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吴月。”

    刚刚,他不是说,有一些事情是我阻止不了的吗?现在忽然叫我去村子里,这跟他一开始的说法不符吧。

    不过,不得不说,他拿捏住了我的心里。

    我跟吴月之间固然不熟悉,但是,从死神号活下来的人都不容易。经历过那么悲惨而诡异的死亡游戏之后,又在谜一样的墨海里飘了那么长的时间,还能够活下来,这本来是天大的幸运。

    可是如果活下来之后还是要面对死亡,那么这么拼命的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

    而且,银面男居然愿意在这个时候让我回村子里去。难道,吴月的死还跟我有关系?

    “不要告诉我你想通了,愿意让我回到那个村子里。”

    “吴月,在死之前说过要见你。”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疑惑的看着他。

    “天亮之前去了一趟村子,在村子外遇到了她。”

    吴月死之前找我,到底是什么事?虽然不清楚,但是,我还是决定去村子里看看。我在山洞里也呆了有几天了,也应该跟忘尘打一声招呼。

    其实,我也不好意思说,我主要是害怕跟银面男单独相处。这两天都是他给我找吃的。而且,这个男人还总对我动手动脚,这让我觉得非常的不适应。

    这个时候让我回村子去一趟还真的是一个好机会。不过,我身上还穿着兽皮裙,这样去,真的没问题吗?

    “你不会让我穿这一身出去吧。”

    “过来。”

    我走到他面前,他从石床上拿了一块兽皮直接披在我的身上,然后用一根石头磨成的针连着细细的草绳,将那一块兽皮做成一个类似披风的东西,将我的肩膀完全的挡住。

    “可以了。”

    好吧。亏他想得出来。

    我跟他一起到洞口。从这个地方看过去,真的可以看到海岸线。不过,这里就像银面男说的那样,明明岛上有阳光,可是,海面上就是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

    这样的天气现象真奇特。

    看来,想要离开这里,还真的只能等待时机。

    这一次十五恐怕是不能离开了。离开还得造船,而且,还要弄清楚鬼岛的方位。可这些,都不容易。

    现在,还是先想去村子里吧。

    我跟银面男一起下山。我发现,这个山洞还挺隐蔽的。是背山的一面。要想回到村子里,还得绕一个大弯。

    从山上下来到村子里,走得太阳老高了,我的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水这才走到。

    ——

    村子里跟往常一样安静,站在村子口,还真看不出村子里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走进村子里,我发现村子里一个小变化。之前,吴月住过的那屋子的门,开着。

    之前那屋子里黑漆漆的,不过那一天是太阳快下山了,光线暗还算正常。

    而今天,太阳还挺大的,那屋子里依旧很黑。但是,能够看到里面。

    那屋子的正中央,竟然摆着一副类似棺材的东西。

    我到这里来,虽然银面男是跟我一起下山来的。但是,到了阳光大点的地方他就藏了起来。

    所以,这会,就我一个人站在这。我看着那一副棺材,棺材盖似乎还打开了。我就觉得一股寒意自脚底直窜头顶。浑身的毛孔都紧缩了。

    我紧绷着神经,压下心里的害怕,朝着门口走了几步。

    “你回来做什么?”

    忽然冒出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啊……”

    我回过头看着他,原来是忘尘。几天不见,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冷酷了。

    “是你啊。”

    我松了口气。

    “我回来看看。”

    “看看?”

    他扫了我一眼,冷嗤一声。

    “看尸体?”

    我看银面男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顾忌。所以没有说他告诉我的事情。但是,忘尘这冰冷的语气让我不得不怀疑,他该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

    “你,生气?”

    我试探性的问了问。

    他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的话。

    他自顾自的走进那屋子,点了三根类似香的东西,然后,将棺材板盖上。

    “里面,是吴月?”

    “是。”

    “她,怎么死的?”

    好在,他还是会回答一些问题。

    “重要吗?”

    呃……

    “我只是问问。”

    看来,这家伙真的是在生气吧。明显的比之前冷漠了许多。

    真是个怪人。

    沉默一阵,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这里,不安全,你不要再回来了。”

    “哈?”

    不安全,村子里不安全吗?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些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这个人。

    不说就不说。

    今天我来这里也是因为银面男说的话。吴月死之前居然要找我,现在,忘尘这冷冰冰的,我想要从他口里打探出消息恐怕是没可能了。

    都已经到这里来了。什么都没有打探到就离开,我又有点不甘心。

    “吴月死之前找过我吗?”

    这家伙,依旧不开口。

    看来,他已经决定了什么都不说啊。

    没有办法沟通那就只能放弃了。

    我在离开村子的时候,吴月身体里的尸鬼好不容易才被赶了出来,现在,她还是死了。原来,到了鬼岛上,死亡还是不能保证一定远离我们。

    忘尘说,只要不要想着离开这座岛就不会死。现在看来,就算不离开这岛也不会安全。我决定,加快进度找东西做船离开这里。

    我又看了吴月躺着的棺材一眼,人已经死了。我来这里,即便是看她一眼意义也不大。

    我走出屋子。看不到银面男,但是,自从知道他一直跟着我之后,我用心的去感受,好像,真的能够在空气中闻到那熟悉的味道。他果然一直在我的身边。

    我准备出村子了。还没有到村子口。就遇到了黄婆婆。黄婆婆看到我,直接迈着小短腿跑到我面前。那模样,看起来有那么一丝滑稽。

    “小丫头,已经学会用兽皮做衣服了。不错。有潜力。不过,你这个小丫头,这两天去哪里了。忘尘那小子到处找你呢。”

    “找我?”

    银面男不是说已经留了字条吗?

    “哎,那小子,就是一个闷葫芦。这么多年,他身边真的再也没有别人可以接近他。你,真的是唯一接近他的人。那小子,不知道怎么跟人相处,别看他总是板着脸,其实,这小子只是不知道怎么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他一直担心你,虽然你留了字条,可岛上的危险太多了,他怕你出事。”

    他会怕我出事?

    这样的事情,我还真的不敢相信。

    可是,黄婆婆的话,似乎不像撒谎。

    “这岛,叫墨岛,可这些年来,外来的人就没有在这个岛上长久活下去的,不然,岛上也不至于就那小子一个活人。”

    原来,这个岛真正的名字叫墨岛。

    这岛上真有这么的诡异吗?外来人的居然在这个岛上没有办法长久活下去?

    还有,忘尘,干嘛担心我?

    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我摇了摇头。

    这怎么可能?

    忘尘这样一个冷冰冰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会喜欢人的样子。

    他怕我出事,或许只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他太孤独了吧。

    “黄婆婆,墨岛为什么只剩下忘尘?”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你没事就好。小丫头,你还是留在村子里吧。墨岛上恐怕没有比这个村子更安全的地方了。而且,这样,那孩子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可是,我……”

    我要是答应,那银面男会发飙吧,想起他之前的花式惩罚,我就觉得腿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拒绝吧。

    “黄婆婆,我还是不能留在村子里。”

    “怎么了?”

    “总之不能留。黄婆婆你知道吴月是怎么死的吗?”

    “吴月?你说死去的那丫头?那丫头,被尸鬼侵染得身体衰败太厉害,后来,又被那个男人杀了。对了,那个男人现在不在村子里,他看起来像是中了邪。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你说的是朱明?”

    难怪我刚刚好像没有看到朱明。原来,是朱明杀了吴月。

    “他的目标是我?”

    “总之,你记住这话,不管你之后要去哪里,一定要防着点。”

    “谢谢你,黄婆婆。”

    我跟黄婆婆道别,趁着天还没有黑就出村子。

    出了村子没有多久,前方的树林越来越浓密。阳光也弱了不少。银面男还是没出来。我只有继续往回走。还好,我还认得路。

    我仔细的捉摸着黄婆婆刚刚说的话,吴月死之前想见我是不是就是想跟我说要小心朱明?

    还有,虽然,忘尘今天的态度很奇怪,是不是也是因为朱明?

    我想着想着,想得太入迷。

    忽然,我撞到了什么。

    抬头一看,正是笑得诡谲的朱明。

    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件黑色的袍子,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镰刀,这一身的打扮,怎么那么像我在船上看到的那个死神。

    我跟银面男跳下海之前,还看到,那黑袍下挡住的脸,那个人,是我曾经暗恋过的学长洛子峰。难道,学长也到这个岛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