开后就立刻找到了自己父亲方显,简单的将之前与李叶的一番交谈复述了一遍。

    方府,书房内。

    方显紧皱眉头。

    “你的意思是,这个李叶,并未直接回答你的试探?”

    方子铎点头道:“是。”

    方显眉头更是蹙成一团,眼神连连变换,之前他想要让方子铎出面试探,说穿了就是为了衡量李叶是否值得方家不惜冒险,得罪石七。

    但是现在,他们一无所获,甚至李叶一番话透露出,想要得到吞金兽根本不现实。

    如今放在他们方家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和李叶翻脸,直接抢夺吞金兽!要么就是和石七翻脸,甚至最终得罪斓曦子天仙!

    方显的脸色不太好看。

    正当他犹豫之时。

    方子铎却开口说道:“父亲,您觉得李兄会不会就是昨日那位撕裂广兰城结界的天仙?”

    此言一出。

    书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静的连呼吸都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