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狐仙夭夭 > 第九十九章 确定是你的孩子吗?
    客栈厢房里夭夭因梦魇惊醒,白皙的额头上生出薄薄的一层细汗,醒后才感觉自己的头一阵刺疼,浑身乏力、口干想吐。

    “醒的到是巧,我刚让瑾儿去煮的醒酒汤,起来喝了吧!”

    千叶将她从床上扶起,端起瑾儿餐盘里的醒酒汤喂她,夭夭也是头疼的实在难受就任由千叶这么喂着,他舀一勺,她吃一口,直到一碗汤全部喝完。

    夭夭注意到千叶穿的是昨夜见他时穿的那身里衣,今早又一醒就看见他坐在跟前,想必是在她身边守了一夜,心里不由的一阵感动。

    他那么干净臭美的人,不知怎么就这样穿着脏衣服熬了一夜,她隐约还记得,她好像还吐在了他的身上。夭夭一怔,怪不得他只穿了里衣不见外衣,应该是被她弄脏了,心底不免又些自责,但是嘴上却一点的不饶人。

    “我已经好多了,你赶紧去换洗身衣服吧,臭死了!”

    千叶眉头一皱,她也不想想他这样是为了谁,手指一伸,在夭夭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这丫头再不教训教训以后怕是要上天了。

    夭夭捂着头讨饶。

    打发走千叶,夭夭招来瑾儿打水洗脸换上黑色的外衣,长发披在身后只用一只简单的银色簪子束住,相比她往日的妆容多了几分杀气。

    梳妆时夭夭一句话未说,瑾儿总觉得她家小姐今天身上有股刺骨的寒气,让人靠近不得。

    怕夭夭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临出客栈前瑾儿让小二去通知了千叶才敢与夭夭一同去拜祭老人家。

    一到老人家的小院门口,便看到前来吊唁的人挤满了整个院子。

    “你来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夭夭转身便看到仲长予人一身青灰色长衫站在她跟前,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穿白色以外颜色的衣服,夭夭微欠身向仲长予人问好。

    “昨夜让九渊找寻老人家亲戚的名单时并没有多少的人,没想到今日人却来了这么多,老人家在天之灵应该也会很欣慰吧!”

    看着院中前来吊唁的人,除了老人家的一些亲朋,其余的基本就是江城里的叫花子了,他们衣衫褴褛,手脚肮脏却人人在手中一缕开的正艳的紫藤花,放在老人家的灵堂前。这些应该都是曾被老人家施以援手的人,知道老人家走后来送他一程。

    夭夭眼眶一酸,为何好人他不长命。

    拜祭过老人家,夭夭见一直跪在棺木旁的半妖狼人琛儿身边餐盘里放着的饭菜没动一口,便蹲在他身边将饭菜递给他让他吃,他像是魂出了窍也不接,只是木讷的一张接着一张的烧着黄色的纸钱。

    “你可还记得老人家走前说了什么!他说的话还做不做数。”

    夭夭的话让琛儿无神的眼里有了一丝晃动。

    “他让你听我的话,你是听还是不听。”

    夭夭再次将饭菜举到他面前,等待着他的抉择。

    琛儿游移了半晌,终于接过了饭菜吃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仲长予人和东方都有些惊讶,平日里调皮耍赖稚气十足的夭夭竟然还有这样刚硬的一面,似乎对夭夭又有了重新的认识。拜祭过老人家的夭夭让瑾儿帮忙接待来吊唁的客人,自己有些累了要先回客栈歇息,瑾儿以为她昨夜的酒劲还没过便答应了。

    一旁的仲长予人见夭夭只身一人出了院子,有些担心便跟在了身后,结果一路来到了江义德的宅子前,仲长予人一惊。

    她怕是要做傻事。

    仲长予人还没反应过来夭夭已经跃入院中消失不见,再寻就寻不见人影了。

    “东方,你我分头去找。”

    “可是主上您!”

    东方踌躇起来,仲长予人不会法术,要是他不在身边万一遇上刺客怎么办。仲长予人像是看出了他的顾虑。

    “你不用担心我,这江府也不大,万一真出什么事我叫你就是。”

    在仲长予人的再三宽慰下,东方才进到府中去找夭夭。府里的大量的兵被江义德派去保护仲长无极了,所以府中只有少量的士兵在巡逻。

    东方以为快到晌午江义德会在后院里用餐,便先去了后院寻找,却没想到夭夭已经在前院的正厅旁的厢房找到了正在商讨如何保命的江义德和江怀仁。

    夭夭剑锋一指,吓的一旁服侍的侍女尖叫着跑了出去。守在江义德和江怀仁身旁的侍卫立马护在主子前面与夭夭对峙。

    夭夭见两人躲在躲在侍卫后面苟且偷生的样子一阵厌恶,心中默念口诀,一缕刺眼的红色火光萦绕在夭夭手中的剑上,用力一挥,火焰如鞭滚荡的抽在侍卫的身上,火舌肆虐下侍卫的身上发出一阵焦灼臭味。

    鲜红的火光映在夭夭的眼眸,夭夭忽然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在挣脱,汹涌的撞击着她的胸口就要爆出来,为了减轻这种难受感,夭夭现出了九尾,掌风之间法力惊人。

    侍卫暗叫不好,自知打过夭夭后让躲在身后的江义德和江怀仁往门外跑,自己来拖住夭夭。

    见两人要跑夭夭当然不让,只是那侍卫会束缚之法,引地中之灵气生出藤蔓将她捆绑住。

    可笑,以为这就能困住她,夭夭聚集体内法力一震,束缚住她的青藤瞬间炸裂,侍卫见状慌忙要逃,却被夭夭一掌震出了房间,死在逃跑的江义德和江怀仁的面前,还想再逃时,江义德就被夭夭手里扔出的剑射中了腿,跪倒在地。

    此时院外的仲长予人听见动静已经从府外赶到了前院,看到像火焰似的九尾晃动在夭夭的身后,而她正满眼猩红的从屋里走出来。

    吓的瑟瑟发抖江怀仁见仲长予人来了,便要抛下他的父亲跑过去求救,却不想被夭夭从头上取下的银簪子也射穿了小腿,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夭夭你不可以杀他们,就算他们该死你也不能……”

    仲长予人挡在了夭夭面前替江怀仁求情,话还没说完便被夭夭一挥手甩出去好远,幸好东方及时赶到扶住了仲长予人。

    与此同时夭夭挥起散发着刺眼红光的剑朝江怀仁的脖颈砍去,仲长予人眼看着无法阻止夭夭时一个黑影出现,及时的截下了夭夭充满杀气的一剑。

    千叶一身玄色长袍出现在夭夭面前。

    这丫头,还是没控制住自己。

    见她的神情怕是又失控了,指尖蓄力一缕蓝色光影被千叶送入夭夭脑中,夭夭身体一晃踉跄了几步,身后火红的九尾消失了。

    “千叶你不要拦我,他这这种人就该死,我要替天行道。”夭夭拔起地上的剑再次向江怀仁砍去。

    “你要是杀了他,你和她们还有什么区别”

    千叶一声怒喊,夭夭的剑再江怀仁的脖颈间停住,剑刃已入肉,割开一条小口子,血从肉中渗出,沿着剑刃从剑尖滴落,江怀仁被吓的晕死过去。

    她要是杀了江怀德,她便和他们一样了吗?

    “就算他们犯了该杀的罪,那也该朝廷判罚,你没有说杀就杀的权利。夭夭,放过他们吧,放过他们就等于放过你自己。”

    啊~一声叫喊从正门传过来,是江府一个丫鬟回到府中看到眼前这满地血迹的场景吓的摊到在地,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夭夭手里的那把剑。

    夭夭低头看手里的剑沾满血迹,心底一怔,她差点就成了像江怀仁那样的人。看着满是血痕的地上,还有受了自己一掌的仲长予人内心愧疚不已,只是对不起三字才说两个字就晕倒在地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