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鬼夫欺上门 > 第230章要杀叶的是老杨?
    “还没有说肉瘤大聪明的事儿呢!”我转向叶,问:“后来怎么样了?那个肉瘤被卖到宫里了?”

    叶点点头说:“的确被成功的买到的宫里,不过具体的情况我并不知情,或者……”叶说着笑了起来,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大聪明说:“你可以问问当事人。”

    大聪明本来就气鼓鼓的抿着嘴,听叶这么说哼了一声掐着腰嚷嚷:“还知道我是圣尊吗?陈年旧事糗的不能再糗你偏偏拿出来说,安的什么心?”

    这么说大聪明对自己的那一世也是避讳的不想说?

    我看着大聪明忽而笑了起来:“可是我很想听啊!圣尊能否解惑?”

    大聪明等着我:“你们……你们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我早该知道你的胳膊肘往那边拐的!”说着一跃,就落在再说石桌上。

    我跟叶分坐在石桌的两侧,叶以来的担当从容,似乎并不把大聪明生气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我却不一样的,我看着大聪明说:“你不要这么嘛!如果你想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的,一定是为了我好的,我不听就是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有什么隐瞒?不过是陈年往事有什么不好讲的?”大聪明咳嗽了一声,等于清了清嗓子,然后没好气的说:“那些人把我买到皇宫里头,管事儿的太监把我头上的帽子一扯,看到我头上突出一块当即就吓了一跳,不过那老太监在皇宫里呆了一辈子,见的事儿多了第一眼吓到之外,就迅速的让人把我关到小房子里,自己就出门了……”

    大聪明说着斜斜的看着叶,冷嗤:“还不是他当年太窝囊了,名义上是皇帝却原来只是一个傀儡!”

    这话里话外的讥讽让我听了都忍不住想要捂住住大聪明的嘴巴,但是叶听了之后却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笑着说:“不错!当年的确是我太无能!李氏的江山是祖辈们铁血征战而来的,但是我却无能到被宦官和外臣牵制关押毫无反抗之力不说,还没有一点点的血性和骨气,任那些人拿捏……”

    额……这些前尘往事,我都不记得,不过听起来就让我伤感,当事人叶说出来心里该是多么痛苦?

    我连忙拉住叶的手,他却笑着说:“无碍!这些过往耻辱不能叫我伤心难过,而且恰恰因为这些我才更应该明白事理……”

    额……

    我真的没有想到叶居然会说出这样安慰我的话,也没有想到他会是这种旁观者的态度。

    大聪明冷哼了一下继续说:“皇帝窝囊,太监当政,武将当劝,起初是相互制衡的,但是后来就变了味,太监党政却无实权,便依附那些得权的武将,日子久了,就变成武将颐指气使,太监俯首听从,皇帝……依旧是傀儡,被关押被监视被欺辱……”

    大聪明说着这些目光却始终盯着叶,叶只是安静的听着,并不反驳,也不跟大聪明争吵。

    大聪明盯着叶好半晌,终于意识到自己刻意挑事儿的意图被识破了,对方不接招,就讪讪的扭头对我说:“那太监见了我头上的肉瘤甚为惊讶,认定我是妖孽,然后迅速禀报了自己的靠山姜少尉。”

    “当时盛唐的威名不再,我被朱贼挟持,朱贼一直想要除去去改朝换代,但一直在征战不休便,他们留着我的性命不过是想要效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做法,用我来证明他的权利是正统的,便排了心腹姜少尉看管着我,那时候人心不古,强权在手谁还会在意一个傀儡?自然是各自为政让朱贼他们吃了不少鳖……”

    叶接过大聪明的话说,语气中不乏难受:“于是傀儡皇帝失去了作用,朱贼不想留我,但是他手下又文人谋事,那些人包藏祸心,个个都有不臣之心,却还要标榜自己读圣贤书是忠耿之士,但是我毕竟是皇帝,他们突然杀我一定会留下恶名,所以,他们想要除掉我还需要细细思量!因此,那朱贼有所忌惮,一直在想除去我的法子,却一直不能……”

    听叶讲着这样的往事,虽然已经隔了千百年,但听他苦涩的语气,便知道脖子上随时夹着一把刀的样子着实难过!那段痛苦的经历一定让他备受煎熬。

    我看着叶,又忍不住伤心。

    大聪明看着叶目光不再那么敌对,他缓缓的跳下桌子,在石凳子上坐下说:“而我的出现刚好给了那些人一个借口!”

    ……

    当天,买入带着肉瘤的怪物后,主管太监杨公公思量之后觉得不对劲,就跑去找自己的靠山姜少尉。

    那姜少尉听说了这件事儿不由得大怒,抬脚就把那杨公公踹的仰八叉,怒吼:“你来找我,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儿?原来不过是买了个怪物?能有什么了不起?也值得你来邀功?”

    杨公公本是喜滋滋的来报告,但是被踹了一脚差点背过气去,看着姜少尉的样子似乎要杀人,赶紧大喊:“将军!您心中的苦闷老奴是知道的!怎么干给您添堵?这件事儿老奴认为是您翻身的绝佳机会!”

    本来姜少尉心情不好想要再踹一脚的,但听杨公公突然这么说,搁在半空中的脚猛然收了回去问:“你说什么?”

    老杨忍着疼痛爬起来跪着说:“将军英勇威武,本应战场杀敌建立功勋,却因为宫里这一位,大将军让您看守,简直是大材小用碍了您事儿!”

    杨公公拍须溜马的说着,观察着姜少尉的脸色。

    这姜少尉听了果然冷哼一声怒不可遏:“一个傀儡也值得本将看守?”

    “对!就是说!所以老奴给将军送来了绝佳的建立功勋的时候!”杨公公仰起头真诚的说。

    姜少尉一愣:“什么机会?”

    杨公公说:“就是这肉瘤的孩子!”

    “怎么说?”

    “将军,您想啊!自古以来,天降异象,那一次不是因为皇帝无得天怒人怨?”杨公公慢慢的爬了起来,目光眯着起来透着毒辣。

    那姜少尉本来不明白,但就在接触到杨公公的眼神之后马上明白过来,心头一惊,盯着杨公公:“你……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将军,老奴在宫里活了这一辈子,什么没见过?什么都看透了,大将军早就容不下宫里这一位了,这个您也是知道的吧?”杨公公压低了声音说着,姜少尉心头突突一阵乱跳。

    杨公公说:“将军,说句不好听的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不是呢?您投靠大将军不就是因为大将军大权在握是个好主公?而老奴当初投靠您,就是看您英明神武为的就是晚年安稳!”

    话突然被挑开了,虽然有些难听,但是却叶足见其心,足见诚意!毕竟说真话有企图心的人比那些老谋深算的人好对付多了!

    姜少尉点点头问:“你是何种打算?”

    “我自然是为了主子您好好打算!”杨公公小声说:“您看管着宫里这个累赘,不出事是本分,出事就要顶罪,功勋一点都没有!您瞧瞧这么多年了原来比您官阶低的现在都比您高了半级,就上次那李将军……您对他行礼说实话老奴着实看着心里难受!”

    说起这事儿姜少尉就生气!

    原本那姓李的是个马夫,是被他提携的,但是因为他被派到这里看管傀儡皇帝,那马夫居然连越几级现在成了他的上司,他见了面还要拜见,真真让人愤慨生气!

    老杨凑到了姜少尉身边说:“主子,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是我们翻身的机会!只要在这肉瘤身上大做文章,隔了大将军一个名正言顺除掉傀儡自己登基的机会,到时候在大将军面前便是头功一件,升职掌权还不是大将军一句话的事儿?”

    姜少尉听了颇为动心问:“依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理?”

    老杨凑到姜少尉面前说:“这事儿简单,您先除去傀儡的那几个帮手!就那昭仪宫的那位江湖草莽,一身的武艺,有她在,就算有借口,想要除去傀儡也不是简单的事儿!”

    “依你看?”姜少尉又问老杨,老杨作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

    大聪明说到这儿叹口气,看着我。

    我一听昭仪宫,又一听江湖草莽,心里下意识的想到一件事儿。

    如果没记错,之前叶应该告诉过我,我不是什么名门闺秀,而是江湖女侠,因为叶对我有恩,所以我才进宫做了他的妃子实际是为了保护他!

    “这么说,那个杨公公坏到了家,要那个姜少尉先杀了我,然后再杀了叶,然后让姜少尉邀功?叶就算这么死的?”我疑问。

    历史记载是朱温密令朱友恭、氏叔琮等人弑杀昭宗,丝毫没有提及那个叫做姜少尉的人啊!

    大聪明摇着头说:“如果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

    没那么简单?

    那是什么情况?

    我扭头看叶问:“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个杨公公难道又想出了其他的毒计对付你?”

    叶还没有回答,就听到屋门口老杨的声音:“夫人,是我该死……我的确想出了一个毒计……”

    额?

    什么?

    要杀叶的杨公公,是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