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狐仙夭夭 > 第七十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仲长予人所住的景府内庭一花园边上,夭夭正抱着昨日救的那只小雪狮,静静的看着它睡在自己的怀里。

    处理完府上日常琐碎事物后的紫瞳,经过花园时看见夭夭盯着小雪狮出了神,有意打趣道。“你这两眼巴巴的看着它,不是要把它吃了吧!”

    “要吃也先吃了你!”

    夭夭有意吓唬紫瞳,让头部隐约有狐狸的模样显出,紫瞳没有防备被吓出去好远。

    “你这小狐狸,一句玩笑都开不得了。”

    见夭夭笑他被吓到气的急了眼。

    “你这小侍童,到是开不了玩笑了。我只不过是吓你一下你便急了。”

    这时一个小侍女将盛着黑色汤药的碗给了夭夭。夭夭弄醒了怀里的小雪狮,将盛着蓝色液体的碗放到小雪狮的嘴边让他喝,小雪狮看着眼前是昨日救自己的人便温顺的低下头去喝,可是他只喝了一口便不再喝了。

    “你给他喝的这是什么?”

    紫瞳看了也好奇,上前凑近了看。

    “能治疗创伤的灵药,怎么你要喝?”

    “谁要喝,我只是好奇你这药管用吗!听说一般的药材对灵兽是不管用的。”

    “当然管用啦,这可是我用一晚上的时间到不周山采的草药。”

    “不周山?你去了不周山?就为了一只灵兽?”

    听说不周山上灵草极多,但是因为经常有生猛的野兽出没,所以寻常人是不敢进入的。若是遇上在山上成精的妖,恐怕就连有几百年道行的道士都难以逃脱,而这小丫头竟然是为了一只灵兽去的不周山,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是啊!谁让你们一个皇子府连灵草都没有,我又不想回家,身上又没钱,只有去采啦!”

    看着眼前不吃药的小雪狮,难道是药太苦了吗?夭夭低头尝了一口,药刚入口就苦到眉头打结。

    紫瞳看到这幅模样的夭夭嘴角不自觉的抽搐,她还能再笨一点吗?

    “你把他弄晕!”

    “什么?”

    “你还想不想让他喝药了。”

    “想!想!”

    说着夭夭就将小雪狮弄晕了,紫瞳拿过药就往小雪狮的嘴里灌,看的一旁的夭夭目瞪口呆,这~这也太直接了吧!

    “你俩干什么呢!”

    听府里的下人说看到夭夭在这里给小雪狮喂药便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两人是将小雪狮弄晕了直接灌药。

    “仲长予人你看,我们给小雪狮喂好药了!”

    夭夭将小雪狮高兴的抱在怀里。

    仲长予人淡淡一笑,他们这哪里是喂药,明明是灌药。

    “你怎么敢直呼主上的名讳!”

    之前都提醒过她了,她怎么还这么没大没小呢!

    “那不然叫什么,我又不是他的手下不能跟着你们叫他主上,难道要叫三皇子吗?多见外啊!”

    “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到是你怀里的那只雪狮可有取名?”

    仲长予人一说到是提醒了夭夭,夭夭脑袋里转了一圈,在花园里来回走了几步后郑重宣布道“他以后就叫来福。”

    紫瞳没忍住,嗤笑出声“哈哈哈,来福,你是在给狗取名字吗?还想了那么久。”

    “来福,恩是个有福气的名字!你受伤了?”

    听见仲长予人同她站在一头,夭夭高兴的朝紫瞳做了个鬼脸。抬手间仲长予人见到她宽阔的衣袖下胡乱的缠了几圈白布,红色的鲜血从布中渗透出来。

    “嘶~”

    仲长予人一时情急,上前想查看伤势时碰到了夭夭的伤口,痛的她五官都扭到了一起。

    血布揭开,一条长长的伤口从手背延伸到手臂,皮肉外翻血肉模糊。

    “如何伤成这般?”

    “一点小伤不碍事。”

    “都伤成这样了还不碍事。”

    夭夭一副不在意自己身体的态度让仲长予人的语气一下子严厉起来。看伤口的形状不像是利剑划伤,倒像是野兽抓伤所致,虽已将止了血,但是伤口还尚未缝合,仲长予人立马唤了紫瞳取了针线来。

    “以后再有什么事不要自己一个人想办法,要来找我或者是紫瞳九渊他们知道吗?”

    “啊?”

    “知道吗?”夭夭有些走神,仲长予人加强语气又问了她一遍。

    “哦,知道了。”

    “这些天要注意不要碰水了,以免伤口感染知道吗?”

    “知道了。”

    “别光嘴上应着,脑子里也要记住了。”

    “记住了。”

    时候回想时夭夭才觉着要是千叶那家伙帮她换药时也这般强硬语气估计她早就翻脸了,可是在仲长予人面前她就像犯了错了的小孩一点脾气都不敢有也是觉得奇怪。

    不过身为万人仰慕的王孙贵胄,仲长予人却有着这些皇室之人少见的慈爱包容之心让她另眼相看。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解救了因为偷东西吃而要被臭道士扒了狐狸皮的她,不但没有责怪她偷东西,反而是让她保护好自己。昨日又要他与农家妇人同桌共食他也没有生气,反而是在席间好多夸赞妇人饭菜做的好,每样菜都吃了一遍。

    如今还为她一个不知出处的小狐妖行医包扎,他和爹爹口中的那些皇子们真的是太不像了。

    夭夭因为不愿回家,所以下山这几日,仲长予人都留她在府上住着。

    这一天夭夭和紫瞳在院外嬉戏打闹不觉吵到了在房里看书的仲长予人。仲长予人抬头一看,两人正满头大汗的在院子里蹴鞠呢!

    “属下这就去叫他们去别处。”

    站在身后的东方见仲长予人看书被吵到,便要去提醒院里玩的正高兴的两人。

    “不用,难得见紫瞳笑的这么开心,就随他们去吧!”

    “是,不过自从两年前紫瞳被您救下后,好像不曾见到他笑过,这小狐狸才来几天,却能让紫瞳放下心防与她玩闹,倒也难得。”

    两年前,紫瞳还是皇城一家颇有名气客栈的小公子,年纪轻轻却聪明过人,国事格局分析的头头是道,见了的人都说日后一定大有出息。

    只是没想到后来因为得罪了来客栈用膳的权贵之人,又没有有人维护,才遭人陷害,家破人亡。幸而在逃亡的路上遇到了仲长予人回城的马车才捡回一命。

    “都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我让你暗中找寻紫瞳姐姐下落的事,你进展的如何了。”

    “探子来报,说北边晋城有一个女子和紫瞳的姐姐多有相似。”

    “好,此这事暂且先不要告知紫瞳,等事情确定了以后再说,以免他空欢喜一场。”

    “是。”

    说话间屋外又是一阵笑声。

    “紫瞳你一个凡人怎么蹴鞠这么厉害啊!”

    夭夭躺倒在花园的池子上,紫瞳和她头对头的躺着。

    “凡人怎么了,自小我就和姐姐……”

    “你还有个姐姐吗?她也爱蹴鞠?她如今在哪……”

    夭夭见紫瞳话说一半好奇的追问道,只是耳边传来腰间金铃响了三下,愣住后忽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为何突然起身!你……”

    一旁不知为何的紫瞳也跟着起了身,还为站稳便被被夭夭拉着转起了圈。

    随后夭夭便去了仲长予人跟前说家里有要好的朋友来,要先回去几日再来玩。仲长予人让厨房多做了些糕点给她带上后便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哼!这几日来府上要这个那个跟她玩的,如今腰间铃铛响了几声就急要走,没心没肺的臭狐狸。”

    “她说多了也就是觉得好玩才在府上多待上几日,如今走了你怎么还在意上了。”东方见紫瞳对夭夭离开的反应有些大,有意打趣道。

    “谁,谁在意了,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担心她走了来福没人照料。”

    “来福可是那小狐妖救的,连名字都是她取的,她都不管了,你管它做什么?”

    “我……”

    “好啦!东方你就别逗他了,想必夭夭走前也托紫瞳照顾来福的,现在差不多也到了给来福喝药的时候了,你赶紧去吧!”

    “是,主上。”

    紫瞳得仲长予人解了围,小跑着离开了屋子。

    看着紫瞳离去的背影,仲长予人说道“紫瞳自小就经历了太多的分离,这次好不容易能对夭夭敞开了点心扉,却又要分离。虽不说还能不能再见,但对紫瞳还是有些打击的,你就不要再去笑话他了,早日找到他姐姐,让他们团聚才事正事。”

    听仲长予人这么一说,东方才发觉自己的疏忽,对紫瞳也是一阵歉意。 “是,主上。”

    听到千里回音铃响的夭夭急急忙忙的来到红山下的一处凉亭,走进一看亭中并没有什么人。起初夭夭以为林夕可能是有什么事暂时离开了,于是坐着等了半个时辰,可是林夕却迟迟没有出现,这时才有些不详的预感。

    “小姐,小姐你赶紧回去吧,林夕姑娘被二小姐带回去了,此时正关在地牢受刑呢!”

    “什么!”

    夭夭握着腰间的千里回应铃准备施法时听到瑾儿在身后叫她,得知林夕被愫瓷带走了心里暗叫不好。她这跋扈的二姐极喜欢用刑,每次犯错的下人都被她折磨的面目全非,对她身边的人更是爱借机发挥来惩罚,害现在她身边都没有人敢与她亲近。

    待到夭夭赶到地牢的时候林夕身上的白衫已经被长鞭抽出了一条条血印子,气的夭夭一掌就将施鞭的人打的吐了血。

    “林夕你没事吧!你们赶紧将她放下来。”

    夭夭气急的向一旁站着的侍卫嘶吼着,侍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夭夭身后的愫瓷,有些为难的看着夭夭。

    “呦,我不过是在山下抓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真人回来审问,三妹怎么还心疼成这样了。”

    “二姐你这是什么话,且不管她身上还带着我母亲娘家青丘的腰牌,只是她来红山寻的是我,为何二姐通都不通知我一声,而是将人直接掳到这地牢来一顿毒打,难道这就是红山二小姐愫瓷的素养吗?”

    “你……”

    愫瓷对一向低眉顺目的夭夭突然顶撞她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只是想羞辱羞辱夭夭,却没想到她今天如此强硬,气的的愫瓷眼睁睁的看着夭夭和侍女瑾儿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林夕带出了地牢。

    “小姐,为何这次这么轻易的就放他们走了。”

    啪~愫瓷身后的婢女一副不甘心的发问却被愫瓷反手扇了巴掌。

    “多嘴!你马上去查查这个小真人是什么人,和夭夭这个臭丫头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奴婢这就去查。”

    若将此事闹大,吃亏的可就是她愫瓷了,不过夭夭这次的强烈的反应倒是更加激发了愫瓷想要压迫她的乐趣。

    “小姐,府上的医者都托词说有事来不了,老爷现在又不在府上,没人肯帮我们怎么办啊!”

    夭夭和瑾儿好不容易将林夕带回了住处,林夕却因为受伤太重晕了过去。夭夭拍了拍林夕的脸见她没有反应,便叫瑾儿去叫府上的医者来医治,没想到愫瓷一早做了安排,让府上的医者借词推脱不去为林夕治疗。

    看林夕的伤势不仅仅是受了严重的外伤,内息也非常紊乱。两年前给千叶当跟班的时候倒也翻过几页医书,知道大多数伤病用法力调息比药物更有利于伤者的痊愈。可是夭夭体内除了自己的内丹,还有一颗她娘亲的内丹,平日里自己都会因为内息不稳而突然晕倒,可是如今为了林夕的命,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两个时辰里夭夭谨慎的将自己的法力输入林夕的体内,再为她调息内息,结束时夭夭满头虚汗,脸色苍白。

    “小姐你没事吧!”

    瑾儿见下床的夭夭步伐一晃,立马上前扶住了她,看着夭夭憔悴的模样,心头一酸眼泪就要掉了下来。

    “没事,啊呀你看你一副要哭的表情,我又不是要死了。你去将林夕的伤口处理下好生守着,我去偏房睡一觉就好了。”说着夭夭一个人去了隔壁的房间。

    夭夭刚走没多久,睡着林夕的房间被猛的推开了,吓的守在床边的瑾儿一震。

    “夭夭呢!”

    千叶知道夭夭百岁生辰就要到了,于是御着剑就来了,经过府上的时候听到两个侍女说道夭夭的事,他就细听了一下,没想到就听到两人说夭夭满身是血的从愫瓷的地牢里带出一个人,他便话也没听完直接抓了其中一个带着他找到了夭夭的住处。

    “在东边的厢房。”

    正在给林夕清理伤口的瑾儿被突然推开的门吓的双眼警惕的看着门口,一见是青丘药王千叶公子才放松下来,注意到他身边上站着的微微发抖的侍女,知道了他的来意便立刻给他指明了夭夭的住处。

    千叶一个法术来到夭夭所在的侧厢房,看着屋内床榻上已经累睡着的夭夭轻叹了口气缓步来到她身边,轻纱衣袖里伸出一双玉手搭在了夭夭的手腕上。

    “还好只是消耗了些内力,没有乱了内息,要不可就有你受的了。当初你爹去青丘接你的时候你姥姥百般不同意,可你偏要随他回来,说要替你娘亲看一看这红山灼灼盛开的桃花,如今花开花落已有一载有余,也不曾见你回青丘一趟,以为你是在这里逍遥快活呢,未曾想在这默默受了这么多委屈,真是只笨狐狸。”

    从那两个侍女的言语之间以及眼下的情形,千叶知道夭夭必定受了妖王另外两个女儿不少委屈,早知这样他应该早些来的。

    三月暖阳普照,院里的早已生出花苞来的桃树,一阵微风吹来于枝丫上微微绽放。

    微风拂面中夭夭从梦中醒来,醒来后感觉浑身酸痛,费力的从床上撑坐起来。目光落到外房间一侧的茶几上,只见一袭白发红衫的男子正在喝酒赏花。

    “千叶!”夭夭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他怎么会出现在这,这家伙不是想要抓她回去然后继续奴役她吧。回想起两年前给千叶做跟班的时候,被千叶呼来唤去的使唤,夭夭不禁打了个哆嗦,转念一想不行不行,她得溜,赶紧溜。

    “才刚醒这是要去哪啊!”

    为了躲开千叶的视线夭夭化作一只蝴蝶从房梁上绕着飞,没想到刚起飞就被千叶用一滴茶给打了下来,跌坐在地上现了人形,

    “我听院外有些吵,想看看发生什么了。”夭夭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哦,我还以为你是害怕我抓你回去当跟班,所以要偷溜呢!”

    千叶白皙纤细的手指起着青黄的酒杯在鼻尖闻了闻,低头品了一口后说道。

    夭夭听后只得尴尬的傻笑着问他怎么想来她这里了。

    “哦,我出游时听道有人说这红山最近正在大肆操办酒席,听说这妖王藏了不少好酒,真好我的小酒库也都喝的差不多了,所以上来想讨点回去。”千叶心里一丝无奈,念得她当年曾经为自己受过一剑,大老远的跑来给人家庆生结果人家还问他是来干什么的,实在是有些丢脸,只得随便说了幌子糊弄故去。

    听完夭夭恍然大悟的拍着千叶的肩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看着夭夭两眼放光,一副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的表情,千叶心虚的飘了下目光看向窗外。

    “我知道你说的红山为什么大肆操办酒席啊!”夭夭兴奋的说着。

    “为什么。”发现夭夭没有发现自己来红山的目的,千叶竟然有种虚惊一场的感觉,装傻的反问夭夭。

    “因为我一百岁生辰快到啦!”

    “哦,原来如此啊!”千叶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啊是啊!你可带来什么礼物没有。”

    想起来昨夜林夕受了那么重的伤需要调理,如今青丘的药王就在眼前,她不趁机要点丹药岂不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本来是没想到要送你以什么,但是昨天见到你以后我就想到了。”

    “是什么?增强法力的金丹,还是包治百病的灵药?”

    “你个小狐狸,整天都惦记着我的这些药,礼物你还是出门看去吧!”看着夭夭两眼发光的觊觎着他苦心炼制出的仙丹,千叶在她的额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出门看就出门看嘛!你敲我脑袋做什么哼!”

    夭夭揉着脑袋不情愿的出了院门,一出来就见院外的医者和侍女急急忙忙的从她二姐的住处进进出出。一头雾水的夭夭看了看跟着她一同出来的千叶,千叶却说想知道就自己问。

    夭夭只好随手拽住一个从她二姐愫瓷院里出来的侍女,侍女颤颤巍巍的将事情从头到尾的给夭夭说了一遍,夭夭才恍然大悟千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千叶,你下手是不是有些狠啦!”

    难怪她一醒来就听见院墙外吵吵闹闹的,原来是愫瓷中了千叶下的毒,无缘无故的全身上下长起了怪包而且如上万可蚁虫穿梭瘙痒难耐,但是不能抓,一抓就流黑血生成茧丑陋无比,见不得阳光也不能沐浴。这一听就是她给千叶当跟班的时候千叶研发出来的毒吗?名子还是千叶让她取的呢,因为奇痒难忍但为了容颜又不能抓所以被她取名叫痒痒无处挠,事后千叶也很是后悔让她取名,说她一定是想报复他要坏了他的名号。

    “哦~狠吗?”

    千叶俯眼看着夭夭,只见夭夭点了点头说“嗯~不过狠的刚好适合她。忽然感觉心里莫名的舒畅啊哈哈哈!”

    “夭夭你知道吗?你的外形和你的心智有时候真的很不搭。”

    看着夭夭十岁孩童的模样蹦蹦跳跳的走在他前面,再回想她刚刚幸灾乐祸时成人才有的狡黠一笑,千叶有时候也很不适应。

    “你还好意思说,青丘的妖王连我这点小毛病的治不好。”说到自己只能变成十岁的样貌夭夭就没好气。

    “我不是说过你这种情况是急不来的吗!只能顺其自然”

    “是是是顺其自然,要是外力去融合我体内的两个内丹我可能会死,所以只能等着他们自己相融,这理由我都听了多少遍了还有新的吗?”

    “我……”

    “好啦好啦你不用再解释了,还是帮我看看林夕的伤势怎么样了吧!”

    夭夭打断千叶的话,快步的走进了林夕所在的房间,一进房间就见林夕挣扎着起身要见她,瑾儿在一旁拦也拦不住。

    “林夕你别起来,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老实躺着!昨夜没找到人为你诊脉,如今正巧有人送上门来,就让他为你看看。”

    夭夭责备的话里带着几分关切的语气,将林夕硬拉回床上躺下,呼来千叶为她诊脉。

    “千叶神医!”

    两年前自己被人追杀,一路逃跑来到了青丘,可是最终还是被杀手找到,逃跑之中被逼上了悬崖。没有退路的她跳下了悬崖,万幸的是悬崖之下有一水潭救了她,之后昏迷的她随着溪水顺流而下被偷溜出来玩的夭夭看见将她救了上来。

    夭夭虽将她救醒可是她半边脸上被割破的皮已经糜烂,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疤痕。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夭夭竟然为了她去找了青丘的药王千叶,以为他做两年跟班为代价来治好她脸上的伤。

    “恩,你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还需静养些时日。只是你去昆仑山学习法术,为何修为却……”

    “哼,一定是那个破道士不好好教,不然以林夕的悟性怎么可能只有这点修为。”

    “不会的,昆仑山的孟长道长教出来的徒弟个个都学有所成,除非……”

    “除非什么?”夭夭着急的问。

    “除非她根本就没有拜入昆仑山。”

    千叶一说大家都齐齐的看向林夕,林夕觉得瞒不足便将实情告诉了两人。林夕当初告别夭夭是决定去昆仑山学习法术,可哪知到了昆仑山后被告知人已经招满了,无奈之下她跟山下一个小道观里的道士学了法,想起夭夭近些日就要过百岁生辰了,赶紧同观里的师傅说明,请了几日来看夭夭,可没想到碰上了夭夭的二姐愫瓷被打的如此之惨。

    “没有拜入昆仑山!当初你不让我去送林夕,林夕怎么会在昆仑山拜不上师傅学不成艺,害的她如今被我二姐那狠心的老姑婆伤的这么厉害。”

    “怎么道怪起我来了,我当初也是想林夕如果自行前去会显得比较有诚意,昆仑山收下她的几率也就会大些,谁知道她没赶上呢。”

    “还狡辩,就是你害的。”

    “你别急眼嘛!昆仑山的孟长道长我还是有些交情的,让他多收一个弟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不过他明日就要闭关……”

    “那今日你就送林夕去拜见他!”

    “可是你的生辰……”

    躺在床上的林夕见夭夭眼下就要送她走着急的说,她可是为了替她庆生才来的,如今日子还没到她怎么可以走。

    “傻姑娘,我的生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师傅拜好,不然以后被坏人欺负你都没有能力反抗,我和你以后见面的日子还长着呢,不在乎这一两天,我只希望你日后能学有所长,不再被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