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绝品女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老公来了
    宋离知道自己犯了忌讳,否则这些混混不会这种反应。

    立哥和陈立,两种不同的称呼,意义完全不同。

    眼看着巴掌过来,宋离小抓住小混混的手,反手就是一击耳光,打的小混混晕头转向。

    这种货色,连碰自己的资格都没有。

    白风跟了宋离不少时间,人也机灵了,紧随其后,拳打脚踢,不出十秒时间,剩下的小弟全被干翻。

    “兄弟,我只是找想立哥而已,你没必要动手吧,跟我说说,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你了?”

    宋离手上发力,小混混痛的嗷嗷直叫。

    “哥,疼,轻点,你说的立哥应是陈立,是个骗子,专门忽悠外乡来的游客,他在我们曼度骗了不少人,败坏我们的名声,老大下了命令,见到他就抓回来。”

    宋离一把推开混混,心中已经有数。

    丈母娘沈琴好面子,四处炫耀,口无遮拦,被陈立盯上,上了他的鬼当,所以才会问沐雪要三千万。

    宋离感到一阵头疼,这个丈母娘真是不让自己省心,出去旅游也能给自己惹麻烦。

    正如立哥所说,真想找机会揍她一顿,或许就老实了。

    “兄弟,没事了啊,你们可以走了!”

    宋离笑笑,松开手,几个混混哪敢停留,一溜烟跑没了影。

    回到酒店,宋离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搜索信息。

    沈琴这么精的一个人,竟然会被人骗,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在网上浏览旅游诈骗相关的信息,提到最多的就是赌石。

    “宋离,看什么呢,找到立哥没有?”

    周沐雪靠近,从背后抱住宋离。

    “我问过人了,对方说立哥就是个骗子,专门骗来云河的游客,我怀疑妈和爸被他骗去赌石了。”

    宋离心里一阵烦躁,沈琴真他娘的是个败家丈母娘,赌石这种东西连自己都看不准,她一个文盲,懂个屁。

    “赌石?不可能吧,妈根本不懂这个!”沐雪摇头道。

    “妈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不懂装懂,假装豪气,你也听到了,立哥开口就要三千万,分明就是用来赌石的。”

    沐雪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迅速拨通沈琴的手机,无法接通。

    她又给周大海打电话,依然是无信号。

    “宋离,现在怎么办,妈和爸都关机了。”

    “时间还早,我和燕京大学的卢教授请教一些赌石方面的事情,或许晚上能用得上。”

    同一时间,云河市场,翡翠公盘。

    沈琴和周大海站在人群中间,场上堆满了尚未切割的原石,数十个买家敲敲打打,仔细观察。

    不多时,一名中年人选中原石。

    十公斤的石料,一百多万,皮壳看起来还算规整,窗也没开,直接上锯台开切,霸气到不行!

    石料很大,足足切了半个小时。

    谁知垮的一塌糊涂,说是砖头料也不为过。

    中年人面如死灰,万念俱灰,周围传来一片叹息声。

    很快又有一个老头花了十万解石,现场切割。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原石。

    石头一点点的剥离,露出真面目,一片通体翠绿的翡翠。

    围观的人群爆出一阵欢呼,有人兴奋,有人后悔。

    “出绿了,出绿了!”

    “水头不错,高冰种的料子,正阳绿,可惜不是玻璃种!”

    “最少值百万,一刀就翻了十倍!”

    老头开怀大笑,现场就有人高价收购,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琴姐,你看见没,这就是一刀天堂,你女儿到底会不会给钱,明天可就要开盘了,今年最大的私盘,二百多公斤的木那料原石,错过这次,你这辈子都没机会暴富了!”

    陈立笑笑,不断的蛊惑沈琴。

    周大海胆子小,人怂,问道:“陈立,万一亏本怎么办,那可是三千,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不能打了水漂。”

    “周叔,赌的就是心跳,您女儿又开工厂,又投资房地产,还住上亿的豪宅,三千万对她不算什么,你知道前年开出过什么,极品的帝王绿,价值十个亿!!”

    陈立大呼小叫,表情极其夸张。

    沈琴心动了,万一真的出货,一夜暴富,以后在也不用受宋离的气,她一看到宋离就来火,奈何那种羞涩,这要是真让自己碰大运撞上了,以后骂人的时候更有底气。

    “周大海,你少给我啰嗦,不就是三千万的事!”

    沈琴大言不惭,信心爆棚,仿佛十亿正在向她招手。

    同日晚上,曼度酒吧。

    宋离带着沐雪和准时赴约,白风留在外面望风。

    两人选中靠边的位置,谁知等了半小时,却没人过来接头。

    “宋离,怎么还没人来,立哥不会耍我们吧。”沐雪问道。

    “不清楚,我去外面打电话问问,你在这等着!”

    宋离交待了两句,跑出酒吧,他前脚刚走不久,就有一名年轻男子端着酒杯过来。

    一头黄发,披金戴银,一看就是富二代。

    “美女,一个人啊,赏个脸吧,喝一杯!”

    周沐雪撇了一眼,拒绝道:“丢不起,我不是一个人,请你离开,我不喝陌生人的酒!”

    “哎呦,美女,有性格,我喜欢,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云河花少,多少女人抢着喝我的酒,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花少贴进周沐雪,把酒杯端到她面前。

    周沐雪一阵厌恶,推开花少。

    “对不起,我老公马上就来了,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你老公,吓唬谁啊,我好怕怕噢,美女,既然出来玩,就他妈给我放开点,你到底喝不喝!”

    花少爷目录凶光,寒气逼人。

    周沐雪见惯了大场面,何况宋离就在外面,她还真不怕这个所谓的花少爷。

    “对不起,我不管你是谁,不喝!”

    花少爷是花场老手,猎艳无数,从来没失手过。

    不远处还有兄弟看着,周沐雪滴酒不沾,如此不给面子,岂不是让兄弟们看笑话。

    花少爷顿时火冒三丈,捏住周沐雪的下巴,强行灌酒。

    “请你喝是看的起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周沐雪奋力反抗,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花少爷脸上。

    花少爷勃然大怒,回手就是一巴掌,抓住沐雪的头发。

    “臭婊子,你他妈敢打我!”

    “臭流氓,无赖,放开我!”沐雪喊道。

    花少爷从小到大还从来没被女人打过,此时恼羞成怒,下手狠毒,又是一脚揣在沐雪小腹。

    看热闹的人不少,却一个敢阻止的都没。

    “这女人新来的吧,连花少爷都敢得罪!”

    “听说花少爷很变态的,花样很多,正常人都受不了!”

    “可不是,前天那个陪酒小妹,现在还没住院,大出血,也不知道花少爷是怎么折腾人家的。”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替周沐雪可惜。

    这么漂亮的女人,得罪了花少爷,肯定没好下场。

    不多时,又过来三个年轻男子,笑意盈盈,猥琐的很。

    “花少爷,小妹怎么你了,这么大火气。”

    “花少爷,竟然还有你搞不定的女人,是不是钱没到位?”

    “大方点嘛,就这种货色,给个万儿八千,任你折腾!”

    三人胡言乱语,无耻下流。

    周沐雪捂着嘴巴,怒目而视,她看见宋离走了过来,说道:“花少爷,我老公真来了,我劝你赶紧走,否则后果自负。”

    “臭婊子,还他妈敢嘴硬,你老公算哪根葱,来了又如何,不妨告诉你,在曼度酒吧,就没有我花战怕的人!”

    花少爷冷笑连连,不住打量着周沐雪的身材。

    “花少爷,我的确不算哪根葱,但我会成为你第一个怕的人,打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宋离阴沉着脸,由远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