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苏云朵的打算
    虽说因为曾茹突然发动生产,让苏云朵忙到过了子时才歇下,七月二十这一日苏云朵还是早早就起来了。

    今日她就要启程回京城了,而且这次除了带上她自己的一儿一女之外,还要将大妞妞、暄哥儿和喜哥儿一同带回京城。

    虽说孩子们都有曾经有过去京城的经历,也曾经有过去葛山村的经历,只是这次旅程的心境却与之前两次截然不同,此去说不定几年之后才能与父母团聚,包括欢哥儿在内,孩子们的情绪都不太好。

    当然欢哥儿的情绪不好与暄哥儿、喜哥儿又有不同,他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草原,舍不得在北疆自由自在的生活,他还没有好好享受够草原上“风吹草动现牛羊”的美景,别看他才七岁,他心里明白着呢,离去没个十年八年,他只怕是没机会再回来北疆。

    今日苏云朵安抚的重点在喜哥儿身上,她将欢哥儿和乐姐儿直接交待给了两位奶娘,自己直接去了曾茹居住的青桂院。

    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虽说这里的青桂院只种了两棵桂树远远地却已能感受到桂香扑鼻。

    得知苏云朵来了,正在抱着喜哥儿在屋里与曾茹小声说话的陆瑾焙放下喜哥儿匆匆迎了出来:“大嫂来了,快请进。”

    说着将苏云朵迎进了屋。

    苏云朵看了眼紧紧握着曾茹的手,微丧着一张小脸的喜哥儿,只当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只笑盈盈地问候曾茹的感觉。

    曾茹脸上有着明显的疲态,却少了些许前些日子因为即将母子分别的感伤,新生儿提前诞生到底给了曾茹新的乐趣,当然曾茹身上的这个转变对于还是孩子的喜哥儿而言却是感觉不到的,他只一心沉浸在离开爹娘的不安和难过之中。

    苏云朵一边与曾茹说话,一边观察喜哥儿,还特意对着小床上小婴儿夸了几句,同时拿出长命锁、带铃铛的小手镯等放在小婴儿身边。

    喜哥儿的小脸更丧了,眼睛雾气氤氲,再这样下去只怕得哭出来了。

    苏云朵在心里叹了口气,喜哥儿真的被曾茹养得太过娇了些。

    得了,还是赶紧地带走喜哥儿吧,省得惹若了曾茹,这位昨夜才刚刚生产呢。

    “欢哥儿、暄哥儿已经去前院找林先生了,来,与你娘和弟弟道个别。”苏云朵在喜哥儿面前蹲下,眼里含温暖的笑意看着喜哥儿柔声道。

    喜哥儿一直隐忍着的泪水却哗地流了下来,虽说强忍着没有哭出声,却更令人心疼,曾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拉着喜哥儿的手,哽咽道:“喜哥儿要乖乖听大伯娘的话,待弟弟大些,爹娘一定马上回京城……看你。”

    曾茹原本想说的是“回京城陪你”,话将出口时却临时改成了“看你”。

    陆瑾焙是镇国公府的儿郎,如今既被圣上点名留在了勃泥城,何时归京又岂是他们能说了算的呢?

    好在喜哥儿还小尚不能听不出曾茹话中的那丝涩意,原本如断线般不住下落的泪水终于缓缓收了起来,仰起小脸带着询问看向站在一旁默默无言的陆瑾焙。

    这个时候陆瑾焙能说什么呢,努力压下心头的那点涩意,强露笑容:“你娘说得没错,待弟弟大些,爹娘一定去看你。”

    得到爹娘的保证,喜哥儿一颗受伤的心终于得到了安抚。

    他转身趴在小床边絮絮叨叨地与睡得天昏地暗的弟弟说了番悄悄话,尔后又不放心地再次追问了陆瑾焙和曾茹,得到他们再三保证,这才由着苏云朵牵着他的小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青桂苑。

    相对与喜哥儿的恋恋不舍,大妞妞和暄哥儿则略要好些,此刻已经被杨傲群带着到了事先说好的集合点。正与先一步过来的欢哥儿和乐姐儿以及林先生说着话。

    别看杨傲群为人处事极为洒脱,这会儿眼睛也是几乎粘在了两个孩子身上,虽说陆瑾臻目前只是暂代帅职,可他们心里都明白,北疆军只有在镇国公府一系的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战力,故而这个暂代转正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陆瑾臻被正式接掌北疆军帅印,他们要离开北疆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算东凌国能与北辰国签下百年平和条约,北疆不能一日无守军,北疆军存在一日就需得有人掌这个帅印。

    作为北疆军大帅,陆瑾臻就真的只能隔三年回京述职才能与儿子们相聚了。

    杨傲群虽说没有这个限制,可是作为大帅夫人,需要做好贤内助,就要懂得取舍,自然也不是想什么时候回京探望就能回京城的。

    此次一别,也许半年即可重聚,也许三五年后才能重聚都是说不定的,这也是武将!

    他们既无法在父母面前尽孝,也无法亲自陪着自己的孩子长大。

    “孩子们就拜托给你了,大嫂辛苦了!”杨傲群将孩子们一一送上马车,最终紧紧拉着苏云朵的手真诚道了声辛苦。

    在杨傲群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就这样马车辚辚,一行人离开大帅府赶往勃泥城南门的集合地点。

    这次回京既要押送滚多尔斯等战俘进京,又要护送乌列带领的北辰国和谈使团,按照圣意除了带走来北缰时随行精兵的幸存者,陆瑾康又从北疆军中挑选了一批将士补齐一万精兵,在勃泥城百姓的欢送下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勃泥城。

    因为有战俘、有使团,又有女眷和孩子,这一路走得并不快。

    刚出勃泥城欢哥儿就向苏云朵提了个要求,他要将苏云朵和陆瑾康作为生辰礼物送给他的宝马带回京城。

    欢哥儿开了头,原本沉浸在离开爹娘悲伤之中的其他几个孩子也纷纷提了同样的要求。

    这个要求不难满足,甚至就在苏云朵考虑的范围之内。

    于是苏云朵吩咐春雨等人带上几个孩子往康云牧场跑了一趟,将送给孩子们的小马全都给带了出来,于是这一队人马之中,又多了十多匹未成年的小马。

    为何不是五匹,而是十多匹,这不还得考虑镇国公府内其他孩子们,比如陆瑾粼那一对双生儿子。

    当然这其中还有苏云朵特别挑选准备送给苏泽睿的马。

    那是一匹与闪电一样通身黢黑的马,与闪电不夹一丝杂毛不同的是,这匹马的两只耳朵尖尖上各长有一小撮白毛,平添了几份喜气。

    苏云朵第一次看到这匹马的时候,就觉得苏泽睿必定会十分喜欢,故而特地让人精心养着,就等有了回京的机会给苏泽睿带回来。

    事实上欢哥儿第一次见到这匹黑马的时候,也有些心动,毕竟通身黢黑的马全不多,只是这匹马似乎与欢哥儿天生犯冲,只要欢哥儿到它面前,不是踢腿就是打鼻,几次下来就好胜如欢哥儿也不得不放弃。

    康云牧场最不缺的就是小马,可让欢哥儿挑选的马自然也很多,没多久一匹刚刚出生的枣红马合了欢哥儿的眼缘,这匹小马可以说是欢哥儿看着出生看着渐渐长大起来的。

    虽说不过才半岁,却很得欢哥儿的欢喜,只要康云牧场第一时间就是去看他的小马。

    除了这十来匹示成年的马匹,另外还带了近百匹成年马进京,这是康云牧场除了种马以及仅余的成年马。

    康云牧场的战马虽说在战前就进行了转移,损失不算太大,却也不是没有损失,再加上为宁忠平率领的禁军额外提供了一批战马,康云牧场成年马匹几乎消耗殆尽。

    这些自然都在圣上那里过了面路,圣上曾经亲笔给康云牧场写下旨意,明确了康云牧场在接下来的两年内无需向朝廷以及军队提供战马。

    有了圣上的这个旨意,康云牧场就有了修身养息的时间。

    当然康云牧场已经算是一个相当成熟的牧场,年年都会有相当数量的小马出生,自然年年都有马进入成年。

    今年的成年马几乎被清空,明年自然会有新的马成年,但是为了牧场的正常运行的长久发展,这两年的时间却是必需的。

    就这些被挑剩下的马,苏云朵曾经询问过陆瑾康。

    陆瑾康告诉苏云朵,这些马比起京城禁军配置的战马在脚力方面要强许多,在冲击力和暴发力方面也略有优势,也就是说,这些马虽说在康云牧场是被一次次挑剩下来的所谓“劣马”,若带回京中却很有可能成为香饽饽。

    为此苏云朵曾经犹豫过,比禁军配置的战马还要好的马,她真的能带回去当礼物送给亲朋好友吗?

    陆瑾康却让她无需犹豫,先带回去再说。

    若圣上真看中这批马,直接送给圣上即是,总归圣上也不会让苏云朵吃亏。

    至于亲朋好友的礼物,苏云朵准备得还少吗?

    只身后那几十辆马车,就已经足够分送了。

    感受过康云牧场最新品种的战马,苏云朵是真心看不上这百来匹马,她之所以想将这些马带回京城送给亲朋好友,看重的却是这些马的脚力。

    这些马是康云牧场培育出来脚力耐力拉力最好的马,在苏云朵看来这个的马最适合用来拉马车,他们这次回京的马车用的就是这样的马,跑起来既快又平稳。

    “我打算将医用白酒提纯这一块从酒坊分割出来交给圣上。另外战马养殖这一块,我也打算交出去,夫君你觉得如何?”进京前夕,苏云朵将自己的打算告诉陆瑾康。

    陆瑾康自是明白苏云朵为何要这样做。

    他们夫妻都十分清楚,陆瑾康接掌北疆帅印短短一年即被召回京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其中不乏因为圣上对陆瑾康的看重,却也表示圣上更希望陆瑾康在他的眼皮底下当他的宠臣。

    当然更多的还应该是连续两镒与北辰国的战事中,陆瑾康的战功太过辉煌,让某些人生出了忌惮之心。

    至于圣上是否在这个某些人之列,陆瑾康心里明白,苏云朵也有所猜测。

    苏云朵既然心有猜测,自然要进行一些应对,首当其冲的就是打算再次向圣上交出医用白酒的提炼技术,以及战马优先的养殖技术。

    毕竟这两块都与军队息息相关,再掌在自己手上,苏云朵实在越来越觉得烫手。

    陆瑾康默默地拥着苏云朵,良久才叹了口气:“这些年让娘子伤神了!交出去也好。”

    只是这样一来,苏云朵的损失可就大了!

    陆瑾康是亲眼见证医用白酒诞生的人,也是亲眼见识康云牧场从无到有的人,自然最是清楚苏云朵为了这两块的发展而付出的心血。

    在外人眼里苏云朵因为提炼医用白酒和养殖战马赚了大钱,可又是谁知道那些赚的钱真正落在苏云朵袋里的不足十之一二。

    偏这十不足一二的收益也几乎在这次战事中被苏云朵全部用于购置粮食布匹和药材补充军需,甚至苏云朵还倒贴了不少。

    可以说在医用白酒和养殖战马这两块,苏云朵赚的不过只是吆喝。

    得了陆瑾康的认可,苏云朵的心里也是长长地松了口气,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说真的比起她手中其他的产业,医用白酒和战马养殖赚的钱真不算什么,特地是战马养殖投入太大,赚得钱几乎全被她重新投入进去了。

    再说战马供应的是朝廷是军队,利润少不说,很多时候连本都收不回来,不过几年,康云牧场账房那里属于朝廷和军方的白条不下十张,这些白条造成的洞都是苏云朵移了其他产业的利润才让康云牧场得以正常营运。

    就算手中其他产业赚钱,苏云朵也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住了。

    花钱买吆喝这种事还真不是人做的!

    所以呢,还是趁此机会,早早脱手为妙。

    这件事苏云朵在离开勃泥城之前就分别与张平安和杨忠和等人进行过沟通。

    杨忠和表示理解,也愿意继续为朝廷进行战马的优先养殖。

    张平安与柳家林则地表达了他们的意愿,希望苏云朵拉出医用白酒提炼技术的时候,不要将他们交给朝廷,比起白酒提炼他们更热爱酿酒。

    “待他们教会太医院那帮蠢货,让他们回乐游酒坊就是,你总不会零配件乐游酒坊也一并交了出去吧!”陆瑾康听了张平安几人的请求,压根不觉得这是件难办的事,随口便道。

    有了陆瑾康的这句话,苏云朵的心里也就有底了。